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章 黄忠使诈,生擒文聘(四更)
    “大哥、三弟,为何你们都不愿我带兵前去?”..

    赵云退出争夺此次征战为将的机会,从他心里来说,的确是心不甘情不愿。若不是徐庶、司马无忌二人向他摇头示意,只怕赵云还会继续坚持。当事情尘埃落定以后,赵云便急忙忙的询问缘由。

    徐庶调笑道:“二弟,不是大哥不让你去,而是你真的前去了,怕是弟妹会不高兴。二弟刚刚成婚不久,要是冷落了弟妹,那岂不是我们二人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赵云知道徐庶所言不是真话,就算是大婚,身为将领,征战沙场,职责所在,根本就不在乎是否大婚。再说,他都已经成婚有些日子了,赵云实在是不明白原因。

    “不让你前去,其实也是担心孙权会有防备!”徐庶正声道,“二弟,你是我军的大将,勇猛无敌,怕是我军之中再难找出与你匹敌之人。如果你这次前去江陵,或是江夏。”

    “东吴必会猜疑我军的用心,二弟真以为三弟只是简单地想要收复江夏吗?其实不是,三弟目的是江陵,不是江夏。江夏只不过是跳板罢了,江陵才是真正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此次前去,占领江陵的事情就会有变化。现在是关羽、张飞二人前去江陵救援,反而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;另外,魏延、黄忠前去攻打江夏,更不会惹人注意,这才是三弟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撇着嘴,道:“什么是我的主意?难道大哥不是这样想的?孔明不是这样想的?此事明明是咱们三人商议,然后报于主公,让主公做决断。”

    赵云一愣,道:“此事早就商议好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司马无忌笑眯眯的说道,“这事早在二哥大婚之日前就已经商议好的,不过一直都在等待机会出兵,简单来说就是缺少借口。正好周瑜给了我们一个借口,自然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江陵、江夏虽隔着江水,不过两地相去甚远。纵然樊口我军占据,也在东吴眼皮底下,难以长久,时刻还要防备孙权派兵前来攻打。若是占领江陵便可以以此为根据地,江夏乃是附属,又有荆州四郡,也就是说我军的势力才真正形成,再也不惧任何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二哥如何想要出征,此事也轮不到你。因为在这个计划之中,本来就没有将你算在内。至于飞虎哥,乃是因他身份特殊,要是东吴军认出他来,也不好解释,正好留在大营,防止其他人有所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大营有子龙、飞虎二人镇守,就算是有敌军前来,或是有何异动,也能轻而易举的解决。所以,真正重要的不是前去攻打江陵、江夏,而是守住我军好不容易得来的四郡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担心……”赵云皱着眉头,想起一人来,大吃一惊道:“他已经归降,不可能背叛主公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二哥所想的那人!”司马无忌点头道,“他的情况,我们不甚了解,要是真的有什么万一,也好有个防范。毕竟,曾经麾下数万兵马,现在却屈居人下,务必要当心。此次出战的兵力,其中有一万是他的部下,不过被打算开来,还有四万兵马留守在武陵,所以必须谨慎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无法随行,亦是考虑此事,有大哥相助,就算他真的有异心,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剿灭,这样才能真正收编数万大军。如今他是归降,是否真心尚且不知,还需防范才是。”

    赵风也在征战长沙郡时,被擢升为偏将,成为一方将领。其实,他也想进攻江夏、江陵,不过想到程普等人在,赵风只能望而却步。现在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,东吴给予他的耻辱,赵风无论如何也要讨回来。

    经过徐庶、司马无忌的调解,赵云最终放弃出征的想法,安心留在桂阳郡担任太守。其实,赵云也想问一下,为何司马无忌会知晓自己会成为桂阳太守。这件事还是樊氏无意间提及,就连赵云自己都不明白,不过时间不多了,司马无忌要随军出征。

    “军师,此战该如何部署?”

