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章 痛彻心扉(四更)
    “主公,无忌昨日饮酒过多,身体有些不适,想先行告退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吞下这颗苦涩的果实,悲痛万分,要不是昨日喝多了,只怕他现在表情已经出卖他内心真实想法,他的心是苦涩的,是痛苦的,也是无奈的,事已至此,没有回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曾经被自己的父亲遗弃,亲眼目睹母亲某氏自尽而亡,刘昉的怨恨他接受了。直到不久前,这些事情已经化解,他的心中已经没有怨恨,只有对孙尚香的思念与爱护,让他神清气爽,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偏偏人生最是得意之时居然出现这么一个意外,这个意外让司马无忌脆弱的心灵满是创伤,他已经无法表达现在是什么想法,脑海中唯一想说的话:“为何上天待我如此不公!”

    曾几何时他也曾想过带着孙尚香远走他乡,天涯海角随他可去。可是他的身体是刘昉,灵魂虽是自己的,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早已接纳自己的身份。当看见刘备脸上的皱纹渐渐地浮现,司马无忌心里明白无论如何他是恨不起来,因为刘备是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现在孙尚香答应了,那也就是说曾经的一切都过去了,无法回头。如果早知是这样的结果,他真的应该选择带孙尚香远走高飞,找个无人知晓的地方,远走他乡,不理是是非非,可是现在还有机会吗?

    刘备因庞统容貌偏于女性化,险些错过,不过及时挽回,可是他与孙尚香的事情就像是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绳子一样,彼此不分离,却又被深深地分开,化为两条从此两不相干的平行线,再无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每每回忆与孙尚香初次相遇,又想起吴郡之行时,孙尚香眼里的不舍与悸动,还有期盼,所有的感情都在这一刻犹如决堤的河水一样,倾泻而下,他对孙尚香的思念犹如江水一样,泛滥成灾,一发不可收拾,却又不知前往是何处,难以找到曾经的港湾。

    刘备见司马无忌脸色苍白,眉头紧锁,心想他的确是还没有彻底酒醒,准许司马无忌的请求,道:“身体不适,那便下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缓缓的站起身来,这一刻他只觉天旋地转,身体趔趄一下,险些摔倒,要不是徐庶坐在旁边,正好扶住怕是真的四脚朝天,徐庶担心地问道:“三弟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的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让徐庶吓了一跳,怔怔不语的看着他,本想询问到底发生什么,不过话到嘴边又停顿了,时机不对,只能默默地担心。因为徐庶从司马无忌的脸上可以看出他心情很低落,就连精明的眼神也在这一刻失去神彩,眼里隐隐有些泪光。

    庞统也觉得司马无忌与平日里有些不对劲,他也撇过头看了过来,正好瞧见司马无忌眼中的泪水,一直强忍这没有留出来,这一刻他也傻了,又与徐庶对视一眼,均想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备、诸葛亮等人均没有发现司马无忌的异常,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鲁肃身上,自然没有注意到司马无忌的情况。但是,庞统与徐庶却发现了。并且,司马无忌站起身躬身告辞离去后,他们二人同时站起来,躬身道:“主公,无忌身体不适,我担心他一人不行,与士元一起去看看!”

    刘备想想也觉得说得对,司马无忌昨日喝得太多,就连他们商议的时候都睡着了,想起此事他也没反对,直接答应庞统与徐庶二人的请求,他们急匆匆的出了门,询问门卫司马无忌去往何处。

    他们得知司马无忌并没有回府,而是独自一人骑马去了江边之上,这下可把他们两个人吓坏了。从刚才的表情,他们可以断定司马无忌与孙尚香有关系,而且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因为司马无忌听到东吴主动前来商议联姻的事情时,他就有些不对劲,又知晓联姻的对象是孙权妹妹,这才有这样的反应。他们二人都是明白人,要不是司马无忌与孙权妹妹有关系,又怎么会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等我回来娶你吗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骑着‘霹雳’一口气直奔江边,眼角的泪水被吹拂而来的风轻轻地擦拭,却难以消除脸上的泪痕。司马无忌眺望前往,看着长江对岸的另一头,想要亲口询问孙尚香,她为何要答应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“你愿娶,我便敢嫁!”

    曾经孙尚香的话在司马无忌脑海中不断想起,他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淌下来,肝肠寸断。什么伤是最难受的,那便是情伤。经历感情的伤痛,方能真正成长起来,要是未能忘记这种伤痛,那便会一蹶不振,唯有痛彻心扉,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人才明白这种痛真的很难受,时间可以消除一切,却难以消除真心付出爱的感情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与孙尚香的身份地位相差悬殊,也不至于无法得偿所愿。司马无忌在那一刻有一种冲动,他真的好想说出自己身份,却又死死地按耐住。如果真的说了,又有谁相信自己是已经死去的人呢?

    即便是他想要说明身份,也没有证据证明,一切都已经成定局。司马无忌的心空洞洞的,目光呆滞,他的脑海中想起与孙尚香初遇在大街,真正接触的地方是在江边,二人比试剑术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拔起腰间的佩剑,将祝公道传授于他的剑术悉数施展出来,湛卢剑像是知道司马无忌内心的痛苦,只要司马无忌施展出来的招式,每一次都有一丝哀鸣声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不知道自己舞了多久,他也感觉不到任何酸痛,内心深处的痛已经占据整个心房,脑海被孙尚香占据,只知道不停地挥舞着剑术,从原本有剑招到后来根本就是乱七八糟的舞剑。

    徐庶、庞统二人面面相觑,沉默不语,他们静静地看着司马无忌尽情地挥舞着长剑,足足半个时辰,只见司马无忌将手中的宝剑猛地插在地上,仰天悲呼,发泄心中的不忿与不舍,还有无可奈何:“自古多情空余恨,此恨绵绵无绝期;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的心痛了,痛彻心扉,难以忘怀,这种痛不是没有得到,而是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的痛。若是孙尚香真的嫁给刘备,那他又如何自处?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的人嫁给他人,而新郎不是自己,这份痛只有他能懂,无人能懂他的无奈与悲伤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