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章 相马
    “大宛马记载于《史记》之中,乃张骞出使西域时,在大宛国曾经见过一种良马,这种马的耐力和速度都十分惊人,不但能日行千里,更会从肩膀附近位置流出像血一样的汗液。”

    魏延皱着眉头,又上下打量此马,道:“通常大宛马体高不过四尺左右,体型饱满健硕、头细颈高、四肢修长、皮薄毛细,步伐轻灵优雅、体形纤细优美,再衬以弯曲高昂的颈部,使得此马速度极快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此马却有五尺高,体型更加粗壮,而且步伐沉重却又不失轻灵,颈部特征没有改变,皮毛都非常细且薄。但是,此马真的是大宛马,就应该会流出像血一样的汗液,可是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听闻魏延所言,心里终于平衡了,笑道:“将军,这马应该不是大宛马,要是真的是大宛马,又怎么会没有此马种特征。当初,大哥、二哥都没能看出此马是何品种,应该不是大宛马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,末将斗胆想要骑上试试,不知是否可行?”魏延身为大将,自然喜爱战马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看着魏延坚定不移的模样,也就点头答应下来,格外叮嘱一声:“此马比较烈,除了我以外,任何人都不能碰它分毫。当初,二哥想要试试险些被摔下马来,难以驯服,将军你要当心了。”

    魏延郑重的点点头,然后从司马无忌手中接过缰绳,他还未上马便感觉到此马散发出一股敌意,心里好奇之下,誓要打破砂锅问到底,硬着头皮还是一跃上马,果然就像司马无忌所说的那样,不断地翻跳,又是一阵阵嘶吼声,像是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魏延爱马,自然也会驯马,驯马本事还不小,可是被此马如此闹腾,也实在是守不住,险些跌倒下来,还是司马无忌眼疾手快出手接过缰绳,安抚它这才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揶揄道:“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魏延尴尬不已,以自己的驯马之术居然差点掉下来,可见此马很烈,比之他所骑的更甚,而且他惊讶的是此马居然会认主,相传良驹具有灵性,此马灵性更甚,可见绝对是一等一的好马。

    “军师,末将敢断定此马必是良驹!”魏延笃定地说道,“吕奉先有良马为‘赤兔马’,军中关羽将军亦有一匹,不过比之吕奉先稍逊数筹。吕奉先赤兔马为兔头,关云长赤兔马是半兔头,非同等马匹。”..

    司马无忌疑惑道:“难道关云长赤兔马不是吕奉先之马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魏延沉声道,“吕奉先赤兔马十分具有灵性,军中曾有传言赤兔马救过吕奉先之命,大军口渴之时赤兔马发现水源,这才免遭大难,是真是假尚且不知。但是,我知道赤兔马是吕奉先花费很多功夫才收服,赤兔马除了吕奉先外,只有貂蝉能骑,其他人碰都碰不得,就像此马一样,烈性十足。”

    “那吕奉先之马去往何处?”司马无忌看过演义小说,说是关羽赤兔马就是吕布之马,事实上根本就不是,那是杜撰演义小说,真正的吕布之马去往何处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赤兔马与貂蝉一起不知所踪!吕奉先城破之时,便让貂蝉乘坐赤兔马离去,他自知难以存活于世。赤兔马也随着貂蝉不知所踪,不然以赤兔马的灵性,一生只认一主,吕奉先战死,它亦不会存活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感叹道:“世上当真有如此良马!”

    “《相马经》记载曰:‘得兔与狐,鸟与鱼,得此四物,毋相其余!欲得兔之头与其肩,欲得狐之周草与其耳。欲得鸟目与颈膺,欲得鱼之鳍与脊。’”魏延正声道,“兔头马实在是不可多得,亦是战马最好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仅仅是大宛马,无法成为战马,需要配种改良才能适合南征北战的战马。但是,马夫、圈马放养皆让它失去原本的灵性,以及野性。赤兔马是重型马,其特点是身体强壮,力量大,也是马中最为高大的品种,而且皮毛颜色为枣红色,有此称呼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魏延说了那么多,惊讶道:“将军,你不是跟我说此马是兔头马吧!”

    魏延点点头,道:“原以为是凹头马,仔细一看才知是兔头马。但是,此马体型特征与大宛马又十分相似,应该是杂交品种。军师,此马身上皮毛是何颜色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黑色的!”司马无忌十分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军师要是可以的话,不妨为它刷洗一下如何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魏延怀疑的目光,这让他有些不确定了,再次看了过去,的确是黑色的没错。不过魏延如此说,自然有他的道理,司马无忌、魏延二人便找到一处水源,没有马刷,不过魏延却可以自己动手做一个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会做这个?真乃人才啊!”

    “军师莫要嘲笑末将!”魏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道:“文长未从军以前是马夫,因为受不了主家的压迫,就逃了出来从军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亲自为自己的马匹刷洗,这事他是第一次干,根本就太会,要不是魏延在旁边指导,怕是司马无忌手忙脚乱。当司马无忌开始刷洗就发现黑色的毛悄悄地发生变化,魏延急不可耐想要去帮忙,可是此马根本就不吃他这套,不予理会,司马无忌无奈只能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时辰,司马无忌才弄好,哪怕是他都有些受不了,苦笑道:“将军,你以前做的是这个,实在是太佩服了,无忌自愧不如啊!即便是上阵杀敌都没这么累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魏延没回话,又看他目瞪口呆的模样,好奇之下也转过头,正好看见自己的马正在抖落着身上的水渍,清洗结束让它露出原本的面貌,就连司马无忌都傻了,呆若木鸡地看着它。

    此马的颜色不是全黑,而是棕、青、白三色混合,马蹄是白色,马鬃是青色,其它部位皆是棕色。在阳光照射下咋看上去更显得威风凛凛。由于长时间未洗过,使得原本棕色的毛看上去就像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混血大宛马!”魏延叹为观止,瞠目结舌地喃喃自语一声,“此马稍微抖动都能看见血液在血管中流动,绝对是上等的大宛马!”

    “不会真的中大奖了吧!”司马无忌还是难以相信这事是真的,又再次问道:“将军,你不会看错吧!此马真的大宛马?难道混血大宛马比纯种大宛马更好?”

    魏延回道:“军师,纯种大宛马虽好,却不适合作为战马,唯有混血大宛马才能成为战马。但是,混血大宛马很难存活,世间少见,就连文长也是今日有幸见到。此马比之赤兔马绝对是同等存在,仅以它的灵性,只认军师为主,旁人无法靠近,绝对是良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中奖了!……我滴神啊!这一定不是真的!一定不是真的!……”司马无忌暗暗地碎了一口,难掩心中的震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司马无忌脑海中想起汗血宝马的价格,基本是一千万美元一匹,价值近亿元人民币,他想想都觉得自己太过招摇。没想到只花了十两银子,就买中这样的宝马,运气实在是太好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