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章 以貌取人
    孙权手书抵达江陵后不到两个时辰,司马无忌、魏延二人急匆匆的赶来,迎接他们的是诸葛亮、关羽等人,司马无忌四处观察发现没有丝毫血迹,这才放心。既然没有开战,也就是说手书已经送达,解决了一场危机。

    “无忌,没想到你真的能说服孙权答应以樊口为条件暂且南郡!”诸葛亮不得不说司马无忌确有真才实学,仅凭这点自愧不如,诸葛亮也换个角度,要是自己前去说服孙权,没有五成把握,可是司马无忌却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,这份本事他不得不佩服。

    “此乃无忌运气好而已!”司马无忌回想起与孙权会面商谈此事,本已经进入僵局,要不是孙尚香出现,只怕真的会失败,这部是他的本事,而是他运气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你能说服孙权,又孤身前往,当真是立下大功!”诸葛亮赞赏道,关羽、张飞、黄忠等人也纷纷称赞,对司马无忌更加刮目相看。如果不是司马无忌及时将手书送达,只怕这里早已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诸葛亮称赞司马无忌,理所应当,他担得起这份赞赏。另外,司马无忌直接来到江陵,也是担心手书未能送达,便亲自跑一趟。现在江陵已经在己方手中,司马无忌未作逗留,又得起身前往江夏,将此事禀报于刘备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回想起孙尚香,心里有些惦念,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迟些亲笔写信送到吴郡,让人代为转交给孙尚香。现在司马无忌必须以大事为重,不能儿女私情,然而他还是不知江东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庞统穿着粗布麻衣,拎着酒葫芦,直奔江夏而去。现在刘备正在江夏驻守,庞统直奔江夏面见刘备,就看刘备是否知道自己,要是知道那他便留下,要是不知情,也就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“请将军通禀玄德公,就说襄阳人士庞士元前来投奔!”

    “先生稍后,待我回禀主公!”

    “庞士元投奔于我?他是谁?”

    刘备正在太守府上看各地的民情,其中有一封密报是桂阳太守赵云所奏,奏表上说是雷绪有异心,暗中集结曾经的部属,其心可诛,特意上表请求刘备允他带兵前去攻打。

    雷绪率领数万大军前来投奔时,刘备、诸葛亮也有怀疑他有异心,只是刘备正是用人之际,而且刘备自诩‘刘皇叔’,自然规矩甚多,雷绪本是山贼,焉能忍受得住这样的规矩,故而屡屡触及底线,刘备一直忍耐不愿闹得太僵,再说那个时候尚未收复四郡,势力不稳,正好需要借助他的兵力。

    现在荆州六郡都在自己手中,俨然不惧雷绪有任何异动。当初,诸葛亮、司马无忌建议让赵云留守在桂阳郡,便是节制雷绪。至于刘备离开武陵县,率领大半军队前来江夏,也就是为了铲除后患。

    因此,赵云所奏禀的事情,刘备想也没想直接批准。另外,刘备还写信让赵云悄无声息的解决此事,不宜大动干戈。正好此时庞统前来,他的心思在雷绪问题上,也没想起庞统是何人,不过还是接见。既然有人前来投奔自己,刘备还是欣然答应,要真的是人才,为他所用,自然是好事,要不是人才,亦是无妨,这样反而增加他的礼贤下士之名。

    “庞士元见过刘皇叔!”

    刘备见庞统拎着酒葫芦前来,皱了皱眉头,就连见到他时也是微微施礼,不是很恭敬,这让刘备心有不满。并且,庞统旁若无人的拿起酒葫芦,直接喝了两口酒,实在是有失体统。

    “先生有何才能?”刘备强忍心里的不悦,微笑的问道:“如果先生有什么需要玄德相助的,只要玄德能做得到必会竭尽所能。”..

    “刘皇叔美意,士元心领了!”庞统回道,“士元是荆州襄阳人士,本是东吴大都督周公瑾帐下功曹,耳闻刘皇叔礼贤下士,任贤举能。士元在东吴未能得到重用,心里十分不痛快,这才前来投奔刘皇叔,不知刘皇叔是否有合适的职位让我一展所学?”

    刘备问道:“先生有何本事?”

    “治国安邦!”庞统十分自信的回答,他自问辅佐明主,出谋划策,绝对不亚于诸葛亮、司马无忌等人,自然说话的语气显得自信满满。其实,庞统的确如此,没有任何虚假之词。

    偏偏刘备听来反而觉得庞统此人口出狂言,不是大才之人。并且,庞统身穿朴素,不过言语间倒有些文采,又没事拎着酒葫芦,看了看那葫芦的颜色,应该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在刘备心里判断庞统是纸上谈兵,嗜酒如命,就连现在说的话他都觉得是酒话,难以相信。另外,刘备仔细端详庞统,又见他生有女子像,总觉得有些怪怪的,加上他说话十分自大、狂傲,实在是有些不搭配。

    庞统前来投奔自己,刘备不可能将他赶出府外,也不可能什么事都不让他做,微笑的说道:“先生有此大才,那玄德便安排先生前往为耒阳县县令,等会玄德给先生委任令,便可直接上任。”

    庞统自信满满的脸上写满了失望,他也知道刘备认为自己吹嘘,不太相信。原本以为刘备慧眼如炬,也不过如此。此外,庞统也知道耒阳县属于桂阳郡管辖,也就是说桂阳太守赵云是他的上级。

    庞统还以为刘备真的仁义,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以貌取人,与他人并无区别,这让他有些不痛快。可是他答应司马无忌要留下来,不可能一走了之,头也不点,也没有道谢,便直接出帐离去,就说自己直接前往耒阳县便是。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刘玄德是明主,今日一见也不外如是,根本就算不得明主,只不过是寻常人也!”

    耒阳县是一个小城,人口不过两千人,算不得什么大城,基本上属于两军边境之地,基本上没什么事。庞统如此认为,实则事情很多,可是庞统看不上,只觉自己屈才了,大材小用。

    “庞士元,此名像是在哪里听说过?”

    庞统离去后,刘备见他如此无礼,心里气恼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像是想起什么,又看了眼前的一堆事情需要处理,也就将庞统忘了,根本没放在心上,继续埋头处理事务,等到这事处理好,刘备基本上忘了这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