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章 不看僧面看佛面
    庞统怀才不遇的心情使得他无心处理耒阳县事务,虽有县令也是没有,他根本就不理政事,终日只知拎着酒葫芦四处闲逛,要不就在县衙内堂饮酒,就算是百姓有冤情或是其它什么事都不愿搭理。

    当初在东吴时,庞统担任功曹史,现在是县令,职位虽是高了两级,俸禄也多了不少。通常来说,只有超过万户才设置县令一职,掌管该县所有政务。耒阳县亦是大县,偏偏遇到战火纷飞的时代,以致于一万户早已不复存在,只有不到一千户,更多的是老弱妇孺,基本上没什么事可管。

    无论是县丞,还是主簿看见庞统荒废政务,而庞统又十分自傲,根本就不愿与他们交流,以致于自上到下都不愿听从庞统的命令,庞统也乐得清闲,最后更是上表说庞统荒废政务,请求罢他县令之职。

    庞统听闻这个消息,非常高兴,他正愁找不到适合的借口离开。现在他们给了他合理的理由,庞统顺着他们的意思,正好成全自己。现在庞统就等着罢官的命令下来,也算是给司马无忌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当初与司马无忌赌约,是他输了。他独自前往江夏,面见刘备,请求效命于他,可惜刘备未能慧眼如炬,错过他的诚意。如果庞统以虚假名字,那是他的罪过,可是他用的是本名,奈何刘备就是没当回事,俨然错过。

    即便是司马无忌追问此事,庞统亦能有借口搪塞过去。至于担任县令一职,他不理政务,情有可原。庞统正在县衙内饮酒,等待罢官令下来,却不想等到的是赵云。

    赵云快马加鞭来到耒阳县城,县丞、主簿立即上前恭迎,赵云开门见山的询问县令何在,他们如实回答,说是县令正在内堂饮酒,不理政务。赵云是桂阳太守,耒阳县在他管辖范围内。

    因此,赵云的问话,他们没有丝毫隐瞒,甚至还添油加醋的数落庞统的不是。赵云是将领,又不是文人,根本就不吃这套,他现在的任务是留住庞统在耒阳县,庞统所作所为他不关心,甚至听得厌烦了,赵云喝令他们闭嘴,全部都滚出去,他们见赵云动怒,只能灰溜溜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庞士元可在?”

    “将军找我?”

    赵云走进内堂,庞统便知道有人前来,只是不知赵云是何人,只看见赵云一身白色战袍,腰间佩戴剑,威风凌凌,官职不低,不过庞统对此也不曾在乎,根本就没给赵云好脸色。

    赵云见庞统如此高傲,也未曾动怒,连忙问道:“阁下便是庞士元,‘凤雏’庞统?”

    “将军是何人?”庞统点点头答应一声,又询问起赵云来历,他的脑海中浮现出‘常胜将军赵云’,唯有他才有如此气魄。

    “吾乃赵子龙是也!”赵云恭敬地说道,“子龙前些日子因公事耽搁,无法亲自前来与先生见面,还望先生海涵!”

    “子龙将军今日前来,想必事情已经处理妥当!”庞统淡淡的回道,“雷绪此人有勇无谋,又太过自负,焉能是徐元直与将军的对手。但是,士元想知道是何人让将军甲胄未脱,马不停蹄的赶来?”

    赵云闻言大惊,他是处理雷绪的事情急匆匆赶来,为何庞统知道这样隐秘的事情。并且,赵云也说出是三弟司马无忌与他说了,这才急匆匆的赶来,而他甲胄上有些血迹,庞统看得真切,自然就猜到事情的大概。

    庞统猜测这事也是司马无忌说的,要不然他初到耒阳县时,赵云必定知晓,居然无动于衷,就连刘备都没有任何反应,也就是说赵云也不知他是谁,也就没有上报给刘备,自然不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赵云急匆匆的赶来,必是有人通风报信,除了司马无忌还能是谁。赵云继续与庞统说话,可是庞统时不时地沉默一下,根本就不愿与赵云多说什么。若不是赵云使命在身,只怕他真的会掀桌子,没有那个耐心与他多说话。赵云不是没见过傲气的人,可是这么自负的实在是少之又少,生平仅见。

    庞统就这么随性而为,时不时的喝着酒,也不理会赵云,总之他现在十分的自负,眼里没有任何人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当酒葫芦的酒喝完后,庞统也不顾赵云是否在场,径直起身离开,前往酒肆打酒,赵云也是被他气到了,青筋暴起,好不容易按耐住自己的脾气,一直跟随在庞统左右,以防万一他真的一走了之,那事情就黄了。

    赵云陪在庞统身边两个时辰,徐庶这才姗姗来迟!

    对于赵云这个能征善战的将领来说,这两个时辰真的是度日如年,实在是难熬。曾有数次赵云都忍不住,差点爆发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当徐庶前来,赵云这才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士元兄,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“元直兄,你怎么在此?”庞统看见徐庶前来,也是有些惊讶,他与徐庶相交多年,虽然没有诸葛亮与徐庶两人关系那么熟悉,不过也算是好友。

    徐庶偏见赵云铁青的脸,不可置否的笑了笑,道:“多年未见,士元兄还是如此脾性,丝毫未改啊!”

    “如果改了,那我还是我吗?”

    “元直听闻士元兄在耒阳县,今日特意前来与兄见面,叙叙旧情!”徐庶说明来意,又从马背上拿出一葫芦,道:“元直知晓士元兄喜好水酒,今日难得与兄见面,不如坐下来一起品酒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有好酒,士元岂能不答应!”

    庞统唯一的爱好是喝酒,徐庶知道要想留住庞统多留一些日子,就得带上酒才行,再与他叙叙旧,这样一来就可拖上一两日,待庞统喝醉一切好商量。另外,徐庶料定司马无忌不可能就这么放他离开,必会想方设法让刘备知道庞统来了,所以他相信司马无忌应该动身前来,拖得多少时间是多少。..

    徐庶的来意,庞统心知肚明,不过看在酒的面子上,他没有捅破。现在徐庶亲自前来,他自然不好拒绝,不看僧面看佛面,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。再说他们的确是有些交情,要是不搭理,那便是他的错了。

    于是,徐庶、庞统二人盘膝跪坐,赵云也在旁边作陪,三人共饮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