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章 涪陵会面(加更)
    刘备率领五大大军自江陵从水路,逆流北上,大军行至一月才抵达益州巴东郡鱼复县下船。由于法正、孟达二人随行,又有刘璋的文书,蜀地官员没有阻拦,放他们西行。

    接着,刘备率领大军从巴东郡穿过巴郡,然后又前往广汉郡。刘璋来信两人会面地点就是广汉郡涪城县,刘备没有下令急行军,行程非常缓慢。现在不是大军征战的时候,所以不必快速行军,也是为了让大军得到充分的休息。

    “主公,孝直传信前来,刘皇叔已经率领大军自江陵出发,抵达至巴东郡鱼复县登岸,从陆路直接前往广汉郡。以刘皇叔大军的行程,再需半月便可抵达至涪城县。”

    张松将法正传来的讯息送报于刘璋,刘璋听闻此消息喜上眉梢,只要刘备率领大军前来相助于自己,讨伐汉中张鲁,轻而易举的事情。并且,法正也将随行的将领报给刘璋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关羽、张飞、赵云等人,不过有魏延、黄忠也是声名显赫的将领,而且刘备率领的大军全都是步兵,没有骑兵,共计三万余人。其实,法正故意报少兵力,降低刘璋的警惕性。

    “刘皇叔待璋如兄弟,此乃璋之幸也!”

    刘璋见刘备真的答应自己的请求,率领大军前往讨伐汉中张鲁,实在是欢喜不已,心中大为感慨,更多的是欣慰,他十分庆幸能与刘备结交,要是曹操的话,只怕会趁机攻占益州。

    “主公,罪臣以为刘皇叔此次入蜀必是为了占领益州,还请主公务必下令大军入蜀。若是刘皇叔真的入蜀,益州危矣,主公危矣啊!”

    刘璋怒喝一声:“刘皇叔真的有意攻占益州,又岂会孤身前来,随行将领又岂是黄忠、魏延等人,为何不见赵子龙、关羽、张飞等人?若是有他们相助,那岂不是更加容易?”

    “此人刘玄德之诡计,便是让主公降低防备心啊!”

    “刘皇叔如此真诚待我,璋岂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之人。”刘璋不理会他人劝阻,固执己见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刘皇叔仁德之名在外,以刘皇叔的本事要想攻占益州,早已行动,又怎么会等到这个时候?降低我的防备心,别说刘皇叔真的有什么诡计,就算没有以他的兵力攻打益州,又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刘璋心有怨言,他将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出来,要不是蜀中将领指挥不力,就连汉中郡都拿不下来,他又怎么会厚着脸皮请求刘备相助。现在刘备愿意前来相助自己,其他人却都反对,更让刘璋怒火中烧,要是真的有本事就收复汉中郡看看。

    众人被刘备的话堵得哑口无言,就连张松都有些愣住了。因为刘璋的话说中众人心中的软肋,就算凭借天府之国的天险,要是刘备真的大军西进蜀地,他们又如何抵挡?

    张松沉声道:“主公,刘皇叔以三万兵力前来相助主公讨伐张鲁这个逆贼,那我等也不能让刘皇叔小觑。主公也可以率领三万兵马前去与刘皇叔会面,不仅彰显主公的兵力,更是一种震慑,还有给予刘皇叔的军需物资也不能太少,至少得撑过一个月时间才行。”

    刘璋欣然赞成张松的建议,刘备率领大军前来相助自己,那他也不能吝啬,自然会给予最大的支持,不仅给予大批物资,还有战马也给予两千匹。并且,刘璋还特意上表代理大司马,兼领司隶校尉,还配给刘备士兵,督白水军,令他攻击张鲁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会面的地方在广汉郡涪城县,就是因为广汉郡接壤汉中郡的南郑县与成固县,而南郑县便是汉中郡北边的防守城池,也是张鲁以五斗米道在此建立****的政权所在根基。

    刘璋点齐兵马共计三万,骑、步兵一起,车驾幔帐,光耀夺目,前往与刘备相会,张松留守在蜀郡cd,代为管理政务,而刘璝、张任、邓贤三位将领随行护卫刘璋安全。

    众人想要劝说刘璋拒绝刘备入蜀,下令大军夹击,奈何刘璋一意孤行,不听从众人建议。众人被逼无奈之下,只能摇头叹息,他们都知道刘璋此行凶多吉少,要是刘备有心攻占益州,刘璋此去就是送羊入虎口,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“泣血恳告:昔楚怀王不听屈原之言,会盟于武关,为秦所困。今主公轻离大郡,欲迎刘备于涪城,恐有去路而无回路矣。若主公不听,王累自割断其绳索,撞死于此地。”

    当刘璋大军经过东城门时,远远的便听见王累的嘶吼声,又看见他手中拿着长剑,王累已经被刘璋贬为平民百姓。但是王累之前所言历历在目,刘璋俨然没有放在心上,就算王累今日真的如此做,他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松送行刘璋,看见王累真的敢将自己绑在城门上,暗暗地心惊不已,他也不忍如此忠诚之人就此殒命,哪怕王累曾经谏言让刘璋斩了自己,张松还是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不必管他,随他去吧!”

    刘璋冷漠的回了一句,看都不看王累一眼,直接下令大军继续行走,俨然不顾王累死活,要不是王累一再二再而三的苦苦劝谏,过于耿直也不至于惹怒刘璋,更不会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……”王累见刘璋执意前去,仰天悲呼一声:“益州危矣啊!”

    “主公心意已决,你又何必如此,切莫伤及性命,还是快快下来吧!”张松不忍王累就此丧命,苦苦相劝道:“王累兄,你如此做不是让主公陷入不仁不义之地吗?此乃臣子所为?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劝谏主公邀请刘玄德入蜀,又怎么会如此结果?”王累破口大骂道,“若论谋逆之心,你张松乃第一个,主公听我之言将你斩杀,益州就不会丢,更不会有去无回!”

    “子乔好心好意相劝,你却不是抬举!”张松见王累破口大骂,他是有心留住王累性命,奈何他不愿意听劝,还大骂自己,这让张松怒火中烧,对他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王累见昔日同僚眼中的无奈,他明白主公心意已决,狠狠地瞪了一眼张松,道:“张子乔,我王累今日先行一步,在黄泉路上等你便是!主公,王累先去了,益州危矣啊!”

    王累心如死灰,他被刘璋不愿听从自己的谏言而失望,更为益州的未来而担心,不愿苟活于世,自绝于此。他亲手将绑住自己的绳索斩断,整个人掉落下来,头颅正好滚落在张松面前,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张松,看得他心里一颤,隐隐有种不安之感,仿佛王累所言必会成真似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