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章 心如死灰(加更)
    “如果长公子还在世,定会与主公相见!”司马无忌原本是想,要是刘昉不在世,泉下有知定然欣慰,不过这话司马无忌难以出口,一是刘备思念爱子心切,二是他现在就是刘昉,了不就是诅咒自己早死,所以司马无忌只能改口。

    刘备的感情深埋心里,外人很少看出来,内心深处一直思念某氏以及刘昉,要不是看着司马无忌的脸庞,他也不会想起曾经的往事。今日问起也是抱着试探,他觉得司马无忌身上有秘密,而这个秘密很有可能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只不过司马无忌表现得太淡然了,时有悲痛,时有哀伤,这都人之常情,反而让刘备希望破灭。如果司马无忌真的是刘昉,那他为何不相认,必定有理由。所以他将心中隐藏许久的秘密出来,也是抛砖引玉,最后还是一无所获,他的怀疑打消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遥不可及的希望,要是他真的活着,为何不来见我?”刘备深深的叹息一声,道:“无忌不必安慰我了,玄德也不抱任何希望,兵荒马乱的时代,以他一个孩童又如何生存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沉默了,他总不能告诉刘备自己就是刘昉,这话他也不出口。如果真的暴露身份,还真的没有这个打算。即便他心中怨气已消,不过还是没打算认刘备为父亲,不是开不了这个口,而是现在的身份他更加喜欢。

    “有些倦了,你先下去吧!”刘备看见司马无忌那张脸就想起往事,他的心真的累了,这个时候他真的不想再看见司马无忌,司马无忌也明白刘备此时内心深处的悲伤,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“主公,无忌还有一事想询问!”司马无忌猛地想起庞统之事,急忙问道:“不知是否有一个叫庞士元的人来过?”

    “问他作甚?”刘备略显诧异地看着他,心里有些奇怪司马无忌怎么知道庞士元来过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回道:“禀主公,庞士元乃是无忌的好友,他与我要来投奔主公,只是一直没有看过,这才有此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庞士元此人自视甚高,有失礼数,又生有凤眉,实在是不堪大用!”刘备想起庞士元,一肚子气,毫不掩饰自己对庞统的看法,便将那日庞士元见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了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司马无忌暗自心急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道:“敢问主公,此时庞士元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此人太过高傲,我便将他委任他去耒阳县为县令!”刘备如实回答,总觉得司马无忌对这个庞士元很上心,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这让他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闻声头,什么也没,什么也没问,便急匆匆的离开了。司马无忌没有立即回府,而是立即来到驿馆让人传口信给桂阳太守赵云,命他立即前去寻找庞统,将这个消息告知大哥徐庶,自然知晓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庞统的事情处理好以后,司马无忌又想起孙尚香来,他亲笔写了一封信,告知孙尚香自己不告而别的理由,又特意交代自己还会前往东吴,将她光明正大的带走,让她在吴郡等候自己前来。

    孙尚香已经答应嫁给刘备,司马无忌不知情,这封信送至吴郡时,直接送到孙权手中,看着司马无忌情真意切地述着一切,喃喃道:“不枉费三妹对你一片痴心!”

    孙权看过以后便将这封信命人送给孙尚香,孙尚香答应出嫁的那一刻起,她就没有露出任何笑容,犹如行尸走肉,再也不像昔日那个活泼好动,刁蛮嚣张的孙尚香,倒像是丢了魂魄一样,除了发呆还是发呆。

    吴老夫人这几日苏醒过来,不过还是不能起床,孙尚香答应嫁给刘备后,吴老夫人躺在床上与孙尚香话,其实也是为了开导孙尚香。但是,吴老夫人如何去,孙尚香依然如此,最后也就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这封信送至孙尚香的手中,许久不曾笑过的孙尚香终于露出笑容来,看着司马无忌亲笔书写,一字一句都表露出他对自己思念之情,尤其是后面的会带她离开东吴,跟他在一起,让她等他,这些字句深深地刺痛孙尚香的心房,她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嫁给司马无忌,事与愿违,她已经无法做到了。

    顿时,孙尚香掩面而泣,她的心很痛,真的很痛,痛彻心扉却无可奈何!

    孙权见孙尚香又哭了,急忙拍着孙尚香的肩膀,孙尚香倒在孙权的怀中放声大哭,为了不让母亲听见她的哭声,她将孙权的衣服死死地拽着。孙权感受到胸前湿了一大片,轻声安抚道:“三妹,你要是真的不想嫁,二哥帮你!”

    “不想嫁又如何?”孙尚香哭了好一会,这才抬起头看着孙权,哽咽道:“二哥,我真的不想嫁给刘备,心中只有司马无忌一人!……这便是我的命!……如果真的可以,我宁愿做一个寻常百姓家的女子!……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子,又能怎么样?”孙权轻轻的叹息一声,“三妹,你想想寻常百姓家不也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如果真的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儿,你又怎么能随意出府,又怎么会与他相遇?”

    孙尚香脸上全都是泪痕,她已经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,眼睛里满是血丝,没有任何精神。孙权心疼的擦拭孙尚香的眼泪,孙尚香抬起头怔怔不语的看着他,因为孙权的话与司马无忌当初跟她的很相似,道理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三妹,你要是真的不愿意嫁,我会为你想办法的!”

    “谢谢二哥!”孙尚香立即绽开笑脸,不过想起母亲的身体,还有东吴的未来,眼睛里的光芒再次消失,低垂着脑袋,强忍内心深处的酸楚,道:“不必了,我不想母亲再因我而伤心,也不想二哥为难,身为孙家女儿,这份责任我应该承担起来,不能让二哥独自承受,实在是太累了!”

    “三妹长大了!”

    孙权心里明白孙尚香是真的不愿意嫁给刘备,她是担心母亲的身体,要是母亲有什么三长两短,那孙尚香一辈子都难以心安,在别人眼里孙尚香刁蛮任性嚣张,可是孙权清楚孙尚香比任何人都要心地善良,不谙世事,这也是为何孙权如此宠溺她的原因,是不想孙尚香受伤害,也不想自己的妹妹承受太多压力,一直如此就好。

    现在孙尚香挥泪斩情丝,已经承受太多,孙权自看着妹妹长大,实在是心有不忍。孙尚香每次伤心大哭,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声音,嗓子都嘶哑了,孙权的心很痛,他十分自责自己无法保护好妹妹,让她遭受这份痛苦。

    孙尚香让兰儿拿来火盆,她亲手将司马无忌写来的书信燃放在火盆之中燃烧。当书信燃烧的那一刻起,她便知道自己与司马无忌的感情断了,直到化为灰烬,她的心也死了,目不转睛的看着燃烧的书信,泪水往心里流,恋恋不舍的看着它燃烧,轻轻地擦拭眼角的泪水,就像是这盆灰烬一样,从此一刀了断,两不相干。

    孙尚香此举让所有人都震惊了,他们都没想到之前还在哭泣与不舍中的孙尚香,居然鼓足勇气挥泪斩情丝,彻底与之前了断,唯有孙权知晓孙尚香是百般无奈之下才如此做,纵有千万个不舍,在责任与大局面前,也不得不舍弃;亦是不让自己为难,也就像是这火盆中的灰烬一样,心如死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