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章 你愿娶,我就敢嫁!(再更)
    周瑜之死,孙权伤心过度,闭门谢客,他实在是痛惜如此人才英年早逝。当门卫前来禀报,孙权愤怒地吼道:“不是说闭门不见客吗?是不是没听见我说的话?”

    那人急忙跪地道:“回禀主公,刘豫州帐下军师中郎将司马无忌前来求见!”

    “司马无忌!”孙权皱着眉头,低头沉思片刻,他来做什么,想起孙尚香日夜思念司马无忌,这更让他头疼,低声问道:“尚香在府中吗?”..

    “回禀主公,小姐刚刚出去不久!”

    孙权思前想后,司马无忌前来应该是吊丧,要是他身为东吴之主不见面,而现在两军是联盟关系,最重要的是自己妹妹,他担心孙尚香回来看见司马无忌,那个时候就不是他这个哥哥能说服得了,最后孙权决定还是与司马无忌见面,却选择偏房,而且格外叮嘱要是孙尚香回来,立即回来禀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司马无忌便看见那人回来,请他进府一叙,魏延则留在府外等候。

    “无忌见过孙将军!”司马无忌看见孙权依然不动的坐在榻上,连忙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要是我东吴就不用那么麻烦了,也不知道他给了尚香灌了什么**汤,对他日思夜想的。”孙权抬起头,再次打量一下司马无忌,在心里冷嘲热讽一番,他这个做哥哥的居然比不上司马无忌,这让孙权很是不开心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孙权眼中含有怨愤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孙权,心里算计着等会该如何说服孙权答应自己的提议才行,不然便真的错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孙将军,无忌今日前来是想与将军商量一下事情!”

    “你与我商议事情?你是何身份?”孙权冷冷的笑道,“若是刘备亲自前来,那是自然,你又是什么身份与我商议!今日仲谋心情不太好,要不是念及你是刘备军师中郎将,必不会相见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不气也不恼,反而笑道:“孙将军不必动气,动气伤身。再说将军在周公瑾处已经伤心,又何须因无忌而动气。大悲大怒,必伤肝火,让无忌为将军消除心中火气如何?”

    孙权冷哼一声,他想到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妹妹被司马无忌骗去了心,心里实在是不好受。至于司马无忌真的前来,他还没怎么动怒,唯一怨愤的是孙尚香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孙将军再为公瑾之死伤心,还有便是令妹之事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一语言中孙权心中所想,这让孙权眉头一皱,眼里流露出一丝惊讶,端起茶水的手也停顿了一下,没有阻止司马无忌继续说,像是没事人似的在那里喝着茶,想要看看司马无忌会说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“公瑾之死的确是东吴重大损失,不仅士气大跌,整个江东上下都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低落情绪。孙将军乃大才之人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用之必是重用,与吾主刘豫州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从容不迫地说道,“人已死,伤心过度亦是无力回天,生死各安天命。公瑾病故,无忌甚是惋惜,只叹物是人非,无法向昔日一样痛饮,畅谈天下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,公瑾病故,英年早逝也不见得全是坏事。公瑾与程普将军的矛盾,军中上下人人皆知,尤其是此次大败曹军于赤壁,公瑾得孙将军大肆褒奖,然程普老将军却寸功未赏,心有不平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公瑾率领大军与曹仁对峙江陵两岸,一年时间未能攻破,损兵折将不计其数。即便是公瑾中箭受伤之时,又或是前去救援夷陵,军中依然没有程普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这般,就算是我也会心有不满,以孙将军之智也不会不知道此事。但是,孙将军并没有出面制止,亦是为了军中平衡。如今公瑾之死,军中不和之声消失,上下齐心此乃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公瑾之才不可能什么都没安排,无忌猜想孙将军传令命鲁肃接替其位,应该是公瑾奏请将军,还有鲁肃确实有大才能。如果是其他人接替其位,军中必有反对之声,唯有鲁肃。”

    孙权已经没有任何不敬之处,反而很是认真的思索着司马无忌所说的话,他所说的一切就像是亲眼所见一样,孙权这才明白周瑜为何说司马无忌才是真正的大患。

    即便孙权什么都不说,司马无忌也猜到他心中所想,这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人去说,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周瑜的本事,自然顺理成章的道出所有相关事情。

    “至于将军之妹与无忌的事情,这个将军不必担心,无忌有自知之明!”司马无忌回想起孙尚香来,他的确是对她动心了,被孙尚香的气质深深吸引,又被她天真烂漫的性格打动,只是他明白孙尚香的婚事由不得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孙权知道妹妹心里想的都是司马无忌很是气恼,开始时还带着极大的敌意,可是司马无忌如此说,他又不太高兴了,怒道:“难道尚香配你不得?还是说尚香不够温柔贤惠?”

    “孙尚香温柔贤惠,鬼都不信!”司马无忌在心里暗暗地碎了一口,脸上没有表现出来,又连连摇摇头,自惭形秽道:“无忌不是这个意思,无忌是说自己配不上令妹,令妹身份尊贵,而无忌不过一介布衣,算不得什么名门望族,不足挂齿!”

    “一介布衣怎么了,哪怕一无所有也不怕。只要你愿娶,我孙尚香就敢嫁!”

    当司马无忌的话说出口后,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,司马无忌、孙权二人连忙看去,只见房门被推开,赫然是刚刚提到的孙尚香,她也穿上朴素的衣服,不过难掩她的英姿飒爽,目不转睛的看着司马无忌,像是要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孙尚香陡然出现,孙权懵了,司马无忌难掩思念之情,要不是顾及孙权在的话,只怕他也过去了,一直按耐住心中的欢喜。

    孙尚香看见司马无忌的那一刻,泪水早已忍不住流了下来,她本来出去逛了一圈,实在是无聊便让又半路折回来,想找孙权比试一下剑术,四处寻找看不见踪影,询问之后才知道孙权在会客,那人不知情便说出来人名叫司马无忌。

    孙尚香听到司马无忌之时,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,她急匆匆的前往偏房,那人才想起孙权交代的事情,急忙追了过去,还是来晚了一步,正好听到司马无忌说的话,才有此一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