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章 足以与你相配!
    “无忌,此事是仲谋考虑不周,最后一关就不用比了!”..

    孙权不想再出什么意外,亲口承认司马无忌与孙尚香的婚事,最后一关就此作罢。司马无忌展现出来的能力,足够震慑整个江东,无论是智谋,或是武艺都十分厉害,在江东都难以找到匹敌者,就算是最后一关考核下去,最后的结果还是司马无忌获胜,与其如此还不如放弃。

    徐庶、赵风等人大喜过望,全都转头看向司马无忌,就等着他点头同意。但是,司马无忌出乎意料的拒绝孙权的美意,笑道:“吴侯美意,无忌心领!当初有言在先,自然信守承诺。若是无忌未能过得三关,如何能娶令妹。”

    孙权惊道:“你还想继续过最后一关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郑重的点点头,道:“无忌此次前来明媒正娶令妹,可无忌出身低微,家中并无父母双亲长辈。今日大哥前来,长兄如父,为无忌主持婚事,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“无忌出身低微能与令妹成婚,乃是无忌之福。若是三关过了,那无忌便可光明正大的与令妹白头偕老,无人再敢多言。无忌虽不在乎那些人言,也不愿有人说三道四。”

    孙权赞赏地点点头,他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。司马无忌的坚持得到孙权的赞同,最后一关时间就在明日举行。司马无忌的决心与毅力,让孙权等人都十分赞赏,更加钦佩,尤其是孙权对司马无忌好感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完全可以借此机会不继续过三关,最后一关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已经无关紧要。司马无忌却十分在乎,过三关娶孙尚香,实至名归。如果未过三关,日后他人必会以此为由,说司马无忌与孙尚香成婚是东吴放水。

    “五弟,为何你要拒绝吴侯的建议?”赵风不解地说道,“吴侯已经不再为难于你,你便可与弟妹双树双栖在一起,成婚之期便可提前,我等也可早日回荆州。”

    徐庶笑道:“五弟过了两关,展现出来的本事足以震慑整个江东青年才俊。孙权自诩江东多才俊,然五弟一人就可以比拼所谓的江东才俊,不仅对五弟来说是好事,众人也不会说三道四,阻挠五弟与吴侯之妹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魏延不解道:“军师,文长还是不太明白!”

    “文长兄,简单来说无忌是为了能与孙小姐足以匹配。”司马无忌解释道,“无忌身份与孙小姐相差甚远,哪怕这次无忌前来迎亲,江东多有反对者,只是敢怒不敢言,主要是吴侯的震慑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那些反对人的心目中,无忌还是与孙小姐不般配。现在两关已过,江东之中必有人认为无忌是运气使然,非自己的实力。明日最后一关,便是与江东才俊正式交锋,唯有让他们心服口服,方能服众。”

    “前两关虽是困难重重,实则最后一关才是真正的考验,也就是让那些自诩才高八斗的江东才俊心服口服不说,还能让无忌名震江东。如此一来,无忌与孙小姐的婚事顺理成章,也是为了足以与孙小姐相配。门不当户不对又如何,只要无忌证明能与孙小姐相配足矣。”

    次日清晨时分,穹窿山被山雾笼罩,犹如人间仙境一样,虽说有些湿冷空气十分新鲜。众人早已聚集在山顶之上,一起欣赏太阳初升的美景,当真是人生一大享受。

    巳时一刻,那些所谓的江东才俊也全都出现在山顶之上,乃是人称‘东吴五君’,即:诸葛瑾、顾邵、步骘、严畯、张承。此五人都得到孙权的器重,更是文人墨客的佼佼者,江东百姓对他们评价甚高。

    诸葛瑾乃诸葛亮之兄,名声响亮,担任孙权长史;顾邵乃顾雍长子,自幼博览群书,少年时与舅舅陆绩齐名,名声传遍江东,远近闻名,与庞统私交匪浅,担任豫章太守;步骘是淮阴士族步氏的后人,孙权的步夫人与其同族,乃是江东大族,担任车骑将军东曹掾兼任徐州治中从事之位;严畯性情忠厚,待人以诚,因张昭推荐担任骑都尉、从事中郎,与张承关系交好。

    张承与司马无忌交过手,也曾在他手中吃亏,一直想要看司马无忌的笑话,偏偏司马无忌连过两关,名震江东。现在是最后一关,张承比谁都想要看到司马无忌失败,这样才能以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“仲嗣兄,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,真不知道是有缘还是孽缘啊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调侃张承,率先出口,他也不想继续与他们浪费时间,干脆占据主动,尤其是挑选张承,不是司马无忌故意选他,而是在场的五人只有他与步鸷两人不熟悉,其他几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关系,步鸷与他没有见过,只有张承在前几天挑事,现在司马无忌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承恼怒地瞪着司马无忌,又被严畯拉住,朝他摇头示意,这才好不容易压住心中怒火,冷笑一声:“今日我等五人齐聚,且看你还能嚣张多久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不屑一顾的转过头,趾高气昂的回道:“我在乎吗?”

    “今日乃三关之中的最后一关,司马无忌若是过了此关,便可名正言顺迎娶主公之妹!”陆逊见司马无忌与张承争锋相对,担心事态再发展下去演变成争吵,那便失去这次考核的意义,急忙出声道:“现在可以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敢问当今天下大势如何?”诸葛瑾乃五君之首,自然率先发问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毫不犹豫地回道:“当今天下乃汉室天下,然汉室江山大权旁落,又有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征战四方,天下群雄并起。如今天下已有三足鼎立之势,西川刘璋、江东吴侯、北方曹操。吾主刘皇叔占据荆州六郡,又是荆州牧,更与吴侯联盟,曹操大军不敢轻易南征。如果两军联盟更加稳固,曹操自然不敢出兵南征,要是联盟关系破裂,以江东之兵力虽不惧曹操大军,却也难以安身立命。”

    步鸷问道:“那依你之见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养精蓄锐,不可大动干戈!”司马无忌言简意赅地回道,“吴侯之心与吾主刘皇叔一样,一心想要匡扶汉室天下,清君侧,消灭曹操,还汉室天下与皇上。只是吾主与吴侯各自占领城池,就算是北征曹操,也难以取胜,最多是僵持,消耗甚大,实乃不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顾邵微微一笑道:“‘潜龙’之名闻名遐迩,‘水镜先生’乃汝之师,不知潜龙先生学得几成?”

    “尚有一成未曾习得!”司马无忌郑重地说道,他已经尽得真传。

    “潜龙先生虽身份低微,非名门望族子弟,亦不是将门之后,不知先生有如何底气与小姐成婚?”

    “无忌虽出身低微不假,然吾师教导说,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!’”司马无忌傲气的回道,“现如今天下局势已然混乱,无忌不才仅以吾师教授的学识指点江山,功成名就乃轻而易举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孙小姐身份高贵,无忌自知难以相配,心知门不当户不对,可无忌愿意做到能与孙小姐相配。此乃无忌之心,更是无忌之意,何人可阻?”

    严畯道:“‘潜龙之才’当之无愧也,曼才以为此时此景,不知先生可否吟诗一首?”

    “日出东南隅,照我明月心。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。明朝风景属何人?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”司马无忌朗朗上口的吟诵出自己的豪情,众人皆被最后一句话震惊。

    东吴五君之四已经被司马无忌的才学震撼了,他们全都沉默不语,唯有张承心急如焚,他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司马无忌如此嚣张的模样。但是,他们五人合力与司马无忌斗,还是败下阵来,就算张承再怎么不相信,也不得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,最后一关司马无忌毫无悬念的闯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