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章 不答应,带走孙尚香!
    “这人是干什么吃的!”

    孙权气急败坏地暗骂一声,阴沉着脸,狠狠地瞪着姗姗来迟的侍卫,明明嘱咐孙尚香回来就来回报,偏偏没完成任务,让孙尚香与司马无忌见面,最要命的是他们两人眉目传情,俨然不把他这个兄长放在眼里,恶狠狠地看着司马无忌,现在他恨不得立即杀了司马无忌,居然当着面勾搭自己妹妹,要是不在的话,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孙权越想越生气,或许是做兄长的,要是孙尚香是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,那他很放心,偏偏孙尚香不是,自小宠溺惯了,根本就管不住,让孙尚香的性子更像男儿,根本就不听劝告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孙权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感觉,不仅想撕了司马无忌,更想好好的训斥一顿孙尚香,女孩子要懂得矜持,奈何孙尚香眼里只有司马无忌,他这个做哥哥的就像是路人甲乙丙丁一样,为了显示自己还存在,他又舍不得训斥唯一的妹妹,只能干咳几声,证明他还是活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妹妹下次要好好的教训一下才行!”孙权咳嗽一声,司马无忌倒是收回目光,可孙尚香还是如此模样,心里更加怨愤司马无忌来,给了他一个眼神,那意思就是说:“等会再跟你算账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欲哭无泪,这事又不是他刻意安排的,他是想过会遇到孙尚香,也明白孙权为何会动怒。若是换成是他,自己的妹妹眼里只有他人,不把这个哥哥放在眼里,他肯定誓不罢休,直接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孙权再次咳嗽几声,还故意的将声音弄得很大,孙尚香淡淡的瞥了一眼,又把目光看向司马无忌,这可把孙权气坏了,司马无忌却是冷汗直流,尴尬不已,他知道孙尚香我行我素,巾帼不让须眉,这样闹一下,怕是谈判就黄了。

    儿女私情是一回事,公私得分明,司马无忌很享受孙尚香看自己的目光,他又何尝不想看着她,奈何孙权那犀利无比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刃直盯盯的看着他,如坐针毡,他是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走,只能保持沉默,时不时的偷瞄孙尚香,示意孙权还在。

    “二哥!”

    孙尚香的一声叫喊,让孙权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,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妹妹,自小到大虽说刁蛮任性了一点,不过他很是喜欢这个妹妹,没想到自己这个做哥哥的不如司马无忌有用,司马无忌只是一个眼神,都没说话,两相比较之下让他颜面何存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知道我这个二哥在啊!”孙权冷嘲热讽的看着孙尚香,他可不是真的会骂她,将心中所有的怨愤全都记在司马无忌的头上,背地里不知道骂了司马无忌多少次,要是手上有刀,肯定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二哥!”

    孙权有些生气,孙尚香自觉不好意思,使出自己的杀手锏,不断地撒娇,那声音百转千回,听得司马无忌全身酥软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孙权很是享受这样的感觉,又得意洋洋的回望着司马无忌,意思是说:“看见没,我才是她的哥哥,我比你厉害吧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看着孙权如此模样,不禁有些发笑,孙权是东吴之主,居然如此疼爱自己的妹妹,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。女子地位在古代根本就微不足道,孙权更是统领江东之主,不说君王,也是将侯地位,没想到对孙尚香如此宠爱,有这样的兄长是孙尚香之福。

    “行了!别跟二哥来这套,你这套对付母亲可以,对付我根本就不行!”孙权嘴硬心软的回道,脸上得意神色,是人都看得出来。司马无忌低着头,好不容易才憋住自己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尚香,你不是出去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,也没什么好玩的就回来了!”孙尚香哀怨的看着司马无忌,像是所有的错都是他做的似的,这让司马无忌汗流浃背,因为他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杀气再次袭来,一阵寒意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“二哥有国家大事商议,你且先行回屋,待二哥处理好后再去找你!”

