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章 谁敢拦我?(六更)
    “无忌,主公大业未成,此时离去怕是有些不妥!”诸葛亮出声挽留道,“‘水镜先生’临终前嘱咐你辅佐主公,你要是这个时候离去,‘水镜先生’泉下有知也难以瞑目。如果真的要走,不如等到主公大业已成再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刘备急忙说道:“玄德有今时今日的地位,全赖于诸位。若是你今日离去,那他人又如何看待我玄德?玄德自知有错在先,还请无忌先生见谅。无忌乃玄德左膀右臂,你若离去,玄德就失去臂膀啊!”

    “‘卧龙’‘凤雏’二人皆已在主公帐下效命,此乃真正的左膀右臂!”司马无忌心意已决准备离去,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也没什么好顾忌的,道:“主公对无忌迎娶内子之事一直耿耿于怀,此事无忌就不在此多说什么。既然主公心里猜忌无忌的忠心,继续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曾经有命让无忌全心全意辅佐主公成就大业,也为天下百姓早日还个太平生活。只可惜主公以己度人,让无忌很是寒心。原本我与内子就有越在先,此事大哥等人都清楚,而主公却不知情,一直认为是无忌不顾主公颜面,实则乃是吴侯计谋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不知吴侯的确让无忌留在东吴效命,阿香并没有说什么,然而无忌乃主公军师,岂可投靠他人效命,故而未能答应。至于吴侯为何让我等久留吴郡,实则挑拨离间,无忌前来拜见主公,也想看看主公是否真的信任无忌,结果在无忌意外之外又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无忌实乃有脸面继续留在军中为主公效命,师傅泉下有知定然知晓无忌的苦衷。主公加封无忌为军师中郎将之职,还请主公收回成命,无忌愿随师傅一样归隐山林,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不留情面的话,让刘备无地自容,众人本想劝说的话也都戛然而止。从刘备一系列的动作来说,他对司马无忌心存芥蒂,众人都清楚一些,从未有人捅破这层窗户,却被司马无忌自己点出来,这让众人佩服司马无忌的勇气,也明白司马无忌是真的被伤到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心如死灰,又怎么会不顾情面的说落刘备的不是。刘备乃荆州牧,又是司马无忌的主公,他敢说这样的话,那就以下犯上。如果不是刘备心有愧疚,又被司马无忌的话说的哑口无言,换做是其他人早已将司马无忌拉出去处斩。..

    司马无忌敢说出刘备想说却没有说的话,也是不顾一切了,他被刘备的虚伪刺激到。现在他可以肯定刘备的确没有觊觎孙尚香的想法,不过是因为被孙权戏弄而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司马无忌也没打算继续留下辅佐刘备,还不如潇洒的转身离去。再说以他的武功真的想要离去,这个军中还真的没有人阻拦他,所以他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徐庶、庞统、赵云等人面面相觑,均想道:“五弟这是真的准备要走了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的性子他们还是比较清楚的,尤其是一同经历生死的赵云、赵风二人,就连魏延都清楚。司马无忌平日里温文尔雅,风度翩翩,不拘小节,可他也有底线。

    当初再过三关时,他们清楚地看见手中满是血腥的司马无忌,因为那些人触及他的底线,司马无忌毫不犹豫的下杀手,哪怕得罪孙权在所不惜。现在刘备的怀疑以及耿耿于怀当初的事情,更是开始时对孙尚香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,这已经触碰司马无忌的底线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刘备不顾一切的挽回面子,下令让侍卫前来擒拿司马无忌,必会激怒于他,到时候刘备是生是死还真的不清楚。因为司马无忌不会跟他们一样,束手就擒,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难以驯服,唯一让司马无忌听命的只怕是已经去世的司马徽一人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大势纷争不断,又有几个谋士、将领不遵从主公之命,他们效忠他人,就是为了建功立业。现在刘备大势已成,只差最后一步便可以成就大业,可司马无忌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去,更是不留情面的反唇相讥刘备,嘲笑他有失风度,更是嘲笑他的猜忌之心,不配做一个仁德之人。

    刘备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他被司马无忌说的无言以对,却不能拿司马无忌怎么样。司马无忌能够从三关之中的首关存活下来,并且突破数千人兵力防线,更是斩杀敌方士兵上千人,这本事就算是赵云等人也做不到,可司马无忌去做到了,也就是说司马无忌的武艺很高,是个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,刘备心知这个时候要是让侍卫进来,那么一切都难以挽回,而且自己的性命也有可能丢掉,思索再三后他并没有传令让侍卫前来,而是平心静气的听着司马无忌的愤怒。

    刘备权衡利弊不能与司马无忌兵戎相见,要是这样做了,就是逼迫司马无忌投奔他处,以司马无忌的本事足以再创造一个军阀来,那他就得不偿失。因此,刘备宁可听着司马无忌说落,也不愿刀兵相接,而且司马无忌说的都是他心中想法,更是让他理亏。

    “大胆,身为臣子居然敢如此对主公说话,以下犯上,罪该处死!”

    刘备什么话都没说,可是有的人却按耐不住,他便是麋竺,也是刘备的大舅子,麋竺的妹妹在刘备落难时下嫁于他,后来也在战争中死去,没有留下子嗣,却在早年间对刘备帮助很大。

    因此麋竺地位在诸葛亮之上,乃众臣之最!

    “来人,将司马无忌给我绑起来!”糜竺大喝一声,侍卫听到他的喊声急匆匆的前来,他们看见糜竺指着司马无忌,这让他们有些犹豫了,因为司马无忌的名声他们也有耳闻,而且对他们很好,一时间也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冷笑一声:“若我真的想走,我看谁敢拦我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下去!”千钧一发之际,刘备回过神来,猛地大喝一声,让那些侍卫全都下去,又转头看向糜竺,厉声道:“你,出去!”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下去!”

    糜竺心有不甘地告辞离去,刘备脸色铁青,满是愤怒,他自恃自己的身份在刘备众臣之中地位甚高,这也让他有些骄横跋扈,不过司马无忌根本就不给他面子,与之针锋相对,而刘备这个时候出面制止,不是他不想擒拿司马无忌,而是那样做的后果他无法承担,也不想因司马无忌而寒了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并且,司马无忌说的话都是他心中所想,没有任何过错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刘备心里已经悔悟,只是他知道再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,司马无忌去意已决,无法挽留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