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章 抱憾而终
    司马无忌离开了,带着半壶未曾喝完的酒,他没有回到自己的帐内,直接来到刘备处,将自己今日探望周瑜之事禀报于刘备。刘备、诸葛亮等人均在,众人都在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无忌,周公瑾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只怕过不了今晚!”司马无忌沉声道,“无忌前去时,周瑜已经苏醒,更与我对饮三杯。并且,周瑜也试探主公是否有意江陵,以周瑜的精明,怕是猜到了,必会严加提防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将周瑜的对话内容,也一五一十的说出。其实,司马无忌、周瑜两人都清楚,之前的对话是一种试探。周瑜试探司马无忌的口风,司马无忌在试探周瑜的心思,彼此都心知肚明,却不曾说穿。

    并且,司马无忌从周瑜的面相,以及他说话的语气,断定周瑜过不了今晚。至于为何要与周瑜对饮,实则是相送,是一种惺惺相惜,还有一丝遗憾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当司马无忌离开以后,周瑜强撑着的身体轰然倒下,再也忍不住,直接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!”鲁肃、吕蒙神色紧张,大夫明明叮嘱周瑜切记不能饮酒,周瑜明知故犯,短短时间内,周瑜脸色更加苍白,就连他眼睛都开始闭上,奄奄一息的模样,让他们十分担忧。

    大夫急匆匆的赶来,再次把脉,发现火毒攻心,无力回天,他也束手无策。吕蒙怒气冲冲的拔剑相向,像是要杀死他似的,吓得大夫惶恐不安,还是鲁肃出面喝止。

    “子明住手!”周瑜有气无力地大喝一声,“生死有命,无关他人。公瑾命该如此,此乃天意,又何怨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!”吕蒙伤心不已,周瑜与他相交多年,眼睁睁的看着好友性命垂危,这让吕蒙难以忍受这种伤痛。

    周瑜勉强笑了笑,道:“子明,生死有命,不必介怀。公瑾自知身体状况,多一时半刻,少一时半刻也什么区别,怕是过不了今晚了。我死亦是无惧,唯一担心的是东吴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子敬,你大智如愚,实乃大才之人,独善其身,不愿走出前面。若是公瑾死后,子敬必须主持大局,文有子敬,武有子明,东吴军必能割据江东,与曹操对抗,更能防止刘玄德有异心。”

    “刘备出兵在我意料之中的事情,他主动出兵,意在江陵。子敬、子明,你们一定要记住,江陵不容有失,定要守好江陵。荆州七郡刘备尽占其五,要是江陵也被刘备占据,荆州之地便是他刘备所有,羽翼丰满之时,东吴难以压制于他。”

    鲁肃道:“公瑾,子敬以为刘豫州不是那种背信弃义之人,更不会做联盟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子敬啊!”周瑜叹道,“你还是不了解刘备此人,刘玄德乃是当世枭雄也,不容小觑。刘玄德胸怀天下,孙刘联盟之所以达成,一方面是迫于曹操大军的压力,另一方面是刘备那个时候尚无足够的兵力,更没有任何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刘备已经占领荆州五郡,势力已然形成,早已不是当日的刘备。此次出兵相助,实则为了江陵而来,非真心相助东吴。之前公瑾与无忌两人的对话,你们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无忌此人比之诸葛孔明更加难以对付,他的回答滴水不漏不说,更是明白我话中意思,说是对江陵无心,实则有意。此人必定是我东吴大患,可惜我已无力与他周旋。”

    “生平能有如此对手,乃公瑾之福。本以为诸葛孔明十分厉害,料敌先机,算无遗漏,而司马无忌更可称为‘鬼才’。从他看我的神情,已经知晓公瑾大限将至。”

    “子敬你一定要防范司马无忌,他的才能就连我都十分佩服。公瑾心有余而力不足,大限将至,唯有将大事交托于你们。你们见到主公时,请转告于主公,恕我周公瑾无法继续为东吴效命。”

    周瑜再次喷了一口血,呼吸急促,鲁肃、吕蒙连忙上前,心里十分着急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瑜如此模样,他们眼眶之中都有些湿润了,一直强忍着。

    “公瑾出身大族,志向远大,一心想要辅佐孙策将军,奈何天不遂人意,又有孙权将领,比之孙策不遑多让,公瑾一展所长,驰骋沙场,从未败绩。本想开疆扩土,完成吾主心愿,奈何大限将至,未能如愿。”

    周瑜仰天悲呼道:“若是上天再给我十年时间,必能让东吴更加强大。”

    周瑜志向远大,他一心想要辅佐孙策、孙权两位主公。现在江陵已经拥有,可是大限将至,时辰无多。纵然周瑜想要继续开疆扩土,也是有心无力,此乃最大的遗憾,生平未能完成心中所愿之事,空有满腔热血,实在是难以接受如此结果。

    “当今天下,正值混乱多事之秋,这正是我日夜担心的事情。现在曹操退居北方,刘备占领江夏,与东吴接壤,实在是不得不防。军中将士人心不齐,恐有内忧。这正是我日夜忧心的事,愿陛下预先考虑尚未发生的事,然后才想到安逸享受。”

    周瑜看着鲁肃,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子敬,以你的智谋才略足以解决此事,东吴的未来就交给你了。即便是我死了,也能安心离去,再也没有任何牵挂,你一定要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鲁肃点头答允,道:“子敬答应公瑾,只要子敬在的一天,就绝不会让东吴衰落,更不会让东吴受到外敌入侵,誓死守卫东吴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周瑜又转头看向吕蒙,叮嘱道:“子明,你早已是独当一面的将领,我也不必担心。凌统、黄盖等将领你要与之多亲近亲近,还有程普将军,决不可走公瑾的道路。”..

    “程普虽与我意见不合,矛盾重重,不过行军打仗,他的确是一员虎将,与他沟通之时最好是请教的口吻,给足他面子,决不会为难你。东吴大军日后,便交给你们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吴有你们在,我也能放心的走了!”周瑜露出久违的笑容,像是一种解脱,缓缓的闭上眼睛,脑海中想起司马无忌最后与自己说的话,默默地想道:“若是再有时间,我定要与你斗个高下!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瑾!”

    鲁肃、吕蒙掩面痛哭,周瑜虽是含笑而逝,可他心中的愿望始终未能完成,抱憾而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