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章 针尖对麦芒(加更)
    孙权敢公然戏弄刘备,司马无忌猜测他必有后招,不然也不会在这个特殊时期如此做。司马无忌猜测孙权是在挑拨离间,想让他留在东吴,断去他在刘备后路。可是,司马无忌想了想有否定这样猜测,以他的本事不足以引起孙权兴趣,更不可能为了他公然戏弄刘备,实在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猜孙权为何如此做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?大哥,你在说笑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大哥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徐庶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五弟,以你‘水镜先生’高徒身份,可知道天下隐士有多少人会给你薄面吗?再说你孤身前往曹军草船借箭,又放走曹操,破坏周公瑾的计谋,更是在长坂坡一战相助子龙杀出重围,阻止曹操追兵,救下吾主,此等文才武功兼备,更有‘潜龙’之名,‘潜龙出渊’乃遨游天际的神龙,非常人所能比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名扬天下,此事我倒是知晓,怎么说天下隐士会给我薄面?”司马无忌见徐庶认真地称赞自己,他也明白自己做的这些事不见得他人能做到,不仅智谋无双,更是武艺超群,可是这句话他还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‘水镜先生’不仅学贯古今,精通奇门术数,天文地理无所不精。”徐庶赞扬道,“德操早年四处游历,走遍大半个汉朝天下,后天下局势混乱,德操才避世隐居,不再出世游学。凡是天下隐士之人,皆得其指点或是教导,现在你明白了吧,为何孙权如此做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瞠目结舌,司马徽相交满天下,正式传入只有他司马无忌一人,大部分都是非弟子。当初他跟随司马徽前去拜师习武,司马无忌都没有听说过祝公道名讳,那一次司马无忌就有些惊讶自己师傅的人脉关系。

    “生子当如孙仲谋,此话有些道理!”徐庶说道,“孙权此计乃上策,就算猜到是他搞鬼,也拿他没办法。另外,孙权算到主公不会因此事而破坏联盟,必会答应,如此一来就会将你推到前面,成为主公泄愤的对象,斩断你在主公处的信任,心存芥蒂,难以立足,必可以招揽于你,让你留在东吴为他效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,此次迎娶怕是有些困难。”司马无忌皱着眉头,沉思不语,他在猜测孙权会用什么办法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徐庶笑道:“以孙权疼爱妹妹的心思,要是弟妹知晓,到时候五弟也不会有什么阻碍。再说太过为难你,反倒是显得他孙权小气肚肠,不过你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点点头,他们一行人再次整理行装急忙忙的赶往吴郡。

    两日后,司马无忌一行人抵达吴郡,孙权作为江东之主亲自前来迎接。众人被孙权安排在驿馆暂歇息,尚未成婚司马无忌无法与孙尚香见面。现在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吴郡,这下司马无忌算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孙将军,吾主未能亲自前来,实乃荆州六郡刚刚收复,尚未稳固,还需主公主持大局,吾主命元直前来,还望将军谅解。”孙权心知刘备不会前来,不过徐庶来了倒是有些意外,微微一笑并未放在心上,徐庶接着说道:“吾主虽未能前来,却命人送上贺礼,以及此次无忌与孙小姐成亲的聘礼,元直一并带来,孙将军还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徐庶将聘礼的礼单呈交给孙权,上面写有:聘金十万、喜饼两担、三牲、椰子、茶叶、芝麻、四色糖、四京果、斗二米、香炮镯金等物,全都是取双数,寓意‘好事成双’。

    孙权接下礼单,算是接受司马无忌的聘礼,又看向司马无忌道:“无忌,仲谋有一事想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请说!”

    “不知你以为东吴如何?”

    孙权笑眯眯地看这司马无忌,静静的等待他的回答,他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,司马无忌如何听不出来,不过没有表现出来,真挚的回道:“东吴占据江东六郡,更在将军的带领下不断地扩大版图,现已经占据整个江东地带,又有交州太守士燮归顺将军,交州四郡尽归将军,占据岭南疆土过半,使得江东版图更胜从前。”

    “孙将军帐下有鲁子敬、吕蒙、黄盖、程普等人辅助,日后东吴必能与曹操对峙且立于不败之地,此乃将军领导有功。若无将军励精图治,东吴又如何如此强盛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为荆州如何?”孙权见司马无忌称赞自己,更看好东吴,没有丝毫的芥蒂,这让他喜不自胜,又再次询问司马无忌的想法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躬身回道:“吾主刘皇叔占据荆州六郡,南郡乃从将军手中暂借,要不是将军顾全大局,怕是吾主也不过是占据荆州五郡。现在荆州七郡吾主占据其六,帐下猛将如云,出谋划策之人自然不必说,荆州在主公领导下,自然会更加强大,虽不能与东吴相比,安身立命倒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孙权闻言皱着眉头,与鲁肃对视一眼,均想道:“司马无忌还是心念旧主,不愿投奔东吴。”

