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章 无忌入城,劝降韩玄(加更)
    “魏将军愿意投奔吾主,乃我军之幸也!”赵云大笑道,“以前的不快都过去了,日后魏将军便是我军将领,你我乃是同阵营的兄弟,待此战结束后,子龙必向主公举荐将军。”

    魏延恭敬道:“谢赵将军举荐,魏延投奔刘豫州尚未建立任何功勋,不如就以长沙郡做见面礼,略表心意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点点头,道:“魏将军愿意劝说韩玄太守,自然是最好不过,无忌在此等候将军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此乃魏延尚且能做之事,军师不必如此客气!”魏延栽倒在司马无忌、赵云等人手中,他也变得十分客气,不再居高自傲,也不再自负,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,这让众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魏延再次问道:“赵将军,魏延有事请教,还望将军如实回答!”

    “文长有话便说!”魏延已经归降,赵云十分客气,也没有之前的争锋相对之感。

    “赵将军之前与文长比试,是否出尽全力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赵云一愣,本以为魏延是想询问其它,没想到居然是这个,不过赵云还是如实回答,“这件事是无忌的计谋,他让子龙与将军对战,不可倾尽全力,务必引出文长出城再战,然后再攻陷长沙郡。”

    魏延点点头,他与赵风交手以后便知道自己的武艺在赵风面前都走不过一百回合,更何况是赵云。这个时候魏延才真的相信赵云之前所言不是假的,而这一切如同他心中所想的那样,的确是司马无忌搞的鬼。

    魏延微微躬身向司马无忌施礼,真挚地说道:“文长之前多有不敬,还望军师介怀。”..

    司马无忌回道:“文长兄不必如此,无忌本就不想与文长兄生死相搏,这才出此下策。若是真的伤了将军,又或是二哥受伤,到时候闹得不愉快,不死不休,这不是无忌本意。”

    魏延懂得司马无忌话中所指,他也十分钦佩司马无忌的智谋,志在收复长沙郡,没有想过真的大军压境,用武力收复。如果真的用武力收复,怕是长沙郡百姓不会认可刘备军,要是劝说他们投降,自然得到认同,效果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文长兄何时回去?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“既然文长兄前去劝说韩玄太守归降,不如无忌与你走一遭如何?”

    “军师与末将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也前去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要与魏延一同前往城中,亲自面见韩玄太守,这不仅让魏延目瞪口呆,就连赵云、赵风都吓了一跳,他们二人纷纷出言劝阻司马无忌深入虎穴,要是韩玄不顾两军交战,绑缚司马无忌,又或是命人杀了他,那赵云就真的万死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另外,他们也担心魏延是否真的归降,要是假意投降,那司马无忌就真的危险了。虽说魏延答应归降,有时候人心叵测,真的无法确定,这让赵云十分担心,可司马无忌却微微一笑,像是胸有成竹似的。

    魏延出声道:“军师不怕魏延使阴谋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大笑道:“魏将军是信守承诺之人,既已归降吾主,自然不会耍阴谋手段。”

    魏延愣住了,别说赵云会怀疑他的忠臣,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司马无忌与他首次相见,就如此信任于他,这让魏延真心实意的佩服。魏延交友甚少,什么话都直言不讳,得罪不少人,真正与他交好的也只有黄忠一人矣,现在司马无忌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很重,暗暗地下定决心,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,哪怕是拼着一死也得护卫司马无忌安全。

    “魏延在长沙郡鲜有好友,唯一能说得上话的只有黄忠一人!若是真的发生什么意外,以文长的本事,怕是难以顾及军师安危。既然军师愿意前往,末将建议飞虎将军一同前往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魏延自己提出来,让赵风一同前去,赵云也点头答允,赵风更是想都不用想立即答应下来,陪同司马无忌前去,最后司马无忌也只能按照这个方法去做。

    其实,司马无忌相信以他的本事要想冲出重围应该不难,就算是大军围困,也不至于被射杀的下场,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。经过魏延的提醒,司马无忌想想也觉得魏延考虑的很对。

    于是,司马无忌、魏延、赵风三人前往城中。

    “快快开城门!”

    魏延来到城门下,大喝一声,上面的士兵见魏延还有敌方将领都在,这让他们很是为难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魏延怕是早已投降刘备军,要是放他们进城,后果不堪设想,最后他们只能禀报于韩玄太守,以及黄忠。

    “魏文长与敌军将领一起回来?”韩玄皱着眉头,又看向黄忠,道:“难道魏延已经归降?”

