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章 鸿门宴
    刘备在涪城县等待十天左右,刘璋这才姗姗来迟。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,刘璋车驾幔帐,光耀夺目。刘备为表自己的诚意,亲自前去迎接,刘璋也连忙下车。

    “刘皇叔!”

    “益州大人!”

    刘备与刘璋二人相互见礼,魏延、黄忠、赵风、庞统、司马无忌等人与刘璋一一见礼。刘璋麾下将领也一一与刘备见礼,算是打个招呼。接着,刘备邀请刘璋入帐再叙。

    “刘皇叔真乃仁德之主也!”刘璋坐下后,对刘备赞不绝口,又是感激刘备出兵相助于自己讨伐张鲁,道:“张鲁居于汉中郡,汉中乃大汉高祖皇帝起兵之地,张鲁此贼乃先父之臣,璋继承父位,张鲁不愿听从我之命令,早有反意,璋无奈之下唯有举兵剿灭张鲁,却被此贼逃脱,更是趁机占据汉中,此乃璋之辱也。”

    “汉中郡不收服,璋于心难安。益州军与汉中军交战数十次,败多胜少,非益州军兵力不及汉中军,乃是张鲁会懂得妖法,预测我军的动向,每次交战都能击败我军,实在是可恶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璋得到刘皇叔大军相助,此乃璋之幸也。回想当初璋与曹操结好,却不曾得到曹操任何相助,曹操更是觊觎西川之地。若非子乔建议,璋险些错过与刘皇叔结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刘皇叔大仁大义,璋感激不尽。若是刘皇叔能收复汉中郡,生擒张鲁前往蜀郡,璋愿意与刘皇叔永结同盟。凡是刘皇叔所需,璋决不会拒绝,必定倾尽璋之所能相助于刘皇叔。”

    刘备躬身回道:“益州大人与玄德乃同宗,手足情深,玄德自然不会坐视不理。汉中郡与荆州南阳郡接壤,南阳郡乃曹操部将坐镇,不敢贸然出兵攻打,因顾及玄德出兵攻打南阳郡,故而曹操只能命钟繇率领大军攻打汉中郡,而且曹仁也可从旁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曹军与关中联军在潼关对峙,给予我等足够时间讨伐张鲁,攻占汉中郡。汉中郡本就属于益州,张鲁却不遵从大人之命令,实乃他早有异心,灭掉张鲁,收复汉中郡顺应天命。”

    “玄德与孙权结盟,共抗曹军,赤壁之战,曹操大败,率军北归。现如今多年休整,战力充足。虽说曹军攻打汉中郡,实则是西川之地,玄德与大人乃同宗,岂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族之人受欺凌,唇亡齿寒道理,玄德知之甚详。”

    “知我者刘皇叔也!”刘璋见刘备如此真心对待自己,大为惊叹:“不枉璋为刘皇叔上表为大司马,兼领司隶校尉之职。刘皇叔此去汉中郡,璋心里十分担忧,为此璋决定配给刘皇叔士兵,督白水军。另外,璋也为刘皇叔准备一月的军需粮草,供刘皇叔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玄德在此多谢益州大人!”

    刘备此来蜀地,本就是为了攻打益州,已经准备好一个月的粮草军需。现在刘璋不仅给了自己兵权,还有官职,甚至连粮草都准备好,那他岂能不接受,欣然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刘璋不察刘备的用心,还以为刘备真心实意的相助自己,不仅给兵给粮给钱给权,这让刘备兵力大增。正因为刘璋没有防备,又在刘备的趋炎附势之下,渐渐地认为刘备没有坏心。

    至于随同刘璋而来的将领,看见刘备如此谦恭,也十分欣赏,对刘备没有太大的防备。刘备主动请缨立即前往攻打汉中郡,刘璋却不愿意了,他拉住刘备,更是大摆宴席,宴请众人一起同乐。

    刘备与刘璋在涪城县欢聚整整百日时间,就连当地百姓都知晓刘备的仁德。并且,刘备又在这个时候有意无意的略施恩德,将自己的声望推至最高,刘璋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众人欢聚的时光,司马无忌却与众人暗中商议接下来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“孝直兄,今日士元算是知晓兄为何要离他而去,以益州之主来说,刘璋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治理,更别说让麾下将领等人信服。若是换做是我,怕是我早已另投明主。”

    庞统亲眼看见刘璋的无能,他如此轻易相信刘备说的话,也没有察觉刘备大军比他还要多出两万余人,最重要的是法正的心已经变了,可是刘璋也没有发现,这让庞统实在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法正苦笑一声:“此事就别提了!”

    如果刘璋真的能辅佐,或是有雄才大略的话,以益州地域以及兵力,早已灭掉张鲁等人,汉中郡也不会被张鲁长久占领长达二十年。并且汉中郡发展比蜀郡更好,尤其是关中大战一触即发,关中百姓纷纷投奔汉中郡,不愿投奔刘璋,这事已经说明刘璋确实没有才能。

    纵然是曹操占领北方,以西川之地的兵力来说,要想与曹操对抗,也不在话下,根本就不会落于下风。偏偏刘璋不思进取,不仅没有没有那个勇气与曹操对抗,甚至还卑躬屈膝主动求好,这让法正、张松等人都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若非他们一开始便留在益州效命,只怕早已另投他人,决不会继续留在刘璋麾下做事,英雄无用武之地不说,就连自己所学都难以施展。纵然提出来,刘璋也不见得采纳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转移话题,道:“你们以为接下来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庞统皱着眉头,叹息一声:“士元已经数次劝说主公下手,奈何主公一直有所顾忌,就是不愿动手。如果未见刘璋,那么士元也难以肯定之前所言对错与否;今日一见,士元敢断定之前所言是对的,不知孝直兄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士元兄难道不知孝直之所想?”法正反问一声,又接着说道:“刘皇叔实在是太多顾忌,不瞒诸位,士元劝说刘皇叔,孝直也曾劝说,只是结果还是如出一辙,就算真的攻占益州,也需要找个合理借口,这样的话实在是贻误战机啊!以孝直所想,此时袭杀刘璋是最佳时机,亦是攻占益州最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笑道:“既然诸位的意思都是一样,不如咱们就不遵从主公之令,直接越俎代庖。主公乃仁德之主,他不能做的,咱们可以去做,有些事情咱们背负在身上那也是效忠主公,为其分忧。”

    庞统、法正二人面面相觑,惊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鸿门宴!”司马无忌轻描淡写的说道,“以此为契机袭杀刘璋,他对主公没有任何防备,要是主公邀请他前来相聚,那么所有的事情就由我来安排。至于刘璋性命是否留下,就看他的态度了。”

    庞统、法正瞠目结舌地看着司马无忌,他们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。既然是效忠于刘备,自然不敢越俎代庖。如果真的这样做了,日后刘备成就大业,是否会怀疑他们也会如此待他,这让他们二人都沉默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