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章 联姻
    鲁肃恭敬地说道,“刘备与我东吴联盟,此乃合作关系。主公想要一举北上消灭曹操,始终难以成功。如今,我军又与曹军在濡须口对峙,双方皆不能获胜,子敬以为当撤军南归,不可与曹军再发生战事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答允南郡暂借刘备,刘备有荆州六郡,唯有南阳郡不在其管辖之内,比之当初刘表不遑多让。现在刘备势力已成,主公还需防范于未然。若是再起争端,必会损耗东吴人力物力,损兵折将不说,也会大大拖延东吴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曹操占据南阳郡,又有刘琮等势力相助,还有北方援军、军需之物,长时间对峙,难以取胜之下,子敬以为下令南归当务之急。东吴不可再发生战事,与曹军继续发生战争,而东吴却不能发展,此消彼长之下,那时刘备势力发展迅速,又该如何决断。”

    孙权皱着眉头,沉思许久,曹操大败于赤壁,曹仁北撤弃江陵而去,这让孙权下令乘胜追击。本来孙权想要让周瑜发兵前往巴蜀之地,继续扩张,又与曹军大战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决策屡屡受阻,在江陵与曹仁大军一战损耗极大,这让孙权无力采取主动进攻,只能与曹军对峙,谁也不愿意主动进攻。鲁肃建议,让孙权陷入思考,最后他决定撤军,不与曹军继续对峙,只是驻守边防,维持现状,不再继续扩张版图。

    鲁肃再次说道:“刘备与我东吴联盟,也不过是因曹操大军攻来,一人之力难以抵挡住曹操大军。东吴万万不可在这个时候发生战役,劳民伤财。刘备有荆州六郡,大势已成后,以他的兵力,一人之力便可阻挡曹军。”

    “子敬以为此时应该与刘备联姻,唯有联姻方能维持联盟之势。如果联姻不成,刘备心中必有想法,那我们就得更加防备才是。”

    孙权皱着眉头道:“联姻?”

    “只有缔结姻亲才能让这种合作关系变得更加亲密,也就是亲上加亲!”鲁肃沉声道,“南郡暂借刘备,也可以是看做东吴礼物,不过也是一种讯号,南郡迟早要还的,那个时候已经缔结姻亲,刘备不得不归还。”

    孙权又说道:“何人可行?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年纪正合适!”

    “又该与何人结为姻亲?”..

    “自然是刘备!”

    “刘备!”孙权连忙拒绝道,“刘玄德年近四旬,三妹才十九岁,年岁相差甚远,此事我绝对不答应。三妹嫁给刘玄德,实在是苦了她。再说刘玄德此人有克妻命,数位发妻全都死去,刘玄德出身贫寒,如何配得上我家三妹,我绝不会让三妹遭受如此大罪。”

    鲁肃苦苦劝说道:“子敬知晓主公十分疼爱三小姐,可是眼下只有小姐最适合。如果是其他人嫁给刘备,实在是有**份。曾经刘玄德家境贫寒,也是闲散之人,眼下他是一方之主,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乃主公之妹,身份尊贵,匹配刘玄德足足有余。小姐嫁给刘玄德,那主公便是刘玄德的郎舅,要是生下子嗣,以小姐身份必定是刘玄德继位之人,这样的话刘备原本的城池也尽归东吴所有。”

    纵然鲁肃苦口婆心地劝说,孙权仍然不同意自己的妹妹嫁给刘玄德,年纪差距太大了。刘备早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,他可不想自己妹妹跟着受苦。当鲁肃劝说孙尚香嫁给刘备时,孙权脑海中浮现出司马无忌的面孔,两相比较,他宁可让自己妹妹嫁给司马无忌,也不愿嫁给刘备。

    “联姻之事暂且作罢,待我与老夫人商议再来答复!”孙权坚持自己的想法,不愿意让她嫁给刘备,不过联姻之事倒是十分赞同,这事还得与自己母亲商议才能回答。

    于是,鲁肃、吕蒙等人离去后,孙权便亲自来到母亲住处,将鲁肃的建议说与她听。

    吴老夫人听鲁肃建议孙刘联姻,这事她也不反对,与孙权的想法一致,联姻可行。现在孙刘联盟是关键时刻,联姻之事倒也是无可厚非,亲上加亲这是好事,可以巩固联盟关系,还可以稳住局面,一举数得。

    “娘,联姻孩儿以为可行!”孙权犹豫片刻,还是如实说道:“可是联姻之人是三妹,娶她之人乃是刘玄德!刘玄德年近四旬,而三妹也才十九岁不到年纪,要是嫁过去,怕是要受不少苦。”

    “糊涂至极!”吴老夫人大怒道,“国家大事岂可因个人感情夹杂其中,今日为了东吴未来,哪怕是尚香是你亲妹妹,只要有利于东吴局势稳定,焉能不愿意答应?”

    “无论怎么说她是孙家女儿,婚姻大事由不得她做主。当初我嫁给你父亲时,家中也是如此反对,说你父亲为人轻浮、狡诈等比比皆是,不也比我大上十岁,我毅然决然的嫁给你父亲便是看中他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刘备此人虽为见过却也听得他十分仁义,比之你父亲不遑多让,你三妹嫁过去不会厚此薄彼。再说你三妹性子刁蛮嚣张,不是吃亏的主,决不会有什么事。如果刘备敢怠慢尚香,孙家的人也不会放过他,这事你就不必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孙权急忙说道:“可是三妹爱慕之人是司马无忌,要是知道嫁给刘玄德,以她的性子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爱慕又如何?”吴老夫人掷地有声地喝道,“只要她是孙家的女儿,就得为东吴做出牺牲,扛起这份责任,牺牲幸福换来孙刘联盟的稳固,此事值得。即便是要责怪,那就怨恨她出生在孙家,是咱们孙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孙权还想说几句,话还没说完,吴老夫人便打断他,板着脸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:“此事没得商量,你三妹那里有我这个做母亲的,我去说便是。至于其他事情你自己安排便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孙权被迫无奈的点头答允,深深的叹息一声,他心里实在是不舍得自己妹妹嫁给刘备,那样的日子自己妹妹肯定会受苦。现在这个时候,他知道自己只能一个人承担,不能与其他说起,哪怕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,也必须隐瞒着,悄悄地暗中行事。

    殊不知,孙权与母亲在房中的谈话全部被门外隐藏的一人听得清楚,趁着没人发现她急匆匆的前去禀报这个消息,暗暗地着急,要是真的孙尚香嫁给刘玄德,以后是什么样的日子真的不敢想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