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章 关心则乱
    “娘,之前听您说与‘水镜先生’见过面,怎么今日又欠他一份人情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陈年往事了,与你说一下也无妨!”吴老夫人笑了笑,解释道:“当初,你父亲不招我父母以及家人喜欢。虽然娘坚定不移的要下嫁于你爹,就像尚香一样,违背不了父母之命。”

    “正在为难之时,‘水镜先生’途径吴县看见你爹愁眉苦脸,先生再三询问之下,你爹才将事情如实告知。正因为德操先生前来拜会我父亲,经过先生之口,说你爹日后必成一方霸主,也说我要是嫁给你爹,不仅不会受苦,还会光宗耀祖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外公就答应了?”孙权疑惑不解地问道,“即便德操先生声名远扬,外公那个时候还是丹阳太守,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话,就让娘嫁给爹?莫不是其中有隐情?”

    吴老夫人点点头,道:“‘水镜先生’之名在那时还不太响亮,德操先生四处云游求学,恰好经过此地便与我爹相遇,后来他们两人居然成为忘年交,我爹赏识他的才学,便借给他一百两盘缠。本来我爹没想过让他归还,就当是赠友之物,可是德操先生不愿贪图这个便宜,那次便是将银子还给我爹。”

    “德操先生看人很准,只要是被他看上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是有才能之人。我爹正是看中德操先生给予你爹很高的评价,才会答应我下嫁你爹。果然先生之言说中了,你爹率领大军南征北战很快便打下基业,我爹那个时候才真正见识到德操先生的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,没有德操先生相助,我与你爹也不可能在一起。当你爹得知事情原委,数次前去拜访,那个时候我怀有你大哥,为了感激当日之情,便与你爹一同前去。只不过德操先生不愿出山相助,你爹也没为难,临行前德操先生还特意叮嘱你爹一些事情,说是可保他度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孙权再次问道:“那爹有没有说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,你爹也没放在心上,就没怎么提过!”吴老夫人回想当年的事情,脸上皆是甜蜜,想起孙坚战死沙场,也不禁眼含热泪,她接着说道:“娘为何知晓无忌是‘水镜先生’高徒,对他刮目相看也是这个原因,德操先生亲传弟子,不容小觑。如果不是他的身份,娘也十分乐意尚香下嫁于他,算是回报当年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也是因为尚香这丫头对司马无忌这小子死心塌地,就像是当年的我一样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这次前来迎亲之人必有司马无忌,要是可以就将他留在东吴为我东吴效命;如果真的强求不来,那就算了,不必勉强,闹得不愉快也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仲谋知晓!”孙权恭敬地点头答应,心里暗暗地想道:“这小子想娶我孙权的妹妹,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。如果他识时务,那一切好说,要是不识时务,那就得好好地治治他才行,免得被他人知晓笑我东吴无人。”

    知子莫若母,吴老夫人见孙权得意洋洋的笑容,便知道他早有算计。对于儿女的事情,吴老夫人经此一事也不想多管,一切顺其自然。并且,吴老夫人身体每况愈下,不复当年,只怕时日无多,只想着好好地享受最后的时光便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司马无忌等人正马不停蹄的赶往东吴。

    徐庶、赵风、魏延三人看着迫不及待地司马无忌,调笑道:“五弟,弟妹不会跑掉,东吴也不会悔婚,你又干嘛如此心急啊!莫不是你想早点入洞房,后继有人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夜长梦多,有备无患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怕了,他是真的害怕再发生什么变故,一路上他不断地催促迎亲队伍抓紧赶路,现在他们已经下船,直接走陆路前去,可是迎亲队伍还有很多聘礼要携带,根本就走不快,司马无忌显得有些着急,仍然不断地催促,他想早点看见孙尚香,这样才能真的安心。

    “五弟,你不必如此着急,要是东吴真的悔婚,怕是世人都说他孙权言而无信,出尔反尔之辈。”徐庶微微一笑道,“弟妹就在吴郡等候着你前去迎娶,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无忌担心的不是东吴,或是孙权会悔婚之类的,而是担心尚香会有什么事!”司马无忌沉声道,“尚香她的性子与寻常女子不同,爱憎分明,怕是会走上绝路。”

    “五弟,你真是关心则乱啊!”徐庶笑道,“你自己想想此事原委便知道,这事**不离十是孙权自己做的。可见他十分疼爱这个妹妹,不想让她受委屈,又或是与你担心的一样,怕妹妹走上绝路,以大哥之见,孙权必会如实告知,好让孙尚香安心,这个时候弟妹与你一样的心情,都想早点见到对方。”..

    司马无忌不好意思的讪然一笑,他的确是担心过度,越是离吴郡越近,他的心就越乱,失去往日的冷静。徐庶、魏延、赵风三人陪同司马无忌一同前往东吴迎娶孙尚香回江陵,在路上徐庶将婚书之事分析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鲁肃前来提及联姻之事,的确是与刘备联姻,后来发生的事情应该出乎鲁肃意料之外。由此可见,鲁肃自己都不清楚,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孙权护妹心切,无奈之下才如此做。

    并且,徐庶也郑重的提醒司马无忌,他与孙尚香成亲的事情怕是会引起主公刘备的猜忌,心存芥蒂。此去东吴刘备也来送行,却没有像往日那样热情,哪怕是满面笑容,徐庶感觉刘备的笑容有些勉强,目光之中隐隐有些不悦,虽然掩饰的很好,还是被徐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即便是赵风、魏延二人都不清楚,只有他们二人心知肚明,司马无忌也看出刘备对自己已经有了芥蒂,可他对此不屑一顾,也不曾在乎。现在最重要的是抱得美人归,其它事情桥到船头自然直,他有的是方法消除这种芥蒂。

    若是刘备真的容他不得,大不了一走了之,带着孙尚香归隐田园,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,反倒是自在逍遥。司马无忌对此真的不在乎,他关心的是前往东吴孙权必会让自己轻易迎娶孙尚香,必会有些困难,还有孙权的用心这也值得司马无忌推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