    黄忠紧锁眉头,面无表情,他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,既没点头,也没否认,就让韩玄出城见上一见敌方来使,两军交战不斩来使,这是规定。因此,韩玄也不愿真的将司马无忌等人挡在城外。

    城门打开,韩玄亲自出城,黄忠也随同出迎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、赵风见韩玄亲临,他也下马,微微施礼,道:“吾乃刘豫州帐下司马无忌,字改之,今日奉了赵将军之命,前来拜见韩太守。”

    韩玄诧异的点点头,他实在是弄不清楚司马无忌来意是什么,又四处观察了一下,并没有看见敌军将士,司马无忌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,再次说道:“今日无忌前来并不是与太守宣战,而是劝降。若是太守担心四周有伏兵,不如无忌与太守进城一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劝降?”韩玄心里一惊,劝降能有司马无忌如此高明正大的还真是少见,不过他还是邀请司马无忌进城一叙,说实话他的确是有些担心赵云率军伏击自己,只好领着司马无忌等人进城。

    “文长,你与我说实话,是不是已经……”黄忠悄悄地询问魏延,又见他点点头,无奈的叹息一声:“为何你要如此做?”

    “此事暂且不说,待军师与太守商谈后,文长自会与你说明!”魏延与黄忠私交甚笃,不想欺骗他,便如实告之。不过眼下不是叙旧的时候,现如今魏延是刘备军的将领,各为其主,还是办正事要紧。

    “请坐!”韩玄请司马无忌坐下,又命人奉茶,他自己也盘膝坐下,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今日大人前来劝降韩玄,敢问大人凭什么说服于我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微微一笑,直接了当地回道:“既然太守大人快人快语,那无忌也就直接表明来意。正如之前所言,无忌前来是劝降,希望太守大人归降吾主。吾主刘豫州仁德之名,大人应该清楚,在此无忌就不多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本是荆州牧刘表帐下,只是曹操率领大军攻打荆州,刘琮不敢与之交战,荆襄之地拱手相让。曹操率领大军南下进攻,长沙郡无奈之下只能归降。只不过长沙郡已经孤立无援不说,就连曹操大军都大败于赤壁,折损将士不计其数,曹仁又被周公瑾率领的东吴军阻挡。”

    “夷陵之战袭肃更是率领守军投奔于东吴,曹仁依仗的兵力也就江陵之兵。至于救援,东吴军占领夷陵以后,刘璋无法派出援兵救援,唯一的援军只能是江夏军,还有襄阳、当阳等地的曹军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长沙郡守军兵力不过五千,如何能抵挡住我军进攻。即便是抵挡住,也不过是一时,不可一直抵挡。现如今荆州四郡有其三都在吾主手中,长沙郡可以说孤军作战,如何能抵挡住。”

    “吾主礼贤下士,韩玄太守归降吾主,自会让大人继续治理长沙郡,人尽其才。吾主心知,再派遣其他人前来,也不见得能与韩太守相比,这点想必韩太守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长沙守军将领,吾主声名渐起,这些人自可功成名就。吾主志在匡扶汉室天下,正是用人之际,以吾主的仁德,必不会猜忌,定能担任一方将领,统帅大军,驰骋沙场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真的大军集结,到时候以长沙郡守军的力量难以与我军相抗衡,定会有一番大战。身为将领战死沙场,死得其所。但是,韩太守不知想过当地百姓?大战一起,孰胜孰败,最后受苦的都是百姓,难道韩太守希望看见生灵涂炭,百姓流离失所吗?”

    黄忠闻言也沉默了,他们身为将领保家卫国这是职责所在,可是他的家人也在城中,要是城破,只怕受苦的是自己家人。再说,城中百姓结局也不会太好,很有可能就像司马无忌说的那样,这让一直抵挡刘备军攻击的黄忠也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韩玄更是低着头,沉思不语,想起城中百姓会流离失所,妻离子散的结局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场景。长沙郡太守这个位置上,韩玄已经坐了五年之久,这里的百姓对他甚是爱戴,要是让当地百姓一起承受那样的灾难,他的确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愿归降!”韩玄终于下定决心,开城门投降刘备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从容地笑了笑,他早已猜到是这样的结果。当他跟随韩玄一同进城时,城中百姓惶恐不安地深情,韩玄心急如焚,这让司马无忌看出韩玄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好官,要想成功劝降韩玄,唯有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