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章 幡然醒悟(再更)
    司马无忌的口讯传达至赵云处,此时他正在率领大军剿灭雷绪的势力。为了不引起众人怀疑,以及骚乱,这件事是赵云秘密处理,徐庶从旁出谋划策。现在雷绪已经覆灭,不过他的势力尚未收编,这事也让赵云够忙上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雷绪知晓赵云的声名,有心想与赵云结交。因此,徐庶使计诱骗雷绪至帐内,说是赵云邀请,雷绪没有起疑,欣然前往,最后被埋伏左右的士兵擒拿住,而他带去的士兵也都被斩杀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为何你料定他会中计?”赵云有些不明白,要是换个角度,他是雷绪的话,必定不会前来,因为他已经有异心了,答应前来是个陷阱怎么办,所以为了自身安全考虑,决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徐庶笑道:“雷绪此人是山贼出身,颇有胆识,自恃武艺超群,此地又是他的地方,周围士兵皆是他的人,他此次前来也是想过才决定的。天时地利人和皆有的情况下,雷绪岂有防备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他的话,我也不会防备。并且,雷绪是有异心,只是暗中行动,并没有摆在明面上。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想要占领此地,统帅大军攻打桂阳郡,那他自然不会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不引起咱们的注意,势必会答应赴宴邀请。其次,他也是为了拉拢你我。二弟你盛名在外,只要有野心之人,自然会拉拢于你,就像是赵范一样。正是因为他思虑周全,这才上当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头称是,又说道:“若不是主公命我不能大动干戈,要不然岂会让他继续张狂许久!”

    “主公自有他的打算,咱们听命行事即可!”徐庶笑道,“三弟不在,要是他在的话,咱们三人便可以大醉一场。如此好酒好菜,要是不吃,那也实在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赵云、徐庶二人就在营帐内大吃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是否觉得三弟身上有秘密?”

    “为何这样说?”

    赵云回道:“三弟论武艺比之我丝毫不差,论智谋比之大哥不差,文武兼备又有名师指导。纵然‘水镜先生’与主公见过数面,不过以他的性格,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三弟前来投奔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大哥你再三叮嘱我不能对外人说三弟身上有湛卢剑的事情。但是,有一件事还是不太明白,为何三弟会知晓我会担任桂阳太守,此事亦是内子无意间提及,要不然我也不清楚,只不过没时间,渐渐地也就忘了询问三弟。”

    “二弟真是心细如尘,观察入微!”徐庶一饮而尽,又叹息一声:“三弟身上有太多秘密,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不过我敢断定三弟的这个秘密要是暴露于人前,势必会引起一场大的震动。”

    “‘水镜先生’与我乃是旧识,学究天人。至于三弟为何会知晓你成为桂阳太守,应该是‘水镜先生’不传之秘。”

    “不传之秘?”赵云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徐庶解释道:“‘水镜先生’有此别称,乃庞德公所取,不过真正指的是他‘心如明镜,明镜止水’之意,也就是说他不仅学富五车,更精通奇门术数,夜观星象,窥测天机之能。无论是凡夫俗子,还是帝王将相之命,他都能推算出来,也就是看透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厉害!”赵云叹为观止,他没想到司马徽居然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“是否真的厉害,我也不知道!”徐庶摇摇头,他无法肯定,只因他从未见过司马徽使用过,不过他又说道:“诸葛孔明也懂得奇门术数,不过与‘水镜先生’相比,相差甚远,料敌先机,算无遗漏也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赵云又问道:“那‘湛卢剑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帝王之剑!”徐庶沉默片刻,言简意赅地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赵云愣住了,徐庶没有解释清楚,可是赵云清楚这四个字代表什么意思,就连手中的酒杯都掉落在地上。现在他算是明白为何徐庶再三叮嘱不能对外宣扬的原因,此剑当真是来历不凡。..

    就在此时,帐外有人前来禀报,道:“禀报将军、军师,外面有人前来拜见,说是无忌军师传来的口讯!”

    “三弟派来的?”赵云立即让人将他请进来,心里寻思到底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那人恭敬地施礼,然后将司马无忌与他说的话带到,只有短短的两句话:“庞士元在耒阳县,务必亲自前去!”

    赵云不明其意,他也不知道庞士元到底是谁,诧异道:“三弟这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庞士元,什么在耒阳县?”

    “庞士元!”徐庶皱着眉头,猛地想起庞士元究竟是何人,立即站起身来,急匆匆的说道:“二弟,咱们立即前往耒阳县,必须要赶快才行!”

    赵云费解地看着徐庶为何如此心急,他们不吃酒了,二人纷纷上马,急忙奔赴耒阳县。现在他们就在长沙郡与桂阳郡交汇处,前往莱阳县也不过一日路程,在路上徐庶询问赵云可曾听过此人。

    赵云沉思片刻,这才想起前些日子说是耒阳县来了一个新的县长就是庞士元,他也没注意。毕竟,雷绪有异心,这事才是当务之急,他是桂阳太守,只需要知道人事调度即可,至于是何人他还真的不会注意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个庞士元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庞士元乃是‘凤雏’庞统!”徐庶急忙说道,“二弟,你的照夜玉狮子速度快,大可先行一步,不必等我,我随后就来。你要记住,无论如何一定要给我留住庞统,不能让他离开耒阳县,要不然咱们就真的有负三弟所托,更是愧对主公的重用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听闻庞士元就是‘凤雏’也是吓了一跳,他不知庞士元是何人,却听闻‘凤雏’之名,正因如此,徐庶的提议他没有任何反对,急匆匆的奔赴耒阳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在江夏的刘备回想起司马无忌格外关注庞士元此人,这让他有些不明白。正好江夏太守文聘前来禀报军中情况,刘备便询问文聘此人是何人,文聘毫不犹豫的回道:“庞士元即‘凤雏’也,难道主公见过?”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刘备听到‘凤雏’二字,也是震惊不已,暗暗地自责前来,要不是他以貌取人,也不至于冷落庞统,他一直都觉得这名字在哪里听过。现在才想起来来,司马徽与诸葛亮都曾提及庞统的名字,只不过因时间太长,有些忘记了,他急忙忙的喊来司马无忌,又让人备马,然后与司马无忌一同直奔耒阳县而去,司马无忌见状心有所悟,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跟随刘备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