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章 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
    “难道孙将军派使者送去的婚书是假的不成?”司马无忌目不转睛的直视着孙权,有恃无恐,反倒是他率先开口,一语言中孙权心中所想,从容不迫地再次说道:“无忌相信孙将军不是那种出尔反尔之人,要是将军是那样的人又岂会让东吴远胜从前。我说的对吗,孙将军?”

    “婚书岂能有假!”孙权咬牙切齿地瞪了一眼,司马无忌无所畏惧的回看一眼,嘴上如此说,心里确实很透了司马无忌,想到自己的妹妹要嫁给他,孙权整个人都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既然婚书不假,不知孙将军何时让令妹与我回返江陵?”司马无忌不等孙权回答,自问自答:“明日便是良辰吉日,宜婚配嫁娶之事,不如就定在明日,将军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你嫁妹妹,还是我嫁妹妹!”孙权牙齿咬得死死的,恨不得一刀劈了司马无忌,明天就将妹妹出嫁,孙权宁死也不愿答应,他还不了解司马无忌的小心思,尽快离开吴郡,早日与孙尚香见面。

    孙权岂能让他如愿,要是与孙尚香见面,那他这个二哥就不在孙尚香眼里,怕是他眼中只有司马无忌。那个时候别说趾高气昂,稍微动怒就会惹来妹妹的埋怨,想到此处孙权无奈的摇摇头,暗道:“女大不中留,胳膊肘往外拐,非三妹莫属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迫不及待的与孙尚香成亲,也是担心久留吴郡,夜长梦多。现在孙权的心思已经挑明,要是不及早离去,怕是难以脱身。总不能带着孙尚香杀出去,那样做了,孙尚香日后又如何回娘家。

    孙权看不得司马无忌嚣张的模样,司马无忌看不得孙权阻止自己与孙尚香尽早完婚,二人针尖对麦芒。孙权作为兄长,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妹,照顾十几年,就被司马无忌一朝迎娶,他心里本就舍不得,偏偏司马无忌还如此拖大,孙权自然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心知孙权是孙尚香的兄长,要是闹得太过分,孙尚香固然会站在自己这边。但是,孙权为了孙尚香戏弄刘备之事,反而成全他们二人在一起,这事说到底司马无忌还得感激孙权,语气有些软了,不再那样强势,道:“孙将军乃令妹之兄,不知将军与吴老夫人以为何时成婚最好?”

    吴老夫人在东吴很有权威,此事不仅司马无忌清楚,就连徐庶也知道,司马无忌提及吴老夫人,不仅仅是尊重,也是想看看吴老夫人对此事什么态度,他们并不知道吴老夫人已经放权,现在的江东由孙权一人掌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吴老夫人放权给孙权,孙尚香与司马无忌的婚事也不会如此顺利,东吴官员必会有很多人反对。现在吴老夫人不参与政事,孙权一人大权在握,谁也不愿这个时候触怒眉头。

    “母亲的意思与我一样!”孙权微笑的回道,“尚香乃是仲谋唯一的妹妹,母亲也就这么一个女儿,母亲年事已高,身体每况愈下,怕是无法舟车劳顿前往江陵主持三妹大婚,母亲便想着让你与三妹就在吴郡成婚,待成亲以后一同回返江陵。”

    “在东吴成亲?”徐庶、司马无忌二人瞠目结舌,他们从未想过这个问题,木讷地看着孙权。

    孙权接着说道:“母亲为了三妹的事情,操碎了心,前不久大病初愈,母亲甚是疼爱三妹,无忌你也不会不顾母亲的身体,就这么接走三妹吧!为了完成母亲的心愿,就留在东吴成婚,再说你无父无母,正好高堂之位母亲替代,你觉得这个建议如何?”

    “孙权摆明就是让自己留在东吴!”司马无忌暗暗地想道,又与徐庶对视一眼,徐庶也猜到孙权的意思,不过这事还得看司马无忌自己如此决断,这算是他们的家事,徐庶也插不上话。

    吴老夫人对孙尚香的疼爱,司马无忌也知道,孙权说的每句话都句句在理,无法反驳。现在他身份尚未暴露,无父无母,孤身一人,为了大局着想,也是为了孙尚香,司马无忌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孙权像是早就算准司马无忌会答应似的,不仅准备好宅邸供大婚之用,更是将那处宅邸写上司马无忌的名字,也就是说司马无忌在吴郡有了属于自己的宅院,这事必会传至荆州刘备耳中,怕是又会引起刘备猜忌,怀疑司马无忌的忠心。

    “至于大婚之日,择日再选!”孙权不慌不忙地说道,“无忌与元直先生等人一起来到东吴,仲谋尚未尽地主之谊,岂能如此草率就成婚,必须要挑选良辰吉日才行,不能马虎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来到东吴也是舟车劳顿,怕是需要好好休息,仲谋也早已备好宴席。现在大婚之事暂且放一放,不如诸位与仲谋一同前去赴宴如何?”