    孙权真的不想看见自己妹妹目不转睛的望着司马无忌,原本司马无忌在他心中还是人中龙凤,现在就是一文不值,简直就是后患无穷。因此,孙权想让孙尚香尽快离开,不能与司马无忌见面。

    孙尚香知道司马无忌前来找孙权,不可能是私事,那么只有公事。虽然她刁蛮任性,有些嚣张自傲,不过在国家大事上还是懂得分寸。她又看了一眼司马无忌,见他也是点头,也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不会欺负无忌吧!”孙尚香恋恋不舍的离开,一步一步的向外面走去,快要出去时又朝着孙权说了这么一句话,当即孙权就怒火冲天,司马无忌差点摔倒,这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啊。

    “二哥是那样的人吗?”孙权咬牙切齿地回答,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,他的妹妹居然不信任自己,这让孙权肺都气炸了,可孙尚香不仅没有走开,反而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这把孙权气得牙痒痒,“二哥答应你便是!”

    孙尚香得到孙权的同意,这才乖乖的离开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知道接下来肯定要承受住孙权的怒火,孙尚香是好心,偏偏火上浇油,彻底点燃孙权心中的怒火。从孙权眼中都可以看出熊熊燃烧的火焰,孙权正准备发作时,孙尚香又猛地推开门,道:“二哥,尚香就在门外候着不会走远!”

    孙权所有的怒火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瞬间消失不见,冷冷地问道:“你找我有何事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孙权十分不耐烦,恨不得立即将自己赶出去似的,他自己也不想多做逗留,要是再不快点走,只怕真的走不了,开门见山地回道:“孙将军,吾主刘豫州已经攻下江夏郡,而江夏郡与南郡毗邻,吾主命无忌前来,是想与将军暂借南郡之地,待抵御曹军以后便归还之。只要将军答应,吾主立即将樊口送于将军,不知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!”司马无忌的话还没说完,孙权就一口否决,他是怒火难消,根本就不会答应,而他也知道要是刘备借走南郡,那刘备就占据六郡,基本上荆州就是刘备所有,他自然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若是将军不愿答应,无忌自有办法!”司马无忌作势起身告辞,他是真的想要快点离开。既然已经知道孙权心中所想,那他也不想继续与他多说,要是孙尚香未来,那还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慢走!”孙权也站了起来,沉声道:“若是我不答应,你又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笑而不语,目光看着前方,心里忐忑不安,迫不及待的离开。但是,他的目光在孙权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孙尚香就在外面。孙权听闻司马无忌所说的,就有些怀疑,如今笃定司马无忌是想诱拐自己的妹妹,这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如愿。

    “若想我答应也可以,樊口送于东吴外,你还得答应我条件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以后别出现在江东地界!”孙权不好直接说明让他与自己妹妹断绝来往,孙尚香决不允许嫁给司马无忌,他相信司马无忌的聪明必能明白他的意思,就这么等待答案,还不停地劝说他,“如此简单就可以完成刘豫州心中所愿,你又可立下大功!”

    “我不答应!”司马无忌毫不犹豫地拒绝,又悄悄地在孙权耳边说道:“即便是将军不答应,我自有方法便是,这个将军不必担心。若是将军不答应,我就将孙尚香带到东吴去,无忌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孙权大怒道,“要是你敢如此做,联盟抗曹之事就此作罢!”

    “此乃私事,将军乃江东之主,只怕因私废公,怕是江东前程堪忧!”司马无忌也懒得跟他多费唇舌,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,他是真的不担心孙刘联盟之事,因为孙权是枭雄,决不会因为个人私事而影响整个东吴前程,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本想说出自己已经派军前去攻打江陵,就算他不答应,江陵依然是刘备所有。但是,这话根本就不能说,真的说出口,那就覆水难收,孙刘联盟就此破裂,而曹操的反间计就会成功,最重要的是他能否活得走出江东还是未知之数,再加上自己与孙尚香如此关系,更加激怒孙权。

    因此,最后关头司马无忌忍住了,直接改口,就像是地位翻转似的,那感觉就像是孙权求他,而不是他求孙权。即便是孙权都没有发现,他们两人因为孙尚香无意出现,皆打乱自己的部署,尤其是司马无忌心乱如麻,孙权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孙权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,以司马无忌的能力必定有办法收复南郡,而且司马无忌真的带走孙尚香,怕是自己妹妹不仅不会反抗,甚至还十分欢喜,这事才是真正头痛的。..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孙权点头答应,这事也出乎意料之外,实在没想到居然能成功说服孙权同意,暗暗地缓了一口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