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章 做媒人,结良缘(二)
    “此事暂且缓缓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急忙说道:“二哥,这事还真的不能缓,必须尽快解决才是!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……”赵云知晓司马无忌的用意,不过他还真的不能答应下来,因为他觉得赵范并非真心归降,若是娶了赵范大嫂樊氏,日后必会受到牵连,故而一再拖延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心里明白,不过他自有方法处理,只是这事暂且不能说出来,又问道:“二哥是不是担心樊氏不同意?自古以来,成婚之事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现如今樊氏夫君已经亡故,乃赵太守可以做主,至于樊氏是否同意,这事就包在无忌与飞虎哥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赵范见赵云犹豫犹豫,心里有些着急,却不想司马无忌、赵飞虎二人倒是心急如焚,比之他还要着急。原本要黄的事情,愣是有了新转机,如何不让赵范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其实,赵范是想要用樊氏拉拢赵云,他知道赵云身经百战,从未败绩,尤其是在长坂坡一战更是名扬天下。若是利用樊氏便可拉拢赵云,与他站在统一战线,那这笔买卖值得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询问赵范是否同意赵云与樊氏的婚事,赵范当即点头答应,司马无忌避免赵范反悔,让他重新写下婚书以作凭证。赵云看着司马无忌比自己还要着急,心里实在是焦急,便拉着司马无忌、赵飞虎二人出去,并且告诉赵范这事先商议,之后再答复。

    “三弟,难道你看不出赵范有异心吗?”赵云狠狠地瞪了一眼赵飞虎,他跟随司马无忌一起胡闹,要不是现在不是时候,不然的话肯定要好好训斥一下,道:“赵范不是真心归降,乃是被迫无奈之下,为保自己性命才投降。此人心思缜密,却让其嫂樊氏出来,本就有些不对劲,天下好的女子也不少,我岂能中了他的计策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笑道:“赵范心思,咱们几个都心知肚明。即便是二哥不言明,我也知晓。但是,赵范是赵范,樊氏是樊氏,二人并无直接联系,唯一的联系赵范之兄已经亡故,可以说两者关系已经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樊氏嫁给二哥,成为二嫂,赵范岂能作为樊氏娘家人,要知道樊氏尚且年轻,父母必然健在。至于赵范是否有异心,此事不必担心,二哥尽管放心娶樊氏为妻便是,这个就交给我与飞虎哥完成。”

    赵云说得嘴皮子都破了,司马无忌固执己见,甚至赵飞虎也觉得司马无忌说的很对,不断地劝服赵云,最后赵云被他们二人轮流说的哑口无言,最后无奈的说道:“那樊氏又是何想法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拍着胸脯说道:“二哥放心,无忌就为你做这个媒人啦,保证二哥抱得美人归!”

    赵云无奈的点点头,他也什么话都不说了,而赵风也跟随司马无忌出去了。至于赵云则与赵范在桂阳郡城巡察,这也是为了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,以及当地的地形情况等。

    “嫂嫂,在下乃是赵云三弟无忌,这位上赵云的从弟赵风!”司马无忌带上赵飞虎,又带了一些礼物,全都是布匹之类的,然后亲自登门拜会樊氏,二人都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樊氏见司马无忌、赵风二人找自己,又道出自己的名讳,愣了片刻,道:“是赵将军让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二哥让我们二人前来的!”司马无忌说谎都不脸红的,顺着樊氏的话,这让樊氏有些羞涩,急忙让他们二人进屋坐,不过司马无忌没有同意,而是与赵风二人站着与樊氏说话。

    “嫂嫂,今日无忌前来,是为了求亲!”司马无忌观察樊氏的神色,又接着说道:“二哥赵云一表人才,又是勇猛的大将,斩杀曹军数十员大将,此等人物想必入得了嫂嫂眼睛吧!”

    樊氏木讷地点点头,司马无忌又说道:“我家二哥在沙场上乃是万人敌的将领,冲锋陷阵,所向睥睨。只不过二哥在人生大事上却有些木讷,已近而立之年,依然是孑然一身。”

    “男儿志在四方没错,不过百善孝为先,无后为大。我这个三弟的实在是担心二哥的终身大事,当二哥看见嫂嫂第一眼便觉得嫂嫂是他妹梦寐以求的娘子,赵范也看出二哥的心思,想要撮合二哥与嫂嫂的婚事。只不过二哥不愿强人所难,一直没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樊氏急忙问道:“为何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二哥乃是铁骨铮铮的将领,不愿强逼嫂嫂同意!”司马无忌见樊氏上钩了,又问道:“二哥不知嫂嫂的心意,要是嫂嫂同意,二哥自然不会反对;要是嫂嫂不同意,就算二哥愿意也不会强求!唉,可惜了这门好姻缘,郎才女貌,可郎有情妾无意,实属无奈矣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摇摇头叹息一声,赵风不明所以,也跟着司马无忌一起摇头晃脑的叹息,显得十分无奈。赵风看着司马无忌做这个媒人,哪里像是说媒,简直就像是给樊氏下套,让她自己答应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但是,樊氏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反而觉得司马无忌说的很有道理,这让她有些犹豫,一步步的被司马无忌引入局中,最后她也顾不得女子的矜持,连忙说道:“我没说不同意啊!”

    仓促之间,樊氏道出心中所想,她被赵范安排接近赵云,本来极其反感,可在她看见赵云那一刻,改变了想法。从原本的反感到后面的接受,赵云的确是人中龙凤,铁骨铮铮的男儿,让樊氏如何不倾心。

    当这句话从樊氏口中道出,她便有些后悔了,方才如梦初醒,只是话已经说出来了,也收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立即大笑道:“既然嫂嫂有此意,那无忌这里就替二哥答应这门婚事。这里有布帛,嫂嫂应该会女红,就做几件衣裳穿穿,待大军攻破长沙后,二哥必会暂时留守在桂阳为太守,那个时候便是嫂嫂过门之日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切全凭将军做主!”樊氏也不是那种忸怩之人,司马无忌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樊氏自然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接着,司马无忌又看了看四周,然后看着樊氏,笑道:“这个住处怕是有些不方便,嫂嫂与无忌一同离开此地,无忌自会给你安排一个栖身之所,不知嫂嫂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樊氏感激地点点头,司马无忌没有点明,樊氏也不好说出口,二人心照不宣的点头不语。于是,樊氏被司马无忌、赵风二人接走,去往何处,只有他们二人知晓,而且司马无忌还安排了十名护卫,保护樊氏周全。

    当这些都安排好以后,司马无忌、赵风二人便回到军营,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于赵云,这让赵云哭笑不得,不过从心里来说还是有些开心。原来樊氏心中有自己,不过赵风揶揄司马无忌,说他不是做媒人,倒像是诡计,让樊氏入圈套,甚至樊氏还觉得司马无忌是在帮她似的。

    赵云欲哭无泪,司马无忌像是没事人一样,从容地喝了茶水。无论什么手段,只要樊氏答应下来,那么这事就好办许多。再说了司马无忌根本就不懂得做什么媒人,只是帮赵云说好话,然后看出樊氏的心,将她慢慢引入自己的话中,也就水到渠成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