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章 养精蓄锐(再更)
    “你跟我说实话,主公前来耒阳是不是你的主意?”

    庞统很怀疑刘备此次前来与司马无忌脱不了干系,赵云、徐庶二人先后前来,都与司马无忌有关,那自然刘备前来,也必定有关。既然他答应留下来辅佐刘备,自然不会反悔,也想问问司马无忌是不是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我的主意!”..

    司马无忌坚定不移的回答,让庞统有些放心了,他总不能连续在司马无忌手中栽倒,正当他稍微放心时,司马无忌后面的话差点没把他气晕过去,“无忌只不过是让文聘将军稍微提醒一下,主公自己想起来你是何人。说实话,这事真的与我没有半点干系,你要怪的话就去怪江夏太守文聘,不能怨我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庞统气得吹胡子瞪眼睛,本以为真的与司马无忌无关,现在想想根本就是司马无忌算好了一切,要不然时间如何正好,所以庞统实在是被他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已经过去了,士元就别放在心上了!”徐庶急忙打圆场,不过也是憋着笑意,赵云也是憋得辛苦,这个时候他们都不敢笑出声来,要是惹恼了庞统,谁知道他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孔明就在江陵,抵达后咱们一醉方休如何?”

    庞统回道:“士元与孔明也是多年未见了,正好今日难得在一起,正好喝个烂醉如泥。”

    于是,刘备等人策马奔腾前往江陵,与诸葛亮等人会面。

    现在孙权已经将南郡暂借,刘备将大军分为两部分,一是留守江夏的文聘大军,还有便是江陵。为了防止曹操大军前来,刘备将大部分兵马都聚集在江陵驻守,诸葛亮等人正在忙于调度事宜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孔明,你看这是何人?”刘备开怀大笑,得到庞统相助,实在是难掩心中欢喜之色,就连脸上也是笑容满面,他为诸葛亮引见庞统。

    “庞士元!”

    “诸葛孔明!”

    庞统从容地微笑着与诸葛打招呼,诸葛亮则十分惊讶。庞统的情况,诸葛亮比徐庶要清楚许多,他也知道庞统在东吴为官,怎么好端端的投奔刘备,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将孙权借南郡的消息传回去,以刘备的态度必会命令大军开拔前往,诸葛亮等人正在等待刘备前来,却不想大军都到了,还是不见刘备踪影,诸葛亮询问之下说是刘备与司马无忌急匆匆的前往耒阳县,转达刘备的意思,让诸葛亮咱管一切军政大事。

    直到看见庞统的那一刻,诸葛亮才知道刘备为何前往耒阳县。接着,刘备传令将领前往江陵太守府中欢聚,关羽、张飞、黄忠、魏延等人全都参加,也算是刘备首次庆功宴,就连士兵也得到嘉奖。

    “士元你我已有数年未见,今日不想同为主公效命!”诸葛亮主动敬庞统,感叹道:“‘卧龙’‘凤雏’两相结合,此乃天作之合也!我军有士元相助,必能助主公夺得大业。”

    庞统笑道:“主公身边多是大才,孔明、无忌、元直,就算少我一个庞士元,主公大业必成。”

    刘备接话道:“昔日‘水镜先生’曾说,‘卧龙’‘凤雏’得其一便能安定天下,先生曾称赞两位皆有经天纬地之才。现如今玄德得两位相助,大业必成无疑,在此玄德要多谢两位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!”诸葛亮、庞统二人急忙站起身来,躬身施礼,庞统已经效力刘备,自然不敢摆架子,也不敢居高自傲,对刘备十分恭敬,庞统又接着说道:“无忌比士元要高明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准备喝酒差点被庞统这话呛到,他知道庞统这是在揶揄自己,刘备听闻也急忙对他施礼,这可如何担当得起,司马无忌也学着庞统,将徐庶推了出来,这下可好他们四人都站着,互相称赞彼此,显得十分和睦。

    刘备看见他们四人相助自己,真的感觉大业距离不远。曾经刘备也梦想成为军阀,镇守一方,却苦于没有大才之人辅助自己。虽有猛将,却无军师,以致于从最初的被动挨打,到后来的变为主动,更是一步步的发展壮大,这一切首论功绩的当属徐庶,要不是徐庶率先效命自己,也不会建立起自己的势力;其次是诸葛亮,然后是司马无忌,最后才是庞统。

