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章 汗血宝马
    刘备采纳司马无忌建议,周瑜死后,他便立即率领大军从江陵撤离至江夏。当刘备大军撤离,鲁肃有些不相信,依周瑜所料,刘备此行目的是为了江陵而来,这个时候撤军,有些说不通。

    “子明,依你看刘玄德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吕蒙皱着眉头摇摇头,道:“子明也不知他意欲何为,不过公瑾叮嘱我等守好江陵,切勿所托。主公已经传令,命我等将公瑾灵柩送回江东安葬,怕是江陵之地难以久留。子明以为不论刘备意欲何为,江陵还是要严守才是,要不子敬你随军回返江东,我留在江陵镇守如何?”

    鲁肃想了片刻,道:“江陵有你防守,子敬亦能安心回返东吴。”

    于是,鲁肃将这个命令传至大军上下,黄盖等人不曾反对,唯有程普不愿接受,更是直接了当地面见鲁肃,主动请求留守江陵,让吕蒙随军一同回返江东,将这里的一切军务交托于他。

    程普是东吴大军的右都督,周瑜死后,自信满满的以为会提升至大都督,手握大军,最后孙权的命令传来,他什么都没有得到,最重要的是他还听说举荐鲁肃接替大都督之位的正是周瑜,这让他实在气恼。

    周瑜死了,程普与他之间的矛盾也烟消云散,还想护送周瑜灵柩回返江东,听到这个消息,程普心中怨气难消,一气之下改变初衷。鲁肃见程普心意已决,又想起周瑜的叮嘱,最后还是决定把坚守江陵的任务交给他。

    当所有事情都交托好后,鲁肃、吕蒙、黄盖穿着素服护送着周瑜灵柩前往江东。程普接管江陵一切事务,虽说是暂代,也算是满足他的心愿,程普高兴不已,他不相信刘备大军会攻来,并没有听从鲁肃的嘱托,也就是周瑜临终时交代,他不认为周瑜事事都能算清楚。

    正是程普的疏忽大意,以致于江陵最后被刘备占领!

    “禀主公,鲁肃、吕蒙等人已经启程护送周瑜灵柩回返江东,仅留下二万兵力由程普驻守江陵。”

    刘备大喜道: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主公莫要心急!”诸葛亮说道,“现在周瑜灵柩送回江东,我军理应派人前往江东吊丧才是,待前往江东时与孙权商议江陵。若是答应那是再好不过了,这样江陵攻打下来,也是顺理成章之事。”

    ;刘备点点头,道:“孔明先生以为何人前去吊丧?”

    “非无忌不可!”诸葛亮笑道,“无忌与周公瑾相交莫逆,此乃东吴人所周知之事,就连鲁肃、吕蒙等人都知晓,无忌前往不会有诸多的阻拦。孔明本想前往,昔日与东吴儒士唇枪舌战,早已得罪他们,我若前去怕是东吴会怀疑主公心意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怎么也想不到此次东吴吊丧周瑜不是诸葛亮自己,反而是自己,这让他有些懵了。从心里来说,周瑜之死,实在可惜。虽说他与周瑜各为其主,却是惺惺相惜,司马无忌钦佩周瑜的胆识与谋略,心胸宽广,让他前去吊丧并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另外,司马无忌也清楚自己前往江东吊丧,更是为了与孙权谈判。如果仅仅是他一人前去,怕是有些不妥。此事,诸葛亮也早已想到,他让魏延陪同司马无忌一起前去,二人皆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刘备担心会有危险,准备多派些士兵护送前往,不过诸葛亮以为人多反而引起误会。现在他们是吊丧,带着太多的士兵,东吴又如何看待?司马无忌也没赞同刘备的提议,此去吊丧之人就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次日,司马无忌、魏延二人便上路了。

    “无忌,你此去江东,孙权答应与否,都要来信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孔明放心,无忌知晓如何做!”司马无忌又低声说道,“若是我们未能及时回来,孔明大可建议主公出兵攻打江陵。若是江陵攻下,立刻将消息送至江东,我等也好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郑重的点点头,司马无忌此去吊丧,是为了与孙权谈判,还有为了当初那个约定。

    两日后,司马无忌、魏延二人便抵达东吴地界,他们从樊口下船,然后走陆路,快马加鞭的赶往。司马无忌前去吊丧,魏延不必前去,所以司马无忌准备好素服,魏延依旧是战甲穿戴在身上。

    经过两日的行程,司马无忌、魏延便在路上稍作休息,可是魏延的目光一直看着司马无忌的战马,上上下下不断地打量着,最后魏延出声道:“军师,你胯下战马到底是何品种?”

    “无忌也不知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魏延惊讶的看着自己所骑的战马,他是真的不清楚这马是什么品种。当初,赵云也曾询问过,此马脚程比之赵云战马照夜玉狮子不遑多让,比魏延所骑的马还要快,这让魏延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军师,此马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将此马的来历说了一遍,他也不知道这马具体是什么品种。不过回想起当日买马时,此马就像是有灵性似的,不仅主动向他靠近,还不断地磨蹭,最后司马无忌懒得挑选,见它如此灵性,直接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初买的时候,卖马之人还建议他换另外一匹,说这匹马根本就难以驯服,又不愿与其它马匹合群,难以管束,也有御马之术较好者想要驯服也都失败告终。司马无听闻还以为是说笑,他怎么看都不觉得此马是那样性格暴躁的,坚定地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天下大乱,马匹更是各方需要之物,所以一般的马匹每个几十两都难以买下来,要是好的马匹那就价值千金,可遇不可求。司马无忌买下这匹马只花了十两,那人像是大甩卖一样。

    魏延皱着眉头,详详细细地观察,又见此马身上有些淤泥,诧异道:“军师,此马买回来时,是否未曾送到马厩处饲养?”

    “将军是如何知晓的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还真的从来没有将这马送往马厩处让人看管,不是他不愿意,而是这马不同意,宁愿四处散养,就是不愿意前往马厩,也不愿其他人碰它,这事是后来才知道的,司马无忌才相信卖马之人所言,所以从开始到现在为止,这马身上都没怎么洗过,有时候下雨之时才冲刷一下,之后又变得脏兮兮。

    魏延正是看见此马的毛发上有着淤泥知道的,他走上前去想要抚摸,不想此马猛地仰天嘶吼一声,根本就不愿意让他摸。魏延也被此马烈性吓倒了,已经被人驯服的马匹怎么可能还有如此烈性。

    “将军难道懂得相马?”

    “末将略知一些!”魏延谦虚的说道,“我的战马乃是河套马种,耐力惊人,速度飞快,奔跑如行云流水,与赵云将军的照夜玉狮子有得一比,可是此马比之更快,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也想知道自己的马到底是什么品种,便问道:“请问将军可知此马是何品种?”..

    “以末将观察,此马应该是大宛马品种!”魏延皱着眉头,沉思许久这才提及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大宛马!”司马无忌傻眼了,他知道大宛马就是汗血宝马的别称,好奇的看着它,实在是难以相信这马居然是汗血宝马,暗暗地想道:“自己花了十两银子就买到了汗血宝马?这怎么可能呢!”

    如果这事是真的,那他运气实在是太好了,司马无忌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能。若是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,当初买彩票就怎么没中过大将,这个几率比买到汗血宝马还要少高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