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章 揣着明白装糊涂(再更)
    “子敬何事如此慌张?”

    “主公,为何婚书所写不是刘皇叔,而是司马无忌?”

    鲁肃、黄盖急匆匆的回到吴郡,没时间耽误片刻,直接了当地赶赴孙权府上,面见孙权,势要弄清楚联姻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,无缘无故自己居然成为恶人,而且影响两军联盟的关系。

    鲁肃急匆匆的赶来,孙权府上的侍卫已经禀报,孙权心知肚明,却揣着明白装糊涂,装作什么都不知情,反而看到神色慌张,焦急不已的鲁肃,风轻云淡地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鲁肃皱着眉头,开门见山地说出心中疑惑,他实在很费解,为何在吴郡已经商议好,到了江陵却突然发现与自己商议的不一样。此事不仅孙权赞同,就连吴老夫人,甚至是孙尚香本人都没有反对,所以鲁肃才自告奋勇的前去,要是他人还真的说不准刘备会严惩不贷,被人这样戏弄,换作是他的话也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子敬你此话是什么意思?”孙权听闻大惊,道:“仲谋与子敬等人商议是与刘皇叔联姻,怎么婚书上不是刘玄德,这怎么可能呢?难道是有人擅自改了名字?”..

    鲁肃见孙权揣着明白装糊涂,有苦难言,这事要不是孙权做的,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会这样做,擅自更改孙权的命令。但是,孙权看上去是真的不知情,显得十分愤怒,寻思道:“难道真的不是主公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主公可有婚书档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有!”孙权立即派人去书房将婚书副本拿来,鲁肃仔细观察,只见上面清楚地写着新郎是刘玄德,不是司马无忌,怎么他手中的那份婚书为何是司马无忌,这把他都搞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子敬,你看这上面明明写的是刘玄德,没有任何差错,会不会是半路有人更换了命令?”

    孙权提出自己的疑惑,鲁肃沉思许久,一路上他根本就没有拆开看过,也没有人看过,婚书片刻不离身,怎么会被人掉包,鲁肃连连摇头,道:“如果是有人换掉,子敬不可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将那份婚书取回来?”孙权赶紧追问道。

    鲁肃苦笑一声:“子敬前去就是为了联姻,要是将婚书拿回来,说是子敬弄错了,那东吴颜面何在,主公脸面何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那份婚书已经交给刘备了?”孙权大惊道,“如果刘玄德看到那份婚书上面写的不是他,必会心有怨愤,只怕会影响两军联盟关系。如果真的是这样,子敬该如何是好啊!”

    鲁肃躬身道:“主公,子敬以为此事尚未成功,不如主公写信告知于刘玄德,说婚书拿错了,将那份婚书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此计不妥!”孙权连忙摇摇头,否定鲁肃的提议,道:“现在婚书怕是已经在司马无忌手中,更是子敬亲自送去,要是那样做的话,不仅东吴颜面无存,更显得我是出尔反尔之人,婚书清清楚楚的写明成婚日期与地点,以司马无忌的性子,怕是迎亲队伍正在前往东吴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现在又送信于刘玄德,解释清楚这是误会,又或是婚书被人调换,那该怎么解释?以刘玄德绝不可能相信我等解释,兴许他更加认为东吴欺凌其帐下无人,更无视于他本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无法阻止,那只能顺水推舟!”鲁肃皱着眉头,叹息一声:“怕是此事子敬已经惹恼刘玄德,就连诸葛孔明也会认为是子敬从中作梗,戏弄刘玄德,这个坏人只能子敬来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两军联盟关系,我军已经占据交州一带,江东六郡等地,兵多将广,就算是没有刘玄德相助,独立抵御曹操也不会有任何事情。再说曹操就算攻打江东,也必须先行攻打荆州,所以两军联盟关系子敬倒是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东吴与刘玄德的关系怕是难以回到以前,亲密无间的作战有些难度。原本刘玄德看见三小姐的画像,联姻之事正有此意,子敬与玄德、孔明正准备商议何时迎娶之事,最后婚书拿出来发现不对劲,所有的话都憋在心里,不再多言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刘玄德可想而知气愤不已,要不是一直隐忍着,怕是子敬必会受到严惩。若不是子敬经常来往于主公与刘玄德之间,又有诸葛孔明从中周旋,此次回来就只有黄盖一人矣!”

    孙权叹道:“有劳子敬了!”

    “此乃子敬责任也,何曾辛苦之说!”鲁肃躬身回答,想起刘备不能来到吴郡,心里有些遗憾,“本想借此机会将刘玄德留在吴郡,让他难以回到江陵。只要荆州六郡没有刘玄德,那么就算刘备军中有赵云等猛将,也无济于事,实在是遗憾。”

    孙权又说道:“难道司马无忌前来迎娶三妹,刘玄德身为主公不会亲自前来吗?”

    鲁肃回道:“以诸葛孔明的才智,他必定料准子敬的打算,决不会答应让刘玄德涉险。现在联姻之人由刘玄德变为司马无忌,刘玄德就算是主公,也不必亲自前来,这样司马无忌也无法承受如此大的礼遇,最多三小姐前往江陵时,刘玄德再登门祝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荆州六郡皆在刘玄德手中,要是刘玄德不再,只有诸葛孔明一人处理政务,必会引起其他人不满,到时候就有机可乘取回江陵、江夏两地。只可惜这一切都化为泡影,荆州六郡百废待兴,有刘玄德坐镇江陵,与他不在不可同日而语,亦是两种结果,要是刘玄德势力发展起来,必成大患。”

    孙权自信满满的笑道:“子敬不必如此担心,以东吴势力来说,就算刘玄德势力发展起来,咱们也不必担心。因为刘玄德不敢轻易冒险行之,要知道北方还有曹操虎视眈眈,只要刘备出兵攻打江东一带,我军自会前去救援,而曹操决不会错过这个机会,只怕那个时候刘备是腹背受敌,自身难保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所言极是!”鲁肃也是笑着点点头,又问道:“主公,司马无忌迎娶三小姐的事情已成定局,真的就这么简单地让他迎娶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能让他如此简单地迎娶我妹妹!”孙权斩钉截铁地回道,“子敬放心,此事我早已算计好,决不会让他如此得偿所愿,要想娶我妹妹,还得看我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子敬放心了!”

    鲁肃见孙权如此笃定,他的心也放下了,东吴已经得罪了刘备,要是被司马无忌轻而易举地娶了孙尚香,那他东吴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,鲁肃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