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章 据理力争,孙母放权
    “梅儿,我的脸色是不是很难看?”

    “兰儿,我的精神是不是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样子还能见人吗?”

    孙权看着孙尚香开心的跟个孩子一样,梅兰竹菊四人都被孙尚香搞晕了,不明白孙尚香怎么转眼间就像是变了个似的。前段时间一直提不起精神,现在倒好活力十足,笑容满面,她们全都看着孙权,孙权笑了笑没有解释原因,叮嘱道:“过些日子就会有人前来正式迎娶三妹,你们几人定要好好照顾好三妹,要是出嫁之日还是如此模样,唯你们是问。”

    梅兰竹菊瞠目结舌的点头答应下来,直到孙权离开许久,她们还没有回过神来。四人还是呆如木鸡的样子,就这么看着孙尚香上蹿下跳,就连端来的饭菜都被孙尚香吃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小姐这是怎么了?”四人均想道,她们满头雾水根本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孙尚香也没解释,这个事情她清楚要是说出,对于孙权来说不见得是好事,暂时不说为好。现在她主要的任务便是将自己变得跟之前一样,孙尚香想用最好的一面与司马无忌见面。

    孙权从孙尚香闺房离开后,便前往吴老夫人房中。现在吴老夫人身体已经无恙,人也醒来可以下床走动,当孙权前来拜见时,吴老夫人淡淡的说道:“尚香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孙权没有隐瞒,他明白母亲问的是什么事情,母亲不是鲁肃等人,可以糊弄一下,这个时候他也没准备隐瞒,前来拜见母亲就是将事情全部说清楚,让母亲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张昭前来时遇到鲁子敬,怕是我等都隐瞒在鼓里!”吴老夫人冷着脸,道:“仲谋,你真的长本事了,居然敢违抗我的命令。尚香与刘玄德之事,乃是娘亲自点头同意的,你如此做将我这个娘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“娘,妹妹真的不愿意,您又何必强求她一定要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!”孙权苦口婆心的说道,“尚香是仲谋唯一的妹妹,亦是娘唯一的女儿,大哥已经不在了,仲谋不想失去这个妹妹。娘,您时常教导孩儿大局为重,为了东吴要是连亲情都丢弃,那又如何成就大业?”

    “若是大哥尚在人世,他也不会答应这门婚事。如果尚香自己愿意嫁,那我这个二哥决不会反对。可是尚香明明有心上人,那人身份出身低微,可他对三妹有情有义,三妹嫁给他必能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东吴天下要是以妹妹一生幸福去换取,孩儿宁可不要这样的天下,以牺牲自己妹妹的幸福去换取东吴的未来,本就不合理。东吴需要的不是女子出面,此重任兄长交托于我,那便是我的责任,不是三妹的责任,她不必趟这趟浑水。”

    吴老夫人低头沉思不语,提及孙策她的心很痛,三个儿女都是她亲生子女,手心手背都是肉。孙策之死对她打击很大,孙权提及孙策,不是为了揭伤疤,而是告诉自己的母亲天下不是靠一个女人嫁过去就能稳固,这个道理吴老夫人明白。

    “刘玄德乃当世枭雄也,他被你如此戏弄,必不会罢休。你如此做可曾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?如果两军联盟破裂因你今日所为,你是否会后悔?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!”孙权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两军联盟不仅仅是东吴的事情,也是他刘备关心地事情。如果刘备因此事发兵攻打,那我江东有何惧哉?以现在江东的实力,还惧怕刘备吗?”

    “刘备此人有些自傲,又仁德之名,他不会与放弃与东吴结盟,转而与曹操结盟。只要不是与曹操结盟,就算刘备与刘璋交好,刘璋占据巴蜀之地,与我江东相差数百里,也不会派兵前来攻打,所以孩儿不担心刘备会破坏两军联盟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兄长死后,孩儿执掌江东,接替父兄之位,初时孩儿没有任何权力,就连传令都不如朝中一些老臣有用,没有人将孩儿当成江东之主,这一切都是母亲您参与帮忙,要不母亲您出面镇住场面,孩儿一人之力难以震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孩儿身边有鲁肃、吕蒙、黄盖等人,那些老臣是时候退下来,将位置腾出来。今日孩儿之言,便是江东之主之言,绝不后悔今日所作所为。如果真的后悔,那便是当初未能与母亲您据理力争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您为了东吴未来操碎了心,宁可舍弃最疼爱的女儿远嫁年近半百的刘玄德。纵然妹妹真的嫁过去,刘玄德还能有几年可活?现在天下大乱,战火连天,汉室天下岌岌可危,随时都有可能改朝换代,要是刘玄德有什么三长两短,那妹妹的一生就毁了,仲谋实在是不忍妹妹就这样终其一生。”

    孙权说得每字每句都重重的抨击吴老夫人心房,吴老夫人才想起孙权年近三十,三十乃而立之年。从当初接掌东吴之时,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有十年时间。在孙权执掌江东前三年,基本上没什么权利,成年以后才有权力,不过有很多事情还是需要吴老夫人以及张昭等老臣商议决定。

    吴老夫人深深的叹息一声:“仲谋,你快步入而立之年,娘确实做的不够好,未曾考虑你的想法。自今日起,你便是江东之主,有任何事情不必与娘商议,全都由你自行决断。另外,娘也会闭门谢客,任何官员都不在接见。”

    “娘,仲谋不是那个意思!”孙权见母亲放权让自己执掌江东,他没有任何高兴,反而有些担心母亲被自己刚才的话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“娘,心意已决,此事就这么决定!”吴老夫人不容置疑的语气,孙权只能点头答允,她又接着说道:“娘身子大不如前,这次因尚香的事情险些去了,有些事情娘也想通了,你妹妹的事情娘确实有愧于她,要是真的去见你父亲,娘还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娘,您……”

    吴老夫人笑道:“尚香与无忌的事情,娘同意了,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!其实,娘心里还是非常认同无忌的,要不是为了东吴未来,说实话娘也不愿意让你妹妹嫁给刘备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事你处理得很好,考虑周全,这才是江东之主应有的风范。娘真的很开心,江东托付于你,娘也放心。既然尚香与无忌成亲,也算是娘还给‘水镜先生’一份人情吧!”

    吴老夫人在孙权据理力争之下,终于妥协答应孙尚香与司马无忌成婚。并且,吴老夫人也愿意放权让他彻底掌控江东,这样一来就没有人约束自己,也不必看朝中那些老臣的脸色,算是意外之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