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章 阴赵范,除后患
    “二哥,嫂子如此美貌,你不怕赵范会起歹心?”赵云抱得美人归,得意洋洋之时,司马无忌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他头上,赵云瞥了一眼,又见司马无忌笑而不语,像是提醒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赵云问道:“三弟,莫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二哥,实不相瞒,嫂嫂现已被我与飞虎哥接到另外一个地方安置,暂保嫂嫂安然无恙。”司马无忌回道,“其实,这事不用我提醒,二哥应该也猜到一些,以嫂嫂国姿天色,赵范不可能没有产生其它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还查到什么事,不妨一并说出来!”赵云知道司马无忌的性子,不可能无的放矢的说这么一句话来,必有隐情。

    赵风接话道:“兄长,嫂嫂将她亡夫,也就是赵范兄长的死真相告知于我们。当初,无忌便有所怀疑,只是没能肯定。直到嫂嫂被我们接走离去,嫂嫂便将事情说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急忙问道:“飞虎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嫂嫂与我们说的,兄长要是不信,到时候再问嫂嫂便知。”赵风郑重的点点头,道:“嫂嫂名玉凤,乃当地人氏,因赵范兄长对她有恩,便委身于他。由于嫂嫂父母双亡,无亲无故,便跟随赵范兄长来到赵府,遇到赵范,本以为赵范是谦谦君子,奈何他垂涎嫂嫂美色,竟然加害其兄,在成婚之日其兄暴毙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知道其中有隐情,只是她孤身一人,事已至此,无力回天了。赵范在其兄暴毙而亡,数次有过非分之想,都被嫂嫂以死明志,最后赵范见嫂嫂不肯就范,这才想办法用她来拉拢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阳奉阴违的卑鄙小人,真是该杀!”赵云怒气冲冲,恨不得立即将赵范杀死。

    赵风简略的说了事情的原委,赵云已经听出其中意思。赵范兄长的死与他有关,因垂涎美色,居然连自己的兄长都加害,可见赵范此人隐藏很深,心思歹毒,这让赵云大怒。

    现在赵云清楚为何樊氏对赵范没有半点好脸色,看见自己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。当初,赵云还不明白其中的眼神含义,直到现在才明白。如果不是司马无忌、赵风二人劝说自己,要不然自己就真的错过了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叹道:“如今桂阳郡我军已经收服,要是斩杀桂阳太守,怕是主公那里不好交代!”

    “主公那里自有交代,大不了就说赵范不可能就范,甚至包藏祸心,深夜派人前来偷袭便是,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理由将他杀了。再说了,赵范此人本就有异心,就算是杀了也无妨!”

    赵云失去了往日的冷静,正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,哪怕是赵云如此铁骨铮铮,心仪的女子被赵范这个人面兽心之人险些遇害,如何能忍住。如果不是赵云是将军的身份,又念及赵范主动开城投降,要不然的话,赵云真的直接将他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赵风、司马无忌二人对视一眼,均是点点头,他们看着赵云暴跳如雷的模样,也没有劝阻,反而推波助澜,这更让赵云怒火中烧,久久难以熄灭。与此同时,营帐外的探子正好听见赵云的话,他立即前去禀报赵范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有听错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小人哪敢说半点谎话,这话是小人亲耳听见的,乃是赵云亲口说出来,甚至小人隐隐觉得赵云拔出宝剑,真的会派兵前来杀了大人,这才特意前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赵范不放心司马无忌,要是赵云,他还真的相信以赵云的性子绝不会出尔反尔,只是司马无忌此人让他不得不防,尤其是司马无忌给他的感觉很不好,这才派探子前去盯着。

    并且,他本想前去看樊氏,却不想人去楼空,也是被司马无忌接走,这让他有种不好的感觉。没想到感觉成真了,这让赵范心急如焚,要知道仅凭赵云一人就难以对付,再加上赵飞虎,那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大人不能坐以待毙,要是不主动出击,小人担心他们真的会找个借口杀了大人!”

    赵范无奈道:“如今之计,只能想办法逃离才行,以我们手中的兵力,真的难以与他们抗衡。若是你们愿意跟随我离开此地的,那便一起离开,要是你们不愿意离去,愿意归降的,那我也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为何要逃走?现在他们都在桂阳郡中,身边又没什么大军,只要大人一声令下,便可以派刀斧手、弓箭手将他们三人一网打尽,省得夜长梦多。纵然赵云武艺高强,也不过是血肉之躯,以武力难以与他抗衡,咱们可以趁着夜色偷袭便是。”..