    孙权问的两个问题是他与鲁肃商议决定的,也是试探司马无忌的心意。如果他回答刘备的不是,那自然可以拉拢,反之则人在东吴心在荆州,难以让他投奔,这让孙权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孙权不顾母亲命令,毅然决然的替换婚书,让妹妹得偿所愿嫁给司马无忌。本以为司马无忌为了妹妹能留在东吴效力,现在才知道他对刘备如此忠心,这事倒是出乎鲁肃、孙权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鲁肃曾亲自拜会刘备数次,尤其是这次事件以后,他断定刘备已经对司马无忌心存芥蒂,以司马无忌的性子不应该继续委屈自己留在刘备处效命,荆州已经没有立足之地,不明白司马无忌为何如此坚持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猜到孙权必会试探自己,没想到来得如此快,他不是不愿意效命东吴,而是真的不能如此做。其一是师傅遗命,司马无忌不能违背,他一身本事都得自于司马徽的栽培,不能忘恩负义,哪怕是孙尚香也不能让他如此做;其二便是他真实身份,刘备乃是他生身之父,灵魂虽不是,却也渐渐地融合刘晔的意识,怨恨消除后,司马无忌便没有以往的怨恨,自然也将刘备视为自己的父亲,不过他不能表明身份,也不可能因为孙尚香去辅助东吴攻打自己的父亲,那可真的是数典忘宗,心中这关过不去,这些都不能如实说出,唯有自己知晓。

    徐庶也相信司马无忌不会答应孙权的要求,他更相信司马无忌逼得无可奈何弃官不做隐入山林,也不会背叛刘备。虽然这事是孙权挑拨,却没有证据,刘备对司马无忌已经心存芥蒂,不过他也相信刘备志在天下,不可能因为孙尚香之事耿耿于怀,对司马无忌的才能视而不见,置之不理,如此对他而言大大的不利,不仅他会帮忙劝说,就连诸葛亮都会帮忙,可他也没想到事情真的与他们猜得那样,孙权当真想要留住司马无忌在东吴。

    徐庶、司马无忌二人面面相觑,暗暗点点头,不动声色地看着孙权,可司马无忌心里却有些担心孙权会不会因为自己不愿意投奔东吴,阻止他与孙尚香在一起。如果不是为了孙尚香,司马无忌根本就懒得废话,强抢回去便是,不过司马无忌没有如此做,是考虑孙尚香的名声,唯有明媒正娶才能让她心安理得嫁给自己。

    原本和谐的气氛,因司马无忌的回答有些变了,孙权脸色骤冷,犀利的目光看着司马无忌,司马无忌怡然不惧与他对视。司马无忌敢与魏延前来东吴与孙权借南郡,那个时候就不畏惧,更何况现在他是名正言顺前来,更加不畏惧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寒意,孙权没有开口,众人也都不好开口。孙权是孙尚香的二哥,要是司马无忌真的与孙尚香成婚,那司马无忌就得改口称呼‘二哥’,二人亦是郎舅关系,而孙权已经接下司马无忌的聘礼礼单,也就是说这事从原本的两军之事变成孙权的家事,众人自然不好说什么,就这么看着司马无忌与孙权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司马无忌这小子也真是胆大包天,明明迎娶主公之妹,居然敢与主公对着干,毫不退让,难道他不知道主公要是不答应这门婚事,那不是什么都没了吗?真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如此有恃无恐!”鲁肃皱眉眉头,无奈的摇摇头,暗暗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五弟这也做得太过了!”徐庶为司马无忌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,在迎娶之前敢如此对待自己的小舅子,只怕古今唯有司马无忌一人矣,偏偏孙权还对司马无忌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吃定我了!”孙权怒气冲冲的瞪着司马无忌,就算是现在这个司马无忌都不愿退让一步,有恃无恐的模样实在是让他生气,而且拉拢司马无忌已经作罢,这让孙权想好了下一步的计划,“让你狂傲,我定要让你付出代价来,想去我妹妹哪有那么简单。”..

    司马无忌敢与孙权争锋相对,有恃无恐全因他知晓孙权对孙尚香的疼爱之心,他就是这么瞪着孙权,就是料到孙权拿他没辙,才敢如此。如果真的不行,大不了强行带走孙尚香,那些名分之事全都抛诸脑后,忘得一干二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