    对于徐庶、诸葛亮、庞统三人,刘备还算明白他们的心意,只有司马无忌让刘备有些看不懂。当初,司马无忌相助自己,更多的是遵从师命,又是迫在眉睫的时刻,逼不得已才如此,尤其是在游说庞统留下时,刘备又觉得司马无忌完全认同了自己,不像是遵从师命,这让他反而有些奇怪,也不知是什么事情改变了司马无忌的看法。

    刘备站起身来,主动敬酒,他们四人全都恭敬地一起饮下,接着其他将领也随之敬酒,司马无忌推辞自己酒量不行,不过众人才懒得理会,尤其是魏延、黄忠二人更是不停地劝酒,最后还是徐庶真的看出司马无忌脸色绯红,似有七分醉意才劝众人不要再与他喝了。

    曾经的司马无忌满怀心思,怨气难消,现在的司马无忌犹如新生一样,所有的误会全都消除,他的心情自然大好,自然多了两杯。虽说东汉时期的酒精度数不高,却也容易醉。

    “军师,翼德听闻军师喜好饮酒,今日翼德愿与军师一醉方休如何?”庞统被刘备任命为军师中郎将,当着众人的面宣布的,张飞见庞统腰间有一个酒葫芦,他也是喜好喝酒的人,两个人志同道合,直接拼酒。

    关羽看到他们如此畅快痛饮,也加入其中,赵云也随之加入,最后众人就像是真的往死里喝一样。但是,庞统就像是深不见底的酒缸,无论多少酒都能喝得下了,就跟没事人似的,反倒是关羽、张飞等人率先撑不住,只有赵云勉强支撑着,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庞统爱酒不是浪得虚名,是真正的海量。

    众人敞开肚皮开怀畅饮,当庆功宴散去后,司马无忌、庞统、诸葛亮等人全都没有离去,因为他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说。刘备也喝得有些多了,不过比之已经醉倒的张飞要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,士元先前所言的想必主公已经听到,元直就不再多言!”徐庶恭敬地说道,“所以元直建议,现在咱们不是继续发动战事的最佳时机,首先要做的是养精蓄锐。”

    “元直所言,正是孔明想说的!”诸葛亮点头附和道,“荆州六郡在我军手中,北有曹操大军,东有孙权大军,西有刘璋大军,而荆州却在这三股势力之中。孙权与我军是联盟关系,尚且不必担心;益州牧刘璋与主公交好,又有张松、法正等人周旋,也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孔明以为那是暂时的,非长久之计。现在我军已经牢牢占据荆州六郡,樊口已经给了东吴。若是日后孙权想要回南郡,主公不愿意给的话,势必这种联盟关系就会破裂,到时候就难以收场,而我军又在三股势力中间,孔明实在是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庞统点头道:“禀主公,孔明、元直所言甚是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已经醉的厉害,以他的酒量与今日相比相差甚远,不过他喝得太快了,心情自然好,主动与众人碰杯,又是一饮而尽,更显男子气概,偏偏这样的喝法让他也承受不了,最后醉倒了,如今能保持一丝清醒也算是不错了,现在的司马无忌根本就提不了建议,只能默默地听着。

    刘备道:“养精蓄锐,玄德知晓,可是又该如何做呢?还请军师指点!”

    “主公当务之急是加强孙刘联盟关系,此乃重中之重!”诸葛亮沉声道,“要不是无忌此次立下大功,成功说服孙权愿意借南郡,只怕联盟关系已经恶化。既然没有破灭,那么两军联盟的关系依然存在,最重要的是两军联盟其它势力不敢随意侵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曹操势力最盛,兵力最多,占地最广,就连曹操都败了,其他人更不敢有这个勇气。所以两军联盟从长远来说,对我军有益无害。其次,主公也可以上表朝廷,举荐孙权为徐州牧,主公自领荆州牧。”

    刘备皱着眉头,沉思道:“我自领荆州牧?此事怕有些不妥!”

    “主公放心,荆州牧刘表已经去世,刘琮更是没有这个能力,他已经归顺曹操,荆州牧早已不复存在。现在主公手中有荆州六郡,自然可以担任荆州牧一职,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徐庶恭敬地说道,“主公此举更是拉近两军联盟关系,主公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继续掌管荆州。毕竟,刘已经去世,只怕这个消息已经难以掩盖,所以主公只能毛遂自荐才行。”

    刘备思前想后,最终采纳众人建议,这事他们四人心照不宣都想到一起去了。因为刘备占领荆州六郡既是好的开始,又是危机来临的时刻,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于是,刘备亲自上表朝廷按照诸葛亮等人的建议推荐孙权为徐州牧,自己则担任荆州牧。此外,刘备也下令大军整顿,休养生息,彻底稳固自己现有势力,不再继续图谋其它城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