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章 试探
    刘的丧礼过后,刘备便任命文聘继续担任江夏太守,黄忠也负荆请罪向文聘赔不是。文聘已经归降刘备,对黄忠使诈之事也放了下来,不过黄忠始终耿耿于怀,更是当着众人的面赔礼,文聘也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曹仁退兵,江陵归属问题,刘备还需要亲自前往,便没有在江夏逗留太久,交托一切后就启程离去。临别之时,司马无忌悄悄地叮嘱文聘,道:“无忌有事要拜托将军!”

    “军师有话便说,文聘能做的必定去做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说道:“现如今曹仁退兵,江陵归于主公,还是孙权,难以确定。若是所料不错,孙权不仅觊觎江陵,就连江夏也虎视眈眈。江夏与东吴接壤,怕是孙权难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无忌特意请求将军,要是东吴军前来索要江夏,或是接管江夏大权,将军不必理会。即便是主公来信,将军也可以不必理睬。若是东吴军前来,以将军的本事,应该可以想到对应之策。”

    文聘诧异道:“主公来信,要是文聘不从,便是违抗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!”司马无胸有成竹的笑了笑,道:“文将军不用担心此事,主公比之无忌更不愿失去江夏。至于刘病逝的消息,怕是隐瞒不住,那个时候孙权自会派人前来索要,一切就拜托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文聘点头答应下来,司马无忌便跟随刘备前往江陵。现在诸葛亮、关羽、张飞等人已经进城,大军则驻扎在城外;周瑜、鲁肃、程普、吕蒙等人也进城,大军与刘备军一样在城外。

    刘备接到诸葛亮的来信,他便匆忙赶赴江陵。纵然刘备没有耽搁,还是晚了一步。孙权派来的使者带着汉献帝的旨意前来,当众宣读旨意,周瑜被封为南郡太守,接管江陵。并且,程普是江夏太守,就连桂阳郡也一并在其中。

    诸葛亮皱着眉头,沉思不语,要是江陵落入东吴军手中,于情于理也说得过去。毕竟江陵之地,东吴军整整攻打一年时间。可是江夏郡、桂阳郡是刘备打下来的,没有理由让给东吴军。

    当圣旨宣读以后,凌统、吕蒙便率领大军入城,周瑜昏迷不醒,无法指挥大军。诸葛亮、关羽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吴军入城接管江陵一切事务,不过诸葛亮自有算计。

    目前有汉献帝的诏书,刘备又是皇室中人,孙刘两军尚处于联盟时期,不适宜发生冲突,待刘备前来再来商议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次日,刘备、司马无忌等人也率领大军前来,刘备与周瑜并无交情,也不好前去探望。但是,司马无忌与周瑜算是有些交情,刘备便委托司马无忌前去探望,实则是探听周瑜虚实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前往周瑜所在的住处,正好他前来时,周瑜刚刚苏醒不久,听闻司马无忌前来,周瑜便让人请他进来一叙,作陪的有吕蒙、鲁肃二人。司马无忌走进卧室,便看见周瑜面色苍白,毫无血色的脸庞,比之前要憔悴很多,精神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“无忌前来,公瑾尚不能亲迎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回道:“大都督身体抱恙,理应卧床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周瑜躺在床上,面带微笑地说道:“自从赤壁一别,已有一年之久,却是物是人非。公瑾伤势未愈,终日卧床不起;无忌却神采飞扬,指点江山,相助刘玄德攻下荆州五郡。荆州七郡有五郡落入刘玄德之手,而我军只占得江陵,却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笑道:“江陵之地归属于东吴理所应当,吾主自然不会觊觎。吾主刘豫州与刘至交好友,刘更是有恩于吾主。荆州之地本是荆州牧刘表所属,奈何刘表次子刘琮怯懦无能,拱手于曹操,吾主只不过是完成刘所愿,刘乃刘表长子,顺理成章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……”周瑜咳嗽一声,笑眯眯的说道:“难道说刘豫州上表刘为荆州刺史,此事不是无忌,或是诸葛孔明所为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!”司马无忌笃定的否定,道:“此事乃是刘自己与吾主所说,吾主这才答应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刘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江夏太守府中休养!”

    “公瑾听说,刘重病缠身,怕是命不久矣,不知此事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刘与公瑾伤势一样,皆是在与曹军大战之时受伤,要不是及时救治,的确是有些危险。”司马无忌委婉地说道,“纵然刘重病缠身,依旧想要收复失地,恢复昔日荆州光景,奈何天不遂人愿!”

    “江陵与江夏只是一江之隔,相距不远,江夏更是与东吴接壤。”周瑜话锋一转,道:“江陵百姓富庶,又有长江作为天然屏障,比之江夏要好太多,有此城池乃我军之福。”

    “无忌在此恭喜大都督!”司马无忌坚决地回答,“大都督率领大军与曹仁军对峙一年之久,要不是曹仁忌惮大都督,也不至于仓皇北逃,这也是大都督战功显赫的表现,无忌认为江陵该是东吴所有。”

    周瑜笑道:“公瑾入城以来,尚未在江陵走动,待伤愈之后,必要好好欣赏此地,不知无忌愿意与公瑾一同前往?”

    “若是大都督不嫌弃,无忌自会陪同!”司马无忌回道,“若是可以的话,无忌还希望再与大都督把酒言欢,促膝长谈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无忌所说,正是公瑾所想!”周瑜大笑一声,立即让吕蒙取酒来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这……”不仅吕蒙担心,就连鲁肃都皱着眉头,他们知道周瑜身体情况,要是这个时候再饮酒,只怕真的后果难料了,故而吕蒙有些犹豫不决,迟迟不愿去取酒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的命令都听了吗?”周瑜怒吼一声,“若是你不去,那我便自己去取!”

    最后,吕蒙无奈之下只能取酒来,周瑜与司马无忌又是开怀畅谈。原本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,在这一刻消散开来。当水酒送来后,周瑜与司马无忌对饮三杯,三杯下肚,犹如火烧,然而周瑜眉头都不皱一下,感叹道:“今日公瑾身体抱恙,无忌能前来探望,公瑾铭记于心。如果可以的话,公瑾真希望能与无忌痛饮三百杯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顿了片刻,一饮而尽,道:“会有机会的!”

    周瑜喝下三杯酒,就没有再举杯了,司马无忌也放下酒杯,不再与周瑜对饮。司马无忌见周瑜还有话要与鲁肃、吕蒙说,便起身告辞离去,又将那剩下的半壶酒带走,周瑜笑着点头答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