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章 引狼入室
    曹操派遣钟繇率领大军攻打汉中郡,曹军与关中联军对峙潼关,两军都不断增加援军,兵力已经超过二十余万。汉中郡张鲁听闻曹军攻来,显得有些慌张,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,要不是关中联军与曹军对峙,以汉中兵力难以抵挡曹军进攻,给予张鲁足够时间准备。

    另外,割据益州刘璋得知曹军攻打汉中郡,胆战心惊,急急忙忙地召集麾下谋士前来商议对策。法正、张松、张肃、孟达等人听从调遣,悉数前来,他们也得知曹军攻打汉中郡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曹操大军正与关中联军对峙潼关已有两月有余,两军一直未曾交锋,皆是严密布防,恐怕曹操必会亲自率领大军西征。如果潼关被攻破,那么汉中郡危矣,接下来就是益州。”

    刘璋听闻曹军攻打汉中郡的消息,彻夜难眠,惶恐不安,道:“接下来又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张松沉声道:“禀主公,子乔以为曹操定然会亲自率军前来西征。虽两军在潼关对峙,迟迟不愿主动进攻,而曹军步步紧逼,不愿退去,这就明曹操心中早有算计,以关中联军各为其政的情况来看,不是他们不愿意与曹军交战,而是担心己方兵力减弱,难以维持平衡,所以他们私心太重,潼关被攻破也是早晚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曹操并未亲自率军前来攻打,曹军一直坚守不出,这是曹操的计谋,不断地消耗着关中联军的兵力,而曹操军需粮草都足够,这次他绝不会贸然出兵,尤其在潼关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主公担心汉中郡被曹军占领,最好的方法便是率领大军前去攻打张鲁,务必在曹军攻破潼关,大军西征之前拿下汉中郡,否则益州必然会受到牵连,曹操决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刘璋苦笑一声:“汉中郡本归于益州,奈何先父去世后,刘璋继承父位后,张鲁便不再遵从我之命令,与汉中张鲁交锋数十次,败多胜少,唯一一次便是斩杀张鲁母亲以及家室,却无法擒获张鲁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攻占巴郡,又任命庞羲为巴郡太守不到一月便被张鲁袭击,反而丢失巴郡。正因如此,张鲁对我恨之入骨。如果曹军攻打汉中郡,张鲁趁势归顺于曹操,借此机会剿灭益州,以报当年之仇怨。”

    “蜀中虽有大将,却难以与汉中兵力抗衡,此乃璋之恨也!我军攻打汉中郡屡屡受挫,更别曹操大军,曹操麾下猛将如云,只要汉中郡被占领,那益州也支持不了多久,此乃璋之忧愁之事。”

    张松沉声道:“主公,不如传信于荆州牧刘皇叔,刘皇叔麾下将领众多,关羽、张飞、赵云等都是能征善战的将领之人,要是有刘皇叔相助主公平定汉中郡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“禀主公,君矫以为此计不妥!”张肃反对其弟张松建议,道:“刘皇叔已经占据荆州六郡,又自领荆州牧,大势已成,麾下将领众多。若是刘皇叔率领部将前来益州,趁机占领,以益州军难以抵挡,不出一月益州便会彻底失守。”

    刘璋皱着眉头,道:“刘皇叔素有仁德之名,断然不会趁机夺取益州。刘皇叔与我乃同宗,再我们已经与曹操断绝来往,唯一依仗的援军唯有荆州大军,要是刘皇叔率军前来,万万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刘皇叔自领荆州牧时,我也派令弟前往恭贺。刘皇叔尚未攻占荆州六郡时,我也曾派兵前去增援,军需粮草等都曾借给刘皇叔。如果刘皇叔在这个时候趁机夺取益州,怕是有负仁德之名。”

    张松见刘璋听取自己的建议,也不顾自家兄长张肃的反对,再次道:“益州将领庞羲乃与主公有亲,更是居功自傲,其他将领亦是阳奉阴违不遵从主公之令,怀有异心。若是迎接刘皇叔入蜀,不仅可以借助荆州军抵挡外敌,还能平定内乱,否则以益州兵力来,实在是难以抵挡住外敌,就连内忧都难以平定,还请主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公衡也认为不宜迎接刘备军入蜀。”主簿黄权劝阻道,“刘玄德乃当世枭雄也,更是曹操眼中钉肉中刺,而他亦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将领。如果主公迎接刘备入蜀,又该以何身份待他?”

    刘璋毫不犹豫地回道:“自然是座上宾,要是刘皇叔愿意入蜀相助璋收复汉中郡,万万不能以部下身份待他,唯有宾客之礼才合乎体统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!”黄权再次劝阻道,“主公乃益州牧,又是巴蜀之主,刘玄德虽有皇叔之称,可主公亦是与他同宗。现在主公迎接刘备入蜀相助讨伐张鲁,那么便是以部下的身份前来。如果主公以宾客身份待他,公衡认为实在不妥,一国不容二主,要是以宾客待他,不就是刘玄德与主公平起平坐,承认其身份,那么益州必定危矣,故而公衡不宜让刘备入蜀。”

    益州从事王累见刘璋真的想请刘备入蜀,气愤不已,道:“主公,臣王累决不能让刘备入蜀,要是主公迎接刘备入蜀,那么就等于将益州拱手送于刘备,此举与刘琮又有何异?刘琮迎接曹操入城,拱手相让荆州,然主公今日所为岂不是与刘琮一样?”

    “张松乃主公别驾,不为主而思,却向着荆州刘备,此等险恶用心,以臣之见张松心有异心,理应推出菜市口斩首示众。张松之言乃祸国殃民,更是让主公置于危险之地,绝不能留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刘璋怒吼一声,愤怒的瞪着王累,他知晓王累与张松意见不合,联系到这事上,让刘璋误认为王累是想着借此机会除掉张松,因为张松之才能远胜于他,嫉妒贤能。

    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。”王累不理会刘璋的愤怒,继续谏言,道:“昔楚怀王不听屈原之言,会盟于武关,为秦所困。今日主公若听从张松之建议,那益州必定亡矣。主公若是坚决迎接刘备入蜀,那罪臣王累自愿倒吊在益州城门上,哪怕是摔得粉身碎骨亦要劝阻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将王累给我轰出去!”刘璋怒火中烧,他身为益州之主,居然被王累威胁,这让他难以忍受,想都不想直接命人将王累带下去,更是将王累职务全都罢免,而黄权为王累求情,也被刘璋贬为广汉长,更是外放。

    张肃见此刘璋如此做,无奈的摇头苦笑,暗暗地叹息一声,他知道刘璋心意已决,听从自己弟弟的心意,迎接刘备入蜀。可是张肃清楚刘备不可能听从刘璋请求,率领大军前去攻打张鲁,乃是真的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众人反对迎接刘备入蜀讨伐张鲁,而刘璋不顾众人反对,一气之下采纳张松建议,不仅命张松、法正办理此事,更是决定待刘备入蜀以后,亲自前去迎接,而他也想看看王累是否真的敢将自己倒吊在益州城门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