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章 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备被赵风、司马无忌突如其来的行动吓了一跳,他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,目不转睛的看着刘璋身边的侍卫被司马无忌、赵风二人斩尽杀绝,而刘璋瑟瑟发抖,害怕的目光看着自己,这让刘备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“刘皇叔救我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手中的湛卢剑距离刘璋的脖子只有几寸距离,刘备惊慌失措的声音,让刘璋看到一丝希望,他慌忙请求刘备救自己。在生死之间,哪怕是一根救命稻草都是好的,只要能活下去就行,别无他求。

    刘璋脸色煞白,瑟瑟发抖,他紧张到极点,司马无忌冷漠的目光一直盯着他,让他浑身不自在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这让刘璋心里十分后悔未曾听从张任等人的建议,而法正却什么话都没说,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,刘璋心里清楚,这事怕是他早已知晓,却一直隐瞒自己,也就是说法正转投刘备,而这个事情便是他们策划的。

    原本刘璋以为是刘备的主意,给他摆下‘鸿门宴’,假意邀请他赴宴,实则暗藏杀机,刘璋对刘备的用心歹毒有了深刻认识。刘备疑惑不解,惊慌失措的模样,反而让刘璋认为不是刘备主意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刘备主意,那他也不会如此惊慌,更不会急匆匆的前来,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,没有奚落之词,也没有任何的虚假,那种慌张是真的表现出来,所以刘璋向刘备求救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叮嘱过,让你闭口不言最好,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不敢杀你?”司马无忌冰冷目光扫视着刘璋,他的剑又再次靠近一寸,刘璋吓得面无血色,惶恐不安地请求司马无忌饶过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“无忌,你这是作甚?”刘备急匆匆的前来,又看见司马无忌手中的剑再次向前靠近,与刘璋的脖子距离很近,这让刘备十分担心司马无忌真的会下杀手,“还不放下长剑,益州大人此来并无恶意,为何如此?”

    刘备死死地拽住司马无忌的手,就是阻止司马无忌真的杀了刘璋。如果刘璋死在这里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刘备喝斥司马无忌,让他放下手中宝剑,可司马无忌佁然不动,就像是刘备的命令根本就无关紧要似的。

    刘备大怒不已,他立即下令擒拿住司马无忌、赵风二人,可四周无人敢动,众人反而都在劝说刘备杀了刘璋。刘璋听到此话,吓得魂不附体,三魂七魄全都飞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你想犯上作乱不成?”刘备被众人的行为惹恼,恼羞成怒,他身为主公居然什么传令下去,无人愿意听从,反而想要劝说自己杀了刘璋,他怎么敢如此做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司马无忌沉声道,“主公乃我等之主,我等有今日成就全赖于主公重用,岂敢有任何二心。今日我等如此做,乃是为了主公大业,亦是为了天下黎民百姓早日过上安定日子。”

    刘备沉默不语地看着司马无忌,沉思许久!

    “刘璋虽不是明主,却是好州牧,爱民如子。主公不愿袭杀刘璋,那无忌也不好再劝说主公将他杀之。正如当初尚在江陵之时商议的那样,不杀刘璋,不过也不可能如此放他西归,唯一的方法便是囚禁于此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接着说道,“刘璋无雄才大略,然益州疆域之大,放眼中原都难以比拟,又占据天险,乃是绝佳的福地。主公有大才,刘璋与主公焉能相提并论也?益州由主公治理,必能开疆扩土,有利于蜀地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无益州便无安身之所,益州无主公便无发展,两相结合,相得益彰。若是主公错过此次机会,那么日后又需要耗费多少时间精力兵力收复?难道主公忘记在江陵之时商议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刘备皱着眉头,沉声道:“即便如此,也不至于如此做吧!”

    刘备不反对攻打益州,只不过司马无忌等越俎代庖,俨然没有将他这个主公放在眼里。刘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从他内心深处来说,司马无忌等人做的没错,他还会大大的赞赏。

    如果刘备赞赏司马无忌等的行为,那么也就是赞同他们越俎代庖,那他这个主公又是怎么回事,哪有一点权力。自从司马无忌上次与他闹翻,后来又效力于自己后,刘备总觉得司马无忌改变很多,锋芒毕露,哪怕是他这个主公在司马无忌面前都显得有些渺小,这种感觉一旦弥漫在心中,就会不断扩大,最后让刘备怀疑司马无忌的用心,一直未曾捅破这层窗户。

    现在司马无忌越俎代庖,尤其是麾下将领、谋士都愿意听从他的命令,反倒是他这个主公倒是什么都不是,心里面这道关实在是难以过去,尤其是这口气也吞不下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直言不讳地说道:“主公心地仁慈,仁德之主,却不知有些事情仁慈的代价是无法估量的,尤其是这个时候,天下局势纷乱不断,要是主公稍有迟疑就会引起割据一方军阀的注意,而北方曹操一直想要南征,没有益州之地,以荆州六郡的实力难以抵挡,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主公不愿意去做,那么无忌身为主公军师中郎将,主公待无忌之恩谨记于心,自然为主公分忧解难。主公不能做之事,无忌去做;主公心中所想,不是无忌所能决定的,无忌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。”

    刘备知晓司马无忌的赤胆忠心,可他如此做实在是太过,不把自己这个主公放在眼里,越俎代庖,惹来刘备的猜忌。但是,刘备什么话都没说,就这么沉默寡言地看着司马无忌,又看了看吓得面无血色的刘璋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如此做,就是逼着刘备做出决定。纵然刘备答应出兵攻打益州,不过也是光明正大,有个正常理由,这样也好与天下人有个交代。可司马无忌直接摆下‘鸿门宴’,让他连思想准备都没有,就只能硬着头皮接受,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,刘备心里也十分赞同司马无忌的忠心,他也不止一次想过趁此机会斩杀刘璋,不过顾虑太多,一直未做决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