    赵范摇摇头,道:“赵云身边的那个司马无忌也不容小觑,曹丞相当日败走华容道,此人便是放任曹操离去。长坂坡一战,众人皆知赵云的威名,殊不知司马无忌也参与其中,要不是有司马无忌相助,只怕赵云也难以逃生。”

    最后,赵范被逼无奈之下,只能选择趁着夜色逃走,曾经跟随在他身边的将领不愿离去,最后只有数十人跟随与他,其他人都没有离去。因为他们知道跟随赵范去往何处,也不见得有个栖身之地,还不如跟随刘备军,至少还能留守在桂阳郡,不至于颠沛流离。

    当赵范等数十人悄悄地从西门离去,想要趁着夜色投奔益州牧刘璋,当他们刚刚出了城门,却又一道声音传来:“赵太守要去何处?莫不是想离开桂阳郡,前往投奔刘璋?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赵范看清来人居然是司马无忌,大惊失色道:“为何你知晓我今夜会逃走?”

    “无忌夜观星象,推算出桂阳郡有异心之人,今夜会从西城门撤离,特在此等候看看是谁,没想到居然是太守大人!”司马无忌微微一笑,道:“太守大人急匆匆的想离开,莫不是知晓二哥想斩杀你的心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赵范更加惊讶了,他派去探子探查消息,这事极为隐秘,只有他一人知道,为何司马无忌也知晓此事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心有算计,被迫无奈之下投降,其实必有二心。此事就算无忌不说,二哥以及其他将领都能看出端倪。至于太守大人派出去的探子,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控之下,要不是他向你传话,也不至于太守大人走得如此匆忙了,我还要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赵范如梦初醒,道:“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?难道赵某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,为何要陷害赵某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冷冷地回道:“不错,我的确是阴了你,不过你扪心自问,你赵范真的对得起你死去的兄长,又对得起嫂嫂樊氏?如果不是你做贼心虚,也不至于逃跑,更不会派探子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你的下场,乃是自作孽不可活。二哥留你性命,哪怕知晓你有二心,也不愿杀你,要不是看出你的目的,差点点就让二哥错失嫂嫂。以你的秉性,如何能配得上芙蓉娇艳的嫂嫂。”

    赵范苦笑一声:“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赵云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司马无忌回道,“二哥已近而立之年,孑然一身,明明对嫂嫂有心,却因为你差点错过。如果不是你心中有鬼,又怎么会如此做,这一切都怨你自己太贪心,下辈子要懂得知足常乐,别去想些你不该得到的,不然的话付出代价是你承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赵范阴谋刺杀赵将军,虽已归降,却有二心,其罪当诛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就像是判官一样,铁面无私的宣判赵范的死刑,赵风立即率领士兵将赵范等数十人全部斩杀。但是,赵范等人的尸体,司马无忌并没有做的太绝,让他们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“无忌,这事要是兄长知晓了,会不会怪罪于我们?”

    “飞虎哥,咱们这是除后患,理应有功焉能有过。只不过这事还是得说清楚才行,要不然的话,主公那里不好交代。再说了,嫂嫂的那些话也不是瞎编的,的确是事实而已。”

    赵风郁闷的点点头,司马无忌像是没事人一样,可他不这么觉得。虽说樊氏的确说了赵范对她有非分之想,不过赵范兄长的死,这完全是司马无忌在路上叮嘱赵风如此说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添油加醋的说,只怕赵云也下不了决心。现在赵云的确是率兵前往太守府,不过司马无忌、赵风却没有跟随行动,司马无忌像是猜到一切似的,早就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赵范到死都不明白自己计算一辈子,到头来居然被司马无忌给阴了,还丢了自己的性命。当真是死不瞑目,这一切都是司马无忌阴谋策划的,从一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在司马无忌计划之内,包括赵范逃走的路线,以及想法。

    赵风自愧不如,就算他勇猛无敌,杀的人也是有形,而司马无忌能做到杀人于无形,只要一两个阴谋,便可以取人性命。直到此时,赵风还有些胆战心惊,他明白自己为何会上当受骗,还好司马无忌那个时候没有起杀心,要不然赵风还能不能继续活着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赵范的死,对于赵云来说,反而是好事,司马无忌回去以后,便将事情说了。赵云本以为司马无忌耍阴谋是成全自己的婚事,这不过是司马无忌的一部分,他真正目的是要赵范的性命。

    从心里来说,赵云也认为赵范死比之留在桂阳郡要好。因为桂阳郡他们刚刚接手,人生地不熟不说,而且势力都是赵范,要是他们出兵攻打长沙郡,赵范从中作梗,后果不堪设想,司马无忌此举就像是铲除后患,避免大军后方不稳,这才能全心全意的投身于对战长沙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