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章 吊丧(加更)
    司马无忌自己也没想到运气这么好,他便为它取名‘霹雳’,寓意为速度奇快,就像晴天霹雳一样,让司马无忌震惊。现在此马的品种弄清楚,司马无忌、魏延二人又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通过城门守卫进入吴郡,直奔周瑜府上而去。此时,周瑜灵柩已经送回江东,孙权亲自接迎周瑜灵柩,命令大小官员穿戴素服,小乔以及周峻跪地迎接。

    由于周瑜亲子年幼尚不能担任此任,唯有周峻,也就是周瑜兄长之子代为守孝。周峻强忍着泪水,周瑜待他很严厉,那是为他好,没想到周瑜离开以后再次相见却是迎接他的灵柩,身为侄儿的周峻心中十分痛苦,披麻戴孝,以亲子身份出席周瑜葬礼。

    孙权亲迎周瑜灵柩回吴郡,更是亲自为周瑜举哀,一切费用由他承担,看见灵柩那一刻,孙权还是无法相信这事真的,仰天痛呼一声:“公瑾雄烈,胆略兼人,遂破孟德,又有王佐之资,今忽短命,孤何赖哉?”

    众人无不呜呼哀哉,甚是感动,鲁肃、吕蒙等人也是满含热泪,他们心中的悲痛又与何人去说。孙权亲自护送周瑜灵柩回吴郡大都督府中,后续事宜则交给鲁肃、吕蒙等人打理。

    孙权痛哭流涕,险些晕倒,失去周瑜,相当于东吴失去一位顶梁柱,他孙权失去了依仗,他与周瑜私交甚笃,可以说东吴有如此,一大半都归功于周瑜,心中苦涩可想而知,灵柩安置在大厅中央,左右各有挽联,小乔、周峻皆是亲属,自当跪着答谢,默默的守灵,待他上香后便在侍卫搀扶下回到府上。

    周瑜灵柩归来,百官前去迎接,今夜乃是亲属等人守夜,不分昼夜轮流守。并且,亲眷奴仆等全都换上素服,女子不得有任何装扮,男子则穿草鞋,然后依照疏远,穿孝服、戴孝帽。小乔是周瑜发妻,周峻是侄子,亦是继子,还有年纪尚幼的亲子,他们全都穿上斩衰,也就是质地最差的丧服。

    灵柩搁置在大厅中央,用布置灵堂、立奠。由于周瑜死在江陵,身旁并无亲眷,就由鲁肃、吕蒙代为处理后事,已经经历沐浴、饭含、穿袭、入殓等步骤,所以回到吴郡这些都不必做了。

    次日,宾客好友等人前来吊丧!

    孙权身为东吴当权者,周瑜又是东吴大都督、南郡太守等官职,东吴重臣,孙权自当亲自前来为他吊丧。接着,鲁肃、吕蒙等人也一一前来,益州牧刘璋也派使者前来,然后是刘备派遣而来的司马无忌、魏延二人。

    吊丧之人也不允许穿红戴绿,以素服为主,司马无忌早已准备好,魏延则是到了大都督府,仆人给他分发的素服穿在身上,然后一同前去吊丧。本来魏延是不想前去,不过后来想想人已经到了,要是不去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恭敬地作揖,为周瑜上香,又向小乔、周峻施礼,他们二人答礼。接着,司马无忌并未离去,而是双膝跪地,满脸忧伤,又从怀中拿出半壶酒,就像是老朋友一样,叹道:“公瑾你我有约,痛饮三百杯,却不想你先一步而去,此酒又该与何人对饮乎?回想当年,雄姿英发,却英年早逝,天妒英才也!忠义之心,英灵之气;火烧赤壁,名垂百世!生死永别,此酒愿与君共饮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出人意表的如此行为,不仅小乔、周峻等人不解,就连其他将领、官员都不明白,唯有鲁肃、吕蒙二人清楚。周峻看向鲁肃,只见鲁肃摇摇头;其他人见司马无忌如此无礼,拔剑相向,却被吕蒙挡住,喝止他们收起刀剑,魏延也随身佩戴利剑,连忙拔剑,要不是吕蒙阻拦,一场大战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“烟波庭外初相见,阁楼相谈甚是欢。火烧赤壁千古颂,最难欢聚易离别。”司马无忌满怀忧伤念叨出这首诗,又将壶中水酒倒在地上,自己又喝了一口,如此反复数次,直到半壶酒都喝完了,这才起身作揖,不顾众人神采各异的神情,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去,魏延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鲁肃、吕蒙二人皆是沉默不语,他们没有任何阻拦,放任司马无忌离去,对于司马无忌之前所为,乃是随心而动,心之所向,行之所至。他们能够理解,周瑜临死之际也是如此感叹。

    “子敬,为何要拦着我,不让我好好教训这个无礼之人!”众人义愤填膺,司马无忌所作所为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不尊重死者,更别说那人还是周瑜,如此荒唐的行为实在是让他们气恼不已。

    “司马无忌所为,以公瑾之胸怀自当明白,汝之所想焉是公瑾所想!”鲁肃一针见血地回道,“公瑾曾经与司马无忌有约在先,我与子明皆在场,自然明白他之所为不合乎常理,却是随心而发。”

    众人才明白周瑜与司马无忌二人各为其主,惺惺相惜,引为知己。小乔知晓司马无忌此人,周瑜在世时曾多次提及,就连在外出征时,送回家中的书信也曾说过,只是未曾见过。今日一见果然如同周瑜所称赞的那样,人中龙凤,小乔为自己夫君有如此对手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经过司马无忌这一小插曲,众人满是悲伤的心情也渐渐淡了许多。在东吴之中,司马无忌的名声更加响亮,敢做他人不敢做之事,实在是胆识过人。众人之中,却有一人紧紧地看着司马无忌离去背影,悄悄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魏延见司马无忌痛心疾首的模样,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,只能沉默不语的跟随在他身后。直到他们来到孙权府上,却不是驿馆,这才出声问道:“军师,难道不是明日前去见孙权吗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回道:“明日见他就晚了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没有回答魏延的话,而是开口说道:“此事稍后再与你解释,先去通报就说刘豫州帐下军师司马无忌前来拜见孙将军!”

    魏延满怀疑惑之下还是遵从司马无忌的命令前去,要是耽搁了只怕贻误时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