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章 姑爷威武!
    “相公,要是刘皇叔前来请你出山,你是否还愿意效命于他?”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!”

    孙尚香抱怨一声:“每次问你,你说的都是一样的,真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“我的心思你要是猜中了,那你就不是孙尚香,改称‘孙悟空’得了!”司马无忌调笑一声,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决断,要是刘备真的继续前来探望,实则请他出山,那他是否会出山还真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自从司马无忌与孙尚香,以及梅兰竹菊四位奴婢来到青山之中,每天游山玩水,不理会天下大势,整天带着孙尚香不是下地种菜,就是上山摘果,日子过得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偷得浮生半日闲,自然好好的度过,不愿任何人打扰,哪怕是徐庶等人见他都有些难。因为司马无忌的行踪让人难以捉摸,居住在青山之上,却时常出游。

    刘备前来请他已经来了三次,第一次司马无忌确实不知情,第二次是梅儿与他说的,他正好与孙尚香出游,将她们四人留在草庐之中,为得是不让她们打扰自己,待他回来才知晓,第三次是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带着孙尚香四处游山玩水,更是每天晚上与她说说故事,孙尚香本来不太感兴趣,可司马无忌说故事的确有一套,不仅说了白雪公主,还提到阿拉丁神灯,让孙尚香以及梅兰竹菊四人都听得入神,司马无忌有时候故意停顿一下,这可将她们急坏了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没有与孙尚香说什么孔孟之道,也没有说什么诸子百家之类的,而是与她谈谈情说说爱,每天一篇故事。司马无忌将后世看过的童话故事说与她们几人听,这些故事都是她们从没有听过的,说的绘声绘色,听得如痴如醉,仿佛她们就是故事之中的主角,有时候听到感人段落时,会流泪;听到恶人,会愤怒,这让司马无忌有一种想法,要是真的不再刘备军中效命,不如去做个说书人,必能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与孙尚香一起玩遍整个江陵的风景名胜,虽然他上辈子没有结婚,这辈子如愿以偿。在前世成亲时,有钱的人才会选择度蜜月,没钱的就件简单的过着日子,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现在司马无忌身无分文,没有太多的银两,可是在这里却不需要太多的金钱就可以做到度蜜月。并非苦中作乐,而是真的很快乐,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。在前世出门没个三五百还是在家待着比较好,结婚度蜜月之行,那就想都不用想,所有未能完成的事情在这里全都完成,让司马无忌很惬意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打从心里就不太愿意为刘备效命,要不是师命难违,他早已拍拍屁股离开,去做自己的大富翁。可是他与刘备之间的误会解除,司马无忌却真心实意的愿意辅佐刘备,不仅仅是刘备军中有自己的兄弟,也不负师傅的教导,一展生平所学。

    可刘备居然因为孙尚香的事情怀疑自己的忠心,这让他无论如何接受不了,尤其是刘备无意间流露出来的**,差点让他爆发。若是这个时候还能忍,那他就不是男人,不配娶孙尚香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女子地位不如男子,可司马无忌本是来自后世,自己的妻子不去疼爱,难道让他人去珍惜吗?别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!刘备觊觎孙尚香美色,这事让他难以接受。虽然他知道自己因为愤怒误解刘备,他是被孙权戏弄将怒火转移到自己身上,而孙尚香的确天姿国色,自然心有不甘,这也正常。

    毕竟,老夫少妻这事在后世比较常见,见怪不怪。同样身为男子,司马无忌对刘备眼中的**看得清楚,就算真的翻脸无情,他可以肯定自己决不会吃亏,这也是他上辈子没有做到的事情之一。

    刘备曾三顾茅庐请出诸葛亮相助自己,而这次刘备自作自受,怨不得司马无忌如此待他。或许刘备心不甘情不愿,可他明白失去司马无忌的自己,势力难以再扩大。..

    除了关羽、张飞,还有诸葛亮外,其他将领或多或少都与司马无忌私交甚笃,尤其是赵云、徐庶二人更是与他结拜为兄弟。如果司马无忌一去不回头,那么刘备就只能自己承担后果,失去众人支持,那他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刘备深知这一切,要是不能让司马无忌回心转意再为自己效命,那么他的势力就会不稳。无论是三次,还是多少次,刘备都愿意主动前来再次请他出山。或许刘备到现在才明白自己的地位居然与司马无忌息息相关,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似的。

    刘备的虚伪与野心,被司马无忌看得真切,尤其是刘备对自己的猜忌,让他觉得自己受到屈辱。司马无忌与刘备闹掰,众人都知道是因为孙尚香,可以说司马无忌用自己的行动证明,他的底线便是孙尚香,谁敢有其它想法,或是欺负她,那就得承受司马无忌的怒火。

    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!

    这句话在司马无忌心里根本就不存在,无论是江东之主孙权,还是荆州之主刘备,哪怕他是刘备军师中郎将,司马无忌都不会束手就毙,留下性命才是关键,其它的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既然刘备猜忌自己,司马无忌就以退为进,借此机会置身于事外,又可以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在孙尚香身边。毕竟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要做,每天都要耕耘才有收获。

    “娘子,夜深了咱们该休息了!”

    “休息了?”孙尚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显得十分紧张,她急忙说道:“相公,时候尚早不如晚些时候再睡如何?”

    “已经不早了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认真的回答,又见孙尚香不愿起来,他自顾自的站起身来,直接抱起孙尚香推门而入。那种笑容让孙尚香整个感觉都有些不妙,她明白司马无忌的话中意思,可是她真的有些吃不消,这几天起来都费劲,浑身无力,就连坐下去都有些受不了,可是司马无忌却精神抖擞,神清气爽,这让孙尚香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体比较差。

    “姑爷威武!”

    梅兰竹菊看见孙尚香整日没有精神的样子,便出声询问,孙尚香与她们说了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暗暗地称赞司马无忌很厉害。可是苦了孙尚香,她是真的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姑爷真是的,这样下去小姐哪里受得了啊!”梅兰竹菊四人面面相觑,看着孙尚香愁眉苦脸的模样,她们默默地为她祈祷,也对司马无忌有些无语,她们看着天空中的太阳,阳光还很刺眼,根本就没有到晚上,可他居然指鹿为马说时候不早了,这让她们都有些担心孙尚香能不能撑得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