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章 洞房花烛夜
    当天晚上,孙权在孙府设下酒宴,款待司马无忌等人,除了孙权、吴老夫人外,还有孙氏家族的长辈,以及位高权重的大臣。此次宴席,不仅仅是孙尚香与司马无忌的大婚,更是孙刘两军联盟之喜。

    这次宴席上司马无忌并没有发言,一切都由徐庶代为处理,长兄如父。虽说徐庶是义兄,依然是兄长。司马无忌的想法全都徐庶出面,他主动提出留在吴郡成婚,婚事具体事宜也一并商议好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与孙尚香的婚事则在三日后,就在孙权为司马无忌购置的宅邸内举行。原本徐庶不愿同意,不过时间匆忙,也来不及安排,便点头答应下来。孙尚香的婚事,孙权岂可马虎,房中的家具也都布置好。

    但是,府中的丫鬟等人尚未安排,司马无忌没打算长时间留在东吴,只是为了迎娶孙尚香之用,府中的奴婢等全都从孙府调用。吴老夫人是孙尚香母亲,司马无忌又无父无母,司马无忌便决定请吴老夫人作为高堂,孙权、徐庶二人为主婚人。

    三日后,司马无忌从府邸出发,迎亲队伍直奔孙府而去。由于司马无忌与孙尚香的情况有些不一样,孙尚香不愿乘坐大红花轿,她明白司马无忌身有武功,不仅仅是军师,还有将领的本事。孙尚香主动提出来,与司马无忌骑马回府,梅兰竹菊四人作为陪嫁侍婢一同嫁入司马无忌府上,从此她们便听命于司马无忌。

    吴老夫人在前天晚上便被司马无忌接回府中,作为孙尚香的母亲,亦是司马无忌的高堂,早已在厅堂内坐好,她期盼这一天许久。现在孙尚香穿着红色嫁衣出嫁,满脸喜气,她终于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原本哭嫁也没有,大红花轿也没有,基本上算是简简单单的婚礼。原本孙权是想大办,被徐庶等人否定,最后孙权被他们的话说服,一切从简,只要孙尚香不觉得委屈,其它的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!”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吴老夫人穿着红衣服坐在上位,司马无忌与孙尚香下跪跪拜,礼毕结束,吴老夫人又从怀中取出一对手镯,笑道:“这是你爹在世时便留下来说是给你的嫁妆,这次娘就将它们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娘!”孙尚香听闻是父亲遗物,立即接下娘亲的礼物,司马无忌则没有什么礼物,不过他也不介意,因为最好的他已经得到。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与孙尚香牵着红布条,拱手对拜,礼成便送入洞房。梅兰竹菊一直跟随在孙尚香左右,她们的衣服也都是红色的。司马无忌将孙尚香带进房中,便又出来与众人痛饮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一一与众人敬酒,前来参加的宾客多是东吴官员或将领,孙尚香出嫁众人给的是孙权面子,就连贺礼司马无忌都收到不少。至于都是些什么,司马无忌也没有时间去看,全都堆放在房中暂时不动。

    由于司马无忌不是东吴官员,对这些人也不是很熟悉。因此,司马无忌敬酒的对象也就屈指可数,不过他可不能怠慢孙权。现在他与孙尚香成亲,最开心与最不痛快的都是孙权,又是司马无忌的大舅子,只能舍命陪君子。

    孙权强拉硬拽的拉着司马无忌,要与他拼酒,像是不醉不休的感觉,这让司马无忌欲哭无泪。现在这个时刻他岂能真的喝醉,不过孙权的面子还是要给的,只能硬着头皮陪着孙权。

    东吴官员、将领并没有在此地多留,吃过喜酒后便告辞离去,司马无忌亲自相送,徐庶等人也以礼相待。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与他们比较熟悉的鲁肃、吕蒙、陆逊、诸葛瑾等人,徐庶、魏延、赵风三人也被迫喝了不少。..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闹新房,也没办法去闹了,最后还是司马无忌保持清醒。酒过三巡,又酒过三巡后,司马无忌佯装醉倒,孙权嘲讽司马无忌酒量不行,岂是大丈夫,不再管他独自与众人痛饮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借着醉酒离开酒桌,回到新房之中,他是被人抬回房中。梅兰竹菊四人急忙上去搀扶姑爷,孙尚香也急忙忙的前来。当那些人都离开后,醉倒的司马无忌猛地睁开眼睛,一下子清醒过来,猛地搂住孙尚香,直接亲了一口,不怀好意的说道:“娘子,时间不早了,咱们歇息吧!”

    “相公,你……”孙尚香看着现在的司马无忌简直就是一头狼,哪里还像是什么醉酒的人,不仅吐字清楚,而且精神很好,瞪大着眼睛看着司马无忌,浑然不觉自己刚刚被司马无忌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奸诈的笑道:“你那个二哥他心里不痛快,要不是找个借口溜掉,怕是他不会放过我。今天是咱们新婚之喜,洞房花烛夜,岂能不能上床,冷落了娘子!”

    顿时,孙尚香羞涩地瞥了一眼司马无忌,她实在是无语,又连忙说道:“相公,按照礼数咱们还应该喝交杯酒呢!”

    “管它什么交杯酒,现在不是在乎礼数的事情,还是洞房比较重要!”司马无忌猴急的模样,一把抱住孙尚香,给她来个公主抱,然后直奔床上,又转过头看着正在偷笑的梅兰竹菊,道:“你们四人下去,这里不用你们侍候!”

    梅兰竹菊四人扭扭捏捏地杵在那里不动,不是她们不愿意离去,而是孙尚香乃是初为人妇,有些事情不知道,身为她的侍婢,这些事情需要她们指点,故而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孙尚香白了司马无忌一眼,又悄悄地在他耳边说明原因,司马无忌断然拒绝道:“这事怎么能有人在场?咱们又不是真人表演,这事我岂会不知该如何做!好了,你们都下去吧!”

    梅兰竹菊四人面面相觑,又看见司马无忌拒绝的模样,她们四人只好躬身施礼,然后离开这个房间。现在房中只有他们二人,司马无忌根本就没打算放下孙尚香,而是将她放在床上,紧紧地抱住她,喃喃道:“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相公,这不是梦,我是真的!”孙尚香还以为司马无忌接下来要有什么行动,心里还有些忐忑,毕竟这事她还真的没有经历过。但是,司马无忌抱她上床不是她想的那样,反而说出这样的话来,这让孙尚香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我做梦都没有想过会与你结为夫妻,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!”司马无忌深情地看着孙尚香,道:“我出身低微,身无长处,你却义无反顾的下嫁于我,我实在是好开心!”

    孙尚香含情脉脉地回道:“与你第一次见面,我便对你倾心。当初二哥告诉我要与刘皇叔成亲,我的心死了,不曾想最后成亲的对象是你,我的心活了。你的身份是什么,尚香都不在乎,在乎的是你心中是否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心里是否有你,等会娘子便可以看见了!”司马无忌的笑容很诡异,接着说道:“娘子,夜深了,咱们该休息了!”

    孙尚香愣了片刻后,也不等她回答,司马无忌很是猴急的熄灯,他可不想自己的**一刻被人打扰,又或是被人看见。房中的灯火熄灭了,可是司马无忌心中的火焰却在燃烧着,孙尚香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炙热,一切水到渠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