    徐庶躬身道:“岂敢劳烦将军亲自设宴,我等受之有愧!”

    “元直先生太过谦虚了!”徐庶委婉拒绝孙权的好意,孙权可不吃这套,继续说道:“元直先生与诸位将军陪同无忌前来迎亲,此乃喜事一件,仲谋又是江东之主,自然要尽地主之谊才是。若是先生再三推辞,那就是仲谋在先生眼中不值一提否?”

    徐庶苦笑的点头答应下来,他要是再婉拒孙权的好意,那就真的说不过去。并且,孙权再三邀请自己等人,徐庶也确实不太好拒绝。毕竟,司马无忌与孙尚香联姻乃是大大的喜事,他们作为随行人员,自然担得起孙权亲自设宴。

    于是,孙权起身邀请徐庶、司马无忌、魏延、赵风等人一同前去赴宴。

    徐庶、司马无忌再次对视一眼,均想道:“此宴席怕是来者不善!”

    虽然不会是‘鸿门宴’,可是他们二人都明白这个宴席怕是吃不了多少,孙权必有后招。原本徐庶婉拒,便是不愿在宴席上将孙刘两家关系闹得太僵。可是孙权再三劝说邀请,徐庶也只能答应,他们四人都暗暗地点头示意,算是一种提醒,切莫中了孙权计策。..

    司马无忌、徐庶等人一行人跟随孙权前来,四人跪坐在位置上,司马无忌看去还有几个席位,只是人尚未前来。随着孙权传令下去,果然来了几人,司马无忌一个都不认识,除了鲁肃外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可知他们是何人?”

    赵风也摇摇头不认识,他之前虽然效力孙权,不过也是马前卒,哪里认识这些与孙权亲近之人,司马无忌的询问,他也十分茫然,而徐庶则低声道:“等会应该会主动介绍,先别说话,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落席坐在孙权左手边,司马无忌等人则是右手边,孙权一一介绍:首席之位乃孙吴宗室长沙桓王孙策之子孙绍,也就是孙权侄子;其他三人分别是陆逊、张昭长子张承、顾雍之子顾穆。

    孙绍作为东吴孙家宗室一同赴宴,理所应当,只是陆逊、张承、顾雍等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入座。司马无忌、徐庶等人与他们一一点头,其他三人司马无忌不知,不过陆逊倒是知之甚详。

    陆逊,本名陆议,字伯言,吴郡吴县人,其家族是江东大族。建安八年,进入孙权幕府,成为孙权统治集团的幕僚。并且,陆逊与鲁肃等人一样,深受孙权器重,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陆逊更是不负孙权所托,屡建奇功,更是关羽之死的幕后操纵之人,他与吕蒙合力攻打江陵,迫使关羽败走,最后被斩杀。所以司马无忌对陆逊倒是多看了几眼,沉思道:“不知道孙权又搞什么鬼,想必不会那么简单让我迎娶尚香。”

    孙权主动举杯敬酒,众人连忙回敬,觥筹交错不到三圈,陆逊率先发难,道:“伯言耳闻‘潜龙’之名,未曾一见,甚为憾事。今日在吴郡得以相见,乃是幸事,了却伯言一桩心事。”

    陆逊主动敬司马无忌酒,司马无忌回敬,道:“伯言客气了,无忌只不过浪得虚名,岂敢与伯言兄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“伯言知晓‘潜龙’为‘水镜先生’高徒,今日前来乃是孙刘两家联姻,只是伯言有些不明白,主公之妹才貌双全,身份尊贵,‘潜龙’以何身份说动刘皇叔让你与吾主之妹联姻?”

    陆逊字字珠玑,司马无忌谈笑风生地笑道:“吾主刘皇叔乃仁德之明主,孙刘两家联姻,不仅对吾主有利,对东吴来说也是喜事,两军联盟更加稳固,以致于曹操不敢南征。至于为何联姻之人是无忌,伯言兄应该询问孙将军,婚书乃孙将军命子敬送往,此事无忌亦是不明其因。”

    陆逊被司马无忌的话堵得哑口无言,无奈的坐下来,不再多言。陆逊字字句句都针对自己,司马无忌猜想这是孙权再摆‘擂台’。既然陆逊得势不饶人,那他也不必理会,将矛头转向孙权,自傲的看着作壁上观的孙权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就来,我还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孙权被司马无忌挑衅的眼神气得不行,这事是他默许以及商议的,这次宴席不是渐渐地吃顿饭,或是给司马无忌等人接风之用,而是让司马无忌知晓他东吴不是好欺负的,尤其是他孙权也不是好惹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