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章 强词夺理(加更)
    即便刘备如此谦恭,礼贤下士,可惜庞统依然不为所动,他喝着酒,眼里根本就没有刘备。刘备接二连三的赔礼道歉,给足了庞统的脸面,庞统喃喃自语一声:“还是他技高一筹,虽输无怨!”

    “刘皇叔不必如此,士元乃一介平民,担不起刘皇叔如此大礼!”..

    “先生如此说,莫非还在责怪玄德有眼无珠,委屈了先生屈才来此为县令?”庞统如此说,刘备的确是有些担心了,他害怕错失庞统这个人才,这才如此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其实,刘备与司马无忌二人快马加鞭急忙从江夏赶至耒阳县,期间并无任何停歇,日以继夜的赶路终于在庞统尚未离去之时抵达。当徐庶与庞统饮酒时,刘备与司马无忌悄然而至,一直在等待,不曾打扰。

    徐庶、赵云二人都看见刘备、司马无忌前来,正准备躬身施礼,刘备却示意他们佯装不知。司马无忌示意徐庶,徐庶心领神会,他将话题转向天下大势,以及刘备占据荆州六郡上面来,为得就是让刘备真正见识到庞统的才能。

    当庞统侃侃而谈时,刘备全神贯注地聆听着,他知道自己险些错过如此有才之人,还不留情面的让他前往耒阳县担任县令,的确是自己以貌取人。直到庞统将心中的想法如实说出,刘备才明白自己的过错。

    徐庶、赵云二人一唱一和,引庞统入局,庞统背对着刘备,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掉入圈套,这是借着此事向刘备举荐庞统,让刘备真正见识庞统的厉害之处,刘备闻言心有所悟,甚至庞统对自己的评价,他都觉得很对。

    刘备不愿意刘璋刀兵相见,只因刘璋与他同姓,本属同宗,就像是荆州牧刘表一样。当初,诸葛亮也曾建议刘备趁机攻占荆州襄阳,一举拿下南阳郡,也不至于被曹操大军追击,逃亡至江夏投奔刘。

    现在同样的问题摆在刘备面前,以刘备的性格,万万不会答应,师出无名。即便是刘璋向他求援,大军进入巴蜀之地,不过刘备还是不会选择占领d,这点庞统看得真切,徐庶等人也明白。

    庞统对于眼下局势分析十分透彻,看得比谁都清楚,刘备知道庞统的本事如何。徐庶见刘备不停的点头称赞,时而眉头紧锁,他知道时机到了,这才给予庞统提示,恭敬地站起身,对着庞统施礼,庞统知道绝不是自己,连忙回头正好看见司马无忌那张笑容满面的脸庞,还有后悔、惭愧之色的刘备,他知道自己又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士元之才只适合管理一县之城,刘皇叔身边人才济济,自然不需士元辅助!”庞统自嘲地说道,“士元来时身无长物,走时也落得清闲。今日又有元直、无忌相送,此次前来也有所获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如此说,还是责怪玄德!”

    刘备见庞统去意已决,心里大惊,又十分紧张,他好不容易见到‘凤雏’,司马徽曾说诸葛亮、庞统得之其一便可得天下,现在庞统就在眼前,他现在十分懊悔当初自己为何以貌取人,要是愿意与庞统坐下来听听他的建议,或是纡尊降贵,也不至于闹得如此地步,这一切都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凡是有大才之人,皆是性情古怪。回想当初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,轮到庞统时,他居然以貌取人不说,而庞统更是主动求见,两相比较之下反而是庞统主动前来。庞统十分孤傲,这事刘备也能理解。或许是自己占领荆州六郡,势力已成,有些忘乎所以,这才忽略庞统的大才,现在他是说什么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庞统真心前来投奔刘备,偏偏刘备所作所为寒了他的心,心灰意冷之下,庞统无心管理政务。既然不受重用,又何必留在此地。当初前来是因为与司马无忌赌约,现在他来了却如此相待,就算离去司马无忌也没办法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士元兄,当日你我赌约现在还作数否?”

    “自然作数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作数,那士元兄今日离去,岂不是违背当初你我之约!”

    “我庞士元并无违背约定,再说刘皇叔身边有你,又有诸葛亮、还有徐元直等人,不差我一人。士元也是怀揣着真诚前来,不过没想到会是如此情况,这与士元在东吴时相差无二,无心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有差别!”司马无忌见庞统去意已决,刘备留他不住,只能自己出面游说,“吾主纡尊降贵亲自前来,在东吴孙权可曾做过?此外,吾主不知士元兄,也未曾见过,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,更何况吾主因雷绪之事烦忧,无暇分身难免会出血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士元在东吴名声响亮,不论是周公瑾,还是孙权都没有将你当回事。吾主礼贤下士亲自前来,也算是弥补当初过错。若是士元兄如此斤斤计较,实在是让无忌小觑了。”

    “士元兄常言主公以貌取人,此事虽有一部分,主要还是士元性格使然。如果不是士元太过孤傲,随性而为,又岂会有此误会?此事非主公一人之错,士元亦有过错!”

    “当初兄与无忌分别,无忌遵守承诺,并没有说出士元身份。但是,咱们二人相约之事,士元兄是输了,无忌却胜了。愿赌服输,不能耍赖或是因为其它事而影响昔日的诺言。”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!”庞统被司马无忌的话堵得哑口无言,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驳,不说司马无忌句句在理,却能点名扼要,抓住要害,避重就轻去说,这让庞统有口难辩。

    “兄之才,主公已知,无忌在此担保决不会埋没士元兄所学!”司马无忌趁热打铁,继续游说庞统留下来,他知道庞统心高气傲,便以他的性格缺点去反驳,被司马无忌一说,反倒是庞统的不是。

    徐庶笑眯眯地看着,袖手旁观,他也想看见庞统吃瘪;刘备则是目瞪口呆,反而觉得庞统说的很对,司马无忌真的是在强词夺理;至于赵云看见庞统吃瘪,心里十分痛快,之前他在庞统这里受了不少气,也是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庞统心里明白刘备待自己确实不错,不仅礼贤下士,更是亲自前来,这份恩宠让庞统觉得留下来也不是坏事。并且,在司马无忌、徐庶二人的策划下,刘备已经见识他的才能,可以说委以重任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再三考虑后,庞统成功被司马无忌说服,谁让司马无忌与他赌约时,他输了,司马无忌赢了,就算是与他争辩也没有底气,只能点头答应留下来辅佐刘备,这可把刘备乐坏了,徐庶、赵云亦是高兴不已,有了庞统加入刘备军实力大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