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章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(四更)
    诸葛亮与徐庶私交甚笃,他能被刘备三顾茅庐请出山,也多亏徐庶的引荐,还有司马徽的推荐。司马无忌心里如何想,诸葛亮确实不清楚,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徐庶决不会投靠东吴,而且徐庶的母亲就在荆州。此事还是诸葛亮亲自前来将她接到荆州,也是刘备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禀主公,孔明认为元直所言非虚!”诸葛亮出声相助徐庶打圆场,他不相信徐庶背叛刘备。

    庞统见诸葛亮先开口,他也急忙说道:“禀主公,有些事情只是听从他人的传言,并没有亲眼见到。元直为人如何,主公应该知晓,断然不会那样做。只怕这也是孙权的计谋也说不定,孙权就是想让元直、无忌等人难以立足,这样正合他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刘备沉思不语,庞统的话让他陷入沉思之中,的确有可能是孙权所为。因为司马无忌过三关迎娶孙尚香的事情早已传扬出去,司马无忌展现出来的能力超出众人预想太多。

    曾经司马徽说过,得到诸葛亮,或是凤雏二者其一就可平定天下。可司马无忌展现出来的才能与本事,简直就是天下霸主的选择。如果这样的人物甘愿屈于人下,必有其它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刘备觉得司马无忌心思深沉,难以揣测,他不明白司马无忌的本事为何投奔自己,也不懂司马徽为何让他前来。现在天下局势混乱,以司马无忌的本事,完全凭借自己就可打下天下,又想到司马无忌身边没有势力跟随,要想孤身一人闯荡天下很难,那就需要借助他人力量,也就是说需要聚集一群志趣相投的人,就像他与关羽、张飞二人结拜一样,猛地想起司马无忌与赵云、徐庶二人结拜的事情,这让刘备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孙权戏耍刘备的事情,让他怀恨在心,司马无忌不顾他的情面,毅然决然的前往东吴,迎娶孙尚香,让他心存芥蒂,最后联想到一起去。因此刘备很担心司马无忌会反叛自己,要真的转投东吴,那么东吴的势力必会大增。

    徐庶从一开始便跟随自己,要不是徐庶相助,他也不会一点点的打下基业。刘备冷静下来以后,认真的思考,也觉得是自己杞人忧天,最重要的是徐庶他们回来了,而且还带了一个人前来,他的注意力从徐庶等人身上转移,深深地被吸引住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孙权的妹妹孙尚香?”

    刘备暗暗地打量着孙尚香,见她的确是国色天香,尤其是那容貌十分秀丽,气质高雅端庄,就算不说话只坐在那里就让人不得不注意到,尤其是孙尚香的年纪轻轻,他的心里更加气愤。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孙权,居然戏弄于我。如果早知道他的妹妹如此绝色,我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什么都不追究。如果不是为了顾全大局,又怎么会看着这样绝色美人被他人夺走,实在是可气可恨!”..

    刘备心生妒忌,他后悔自己为何不努力一点,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眼睁睁的看着司马无忌前往东吴。如果他兴师问罪,那么孙权就不得不改变主意。即便是孙权不改初衷,那么司马无忌也不会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现在的刘备慢慢的愤怒,更多的是妒忌,他的出身是最大的忌讳,不愿听人提及,有时候自嘲也不过是无可奈何之举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他已经占领荆州六郡,又有精兵强将,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刘备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娶的如此绝色美人,刘备心里很不舒服,他要是主动点那孙尚香嫁的人是自己,岂能是司马无忌。年近半百之龄的刘备,爱美之人人皆有之,哪怕他已经成亲,又有子嗣。

    刘备看了许久,好不容易收回目光,微笑道:“这位便是孙权之妹么?”

    徐庶等人都愣住了,他们之前说的都是正事,怎么突然之间刘备就改口询问孙尚香,直接忽略司马无忌,这样的笑容是出自真心,只不过他是别有深意而已。司马无忌原本已经消除的误会,这一刻再次爆发,直接挡在刘备面前,淡淡的说道:“她是无忌的内子,主公有何事请教?”

    此时的司马无忌是自己的愤怒,他的身体是刘昉没错,可他的灵魂来自于二十一世纪,与刘备根本就八竿子打不到边,从不在乎刘备是不是主公,他的言语之中也失去了往日的尊敬,有的是轻蔑与嘲讽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的刘备根本就不是那种仁德之人,更像是披着人皮的狼一样,假仁假义,让司马无忌难以忍受的便是刘备看向孙尚香眼神是一种霸占,像是他应得之物一样。

    孙尚香缓缓地拉住司马无忌的手,她不愿让司马无忌为了自己再次惹恼刘备,要是真的那样做,他们的处境就更加危险。于是,她主动站出身来,傲慢地说道:“我便是孙权的三妹,不知刘皇叔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孙尚香为了司马无忌改变了昔日的脾气,她本性就是嚣张,而且她有嚣张的本钱。即便是这个时候,她的高傲依然存在,身旁的梅兰竹菊寸步不离的跟随,孙尚香站出身来时,她们四人也纷纷站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,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,这让刘备十分尴尬,他没想到孙尚香的脾气很大,看似端庄贤淑的绝色美女,实际上脾气很大,这让刘备有些吃不消。现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要是真的迎娶孙尚香的场景,终日被手执刀剑的侍婢阻挡,以他的身份根本就压不住孙尚香脾气,说白点就是管不住,要是传扬出去那他脸面何在。

    “玄德与吴侯见过数面,不知吴侯是否安好?”

    孙尚香回道:“二哥正值而立之年,自然安好!”

    众人都听的出来,孙尚香这是在讽刺刘备已经年近五旬,而孙权只不过而立之年,两相比较之下,刘备过得滋润,那么孙权比他更加好。孙尚香十分隐晦的意思,让刘备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什么话都没说,就算孙尚香如此回复,他也丝毫不在乎。既然刘备不信任自己,更可恶的是觊觎孙尚香的美色,这让他忍不可忍。如果不是念及他们多多少少有些血缘关系的话,司马无忌根本就不愿意搭理刘备,这个时候不仅仅孙尚香难掩身上的气势,就连司马无忌也不再掩饰身上的气势,俨然不顾一切,这下原本还准备好言好语的徐庶等人,这个时候也不知该如何处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