    黄忠是主将,魏延是副将,他们二人率领五千人马直奔江夏而去,江夏的地形他们不熟悉,司马无忌却十分清楚。因此,何处有士兵驻守,何处有巡逻兵都一一说了。

    “黄将军不必询问无忌,一切按照将军部署即可!”司马无忌见黄忠询问自己建议,他却什么都没说,让黄忠按照他以往的攻打方式去做就是,这也是说明黄忠是军中唯一的主将,全凭他做主。

    黄忠知道司马无忌是不想干预自己指挥大军作战,心领神会,他立即下令大军前往江夏城附近处隐藏起来。现在他们已经抵达江夏,可是关羽、张飞率领大军尚未抵达江陵,必须要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若是贸然进攻,必会损失惨重,而且那个时候江夏守军也不会前去救援曹仁。所以,黄忠第一道命令就是等待,而且所有士兵都是乘船距离江夏三十里处便下船,然后步行十里,又派遣斥候前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黄忠率领大军在此静等时机,整整等待了三日,这才有机可趁。当斥候来报,说江夏军前往江陵,现已经出城十里,再过不久便会经过此地。黄忠下令所有士兵隐蔽,放任救援军前去,魏延以为将这些援兵截杀才是上策,黄忠认为不可。

    若是现在攻打,要是援军回撤,将消息传回江夏,那就前功尽弃,最后魏延也打消进攻的念头。众人目视着援军前去,初步算计出兵五千,而江夏守军不过万人,仅剩下三千兵力。

    斥候尾随江夏援军前去,直到他们乘船而去,直奔江陵后,立即回报于黄忠。黄忠为人谨慎,不敢有丝毫大意,他命令大军等上半个时辰再行出兵。半个时辰后,黄忠命魏延率领一千人从后方突袭,他自己则率领大军从正面进攻。

    “报!”巡城士兵见黄忠率领大军前来,他不认识黄忠,急匆匆的禀报文聘,道:“太守大人,前方有大军攻城!”

    文聘大惊,急忙上城看去,却见战旗写着‘刘’字,方知这是刘备军前来攻城。文聘立即下令守军严阵以待,决不允许开城门。现在江夏军兵力不足,难以与刘备军大战,只能采取守备。

    “吾乃刘豫州帐下黄忠,还请关内侯出城!”

    因江夏与东吴接壤,文聘曾是刘表帐下将领,因江夏民心不安,曹操这才委以重任,不仅让文聘担任江夏太守,更是给予军权,还赐爵位关内侯。

    “汝是刘备将领,与吾有何话可说?”文聘站在城墙上,直接回绝黄忠的提议,要是刘备军趁机偷袭,那他就真的无脸见曹操,更有负于曹操的重托。

    黄忠见文聘不愿出城,也不恼怒,接着说道:“昔日文侯是刘表帐下将领,你我算是同胞。虽然文侯投奔曹操,汉升投奔刘豫州,各为其主。但是,汉升为人如何,想必文侯知晓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微微一愣,他还真的不知道文聘与黄忠有交情。黄忠在长沙郡为将,文聘却在荆州为将,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,怎么会有交情,这事倒是真的出乎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文聘思索再三,决定开城门,率领两千兵马与黄忠面谈。当文聘从城中出来后,黄忠单枪匹马前来,道:“仲业兄,咱们多久未见了?”

    “十年!”文聘感叹一声,“汉升兄,十年不见,没想到再次相见却在沙场上。今日汉升前来目的,仲业心知肚明。但是,各为其主,难以如你所愿了。若是汉升想要完成此行目的,那就得击败于我,否则决不能让你入城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,仲业兄可还记得当初的赌约?”文聘点点头,黄忠说道:“当初,你我曾有约定,沙场上相见,一决胜负。只是没想到当年一别,转眼间已经过去十年,今日正好完成当初约定。”

    文聘回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沙场上再见!”

    “只怕仲业兄难以回城了!”

    黄忠笃定的笑容,让文聘心里一惊,立即下令撤军回城。可惜为时已晚,魏延率领一千余人从旁边杀出,直接拦住文聘的去路,黄忠也加入其中。文聘虽有两千兵马,还是难以抵挡黄忠大军,最后文聘被生擒。

    “黄忠,你骗我!”文聘被绑住,破口大骂道:“枉我视你为至交好友,要是真有本事,咱们沙场上一对一决战。即便是你胜了,也不光彩,要是传扬出去,只怕说你黄忠背信弃义。”

    黄忠苦笑一声:“汉升亦是无可奈何也!”

    文聘被黄忠生擒,守军也死了上百人,最后他们见太守被俘,也就放弃抵抗。原本以为攻打江夏是长久战,没想到速战速决,根本就没用多少时间。当战报传回武陵郡时,刘备更是大为惊叹,立即启程前往江夏,卧病在床的刘也随之一同前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