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章 大喜大悲(三更)
    司马无忌醉得比较厉害,意识模糊不清了,原本还能坚持一下。但是,庞统、诸葛亮、徐庶等人与刘备商议事情时间太久,司马无忌眼睛不由自主的合上,当他们结束时,他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徐庶无奈的摇摇头,诸葛亮、庞统两人亦是如此,唯有刘备醉眼朦胧的看着司马无忌,那一刻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觉得司马无忌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睡得很安稳,那脸上的红润犹如婴儿一样的酡红,仿佛儿时的刘昉一般无二,慈祥的目光静静地看着司马无忌。

    诸葛亮也是意识有些模糊,庞统更不用了,他喝得最多,现在也差不多了。至于徐庶是唯一喝得比较少的,他扶着司马无忌离开刘备所在的府苑,将他带到房中。

    赵云、赵风二人就在外面候着,他们二人担心司马无忌、徐庶等人有事,一直没有离开。此次庆功宴上,赵风也被安排在中间,与众人一同痛饮,他上次喝酒误事,这次学乖了,不再多饮,喝了差不多就好。

    “飞狐,你大哥他们是不是醉得不省人事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!”赵飞虎有些不确定了,他们已经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居然还没出来,赵云想进去看看,不过他已经出来了,要是再进去就失了礼数,便一直等待着。

    徐庶搀扶着司马无忌,走路有些晃,庞统见状也上前去搀扶,两人一起扶着司马无忌。原本徐庶一人搀扶司马无忌,走路虽然有些不稳,却比现在要好很多,庞统喝得很多,早已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,走路都是飘飘然,这下可苦了徐庶,他一人要承担起两人的力量,要不是徐庶幼年学过武,怕是真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赵云、赵风二人正在等候,正好看见徐庶扛着两个人姗姗来迟,他们二人急忙上前,赵风将司马无忌搭在自己的身上,赵云则扶着庞统,徐庶如释重负,大口喘气,额头满是汗水,终于舒坦许多。

    “他送到哪里?”赵云郁闷了,他思前想后发现庞统居然没有住处,不仅如此就连徐庶、司马无忌,还有自己等人都没有,实在是不知道该送到哪里,这可苦了赵云等人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主公知晓诸位没有住处,便嘱咐人前来引路!”就在他们纠结该去哪里的时候,从府中走出一位下人,他急匆匆的赶来告知有住处,就像是及时雨一样,众人跟随着他一路走到一处府邸。

    由于司马无忌醉得不省人事,无法骑马,而且他们都知道司马无忌的马认主,除了他一人外,无人可骑,最后也就放弃让司马无忌自己骑马。并且,那人也赶来马车,让司马无忌、庞统、徐庶三人上车,他在前面赶着,赵云、赵风骑马跟随着,也奇怪,司马无忌的马匹不让他们牵着,却自己跟随马车走,十分有灵性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府邸时,发现此院子十分大,客房也比较多,众人也就不分你我,各自住了一间。赵云、赵风分别将庞统、司马无忌二人全部放在床上,这才转身离开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次日,司马无忌、庞统等人全都是日上三竿才起来,就连赵云、赵风也是首次这么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头还是晕乎乎的,显得没精打采,庞统像是早已习惯,醒来之后精神抖擞,徐庶亦是清醒无比,只有司马无忌一人还是有些头昏脑涨,他没有彻底醒酒。

    徐庶、庞统等人起来,正好看见刘备身边的侍卫前来,他们简单地洗漱一下,那人便急忙道:“军师,主公有命传来,请军师快快前往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如此着急?”庞统显得有些诧异,昨晚与众人一醉方休,自己等人也将意见表达出来,这让庞统有些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那人回道:“回禀军师,不是有什么事发生,只是东吴派来使者是与主公联姻,主公听到以后心里大惊,他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劲,便急忙传令于军师,诸葛先生已经过去了,就等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吴联姻?”司马无忌呆住了,他脑海中想起这事应该与孙尚香有关,心急如焚地拔腿就跑,然后纵身上马,直奔刘备府中而去。此时此刻,司马无忌的心有些乱了,他没想到事情变化如此快。

    徐庶、庞统等人面面相觑,他们也急忙骑马紧随司马无忌而去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司马无忌急匆匆赶来,眉头紧锁的扫视一圈,果然看见东吴使者前来,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熟悉的鲁肃,他与黄盖一起前来,司马无忌暗自寻思道:“这下可真的糟了,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刘备微笑的头,然后示意司马无忌坐下,司马无忌应声落座。接着,庞统、徐庶也前来了,而赵云、赵风却没有进府,他们倒是直接前往军中,这事与他们无关,他们是将领,也插不上什么话,干脆就不凑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“子敬,你之前的联姻,不知联姻对象是何人?”刘备没有话,诸葛亮羽扇纶巾微笑的看着鲁肃。

    鲁肃回道:“自然是吾主之妹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她,这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目光呆滞,亲耳听到是主人公是孙尚香时,司马无忌的心碎了,诸葛亮与鲁肃什么话都听不进去,浑然不觉,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孙尚香的面孔,那一刻他的心很痛。

    原本他没有打算与孙尚香有什么牵扯,却阴差阳错发生如此多的事情,感情的事情不是他能决定的,明明告诫自己不能动心,因为他清楚孙尚香要嫁之人不是自己,是自己的父亲刘备。

    身为人子,他居然抢了自己孙尚香,当知道孙尚香的身份时,司马无忌也犹豫了,也想退步。奈何,有些事情偏偏就这么巧,他又在孙府之中再次与孙尚香相遇,从孙尚香对自己的态度,以及为了自己宁愿与孙权翻脸,这些滴滴汇聚在他的心中,司马无忌不动心那他就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司马无忌决定在一切事情处理好以后,他便请求刘备答应自己为他前往东吴媒。天意弄人,司马无忌还没有任何准备时,东吴已经派来使者要与刘备联姻,那主角不是自己,这份痛苦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心有不甘,这份感情还只是刚刚开始便已经走到尽头,他如何能甘心。只要孙尚香没有出嫁,那她就是自由的,管什么名分不名分。现在东吴派来使者,主动前来提及联姻之事,那么这事是得到孙尚香的同意,想到此处司马无忌的心再一次被刺激到,他真的难以面对,坐在此地真的很难受,他好想哭,为何上天要如此对待自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