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章 云从龙,风从虎
    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”司马无忌脑海中浮现出这首词,又看了看略有醉意的周瑜拔剑起舞,喃喃自语道:“果真有大将之风,‘赤壁’二字道尽周瑜心中的畅快。”

    周瑜与众人觥筹交错,又拔剑起舞,在峭壁之上题字,刘备、诸葛亮等人纷纷称赞,周瑜醉意朦胧之下,方才想起刚刚自己所作所为,不过也没太多的介怀,反而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公瑾在此敬刘豫州一杯,若无刘豫州相助,仅凭我军兵力难以与曹军抗衡!”周瑜一饮而尽,刘备亦是如此,接着他又看向司马无忌,亲自走到他的面前,大笑道:“今日公瑾率领五万大军攻破曹操二十余万兵力,军师功不可没,若无军师胆识过人,草船借箭,又借来东风相助,想破曹军战船怕是十分艰难,在此公瑾敬军师一杯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连忙回道:“大都督言重了,无忌只不过是分内之事,要说真正亲力亲为者,非孔明先生莫属。我军的调度皆是先生所为,无忌也不过是听命行事。若无各个将领齐心协力,也难以抗击曹操大军,大都督身为联军统帅,自然是功不可没,无忌岂敢居功。”

    周瑜摇摇头,笑道:“无忌此言差矣!回想当初,公瑾与你初见时,便知你的本事。如今并肩作战,更是亲眼目睹你的本事。诸葛孔明算无遗漏,无忌也不遑多让,刘豫州有你们二位相助,必能成就一番大事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回道:“吾主刘豫州乃仁义之人,重情重义,我等聚集麾下,亦是我等之幸也。虽说无忌遵从师命效命刘豫州,亦是心甘情愿,吾主对无忌信任可嘉,此等明主又何处寻?”

    “如今大都督仅凭五万大军,便可击败曹军二十余万,又死伤过半,如此大的胜利,自曹操南征北战以来前所未有的事情。大都督此战必能名垂青史,世人称颂。”

    “曹操在赤壁大败而归,必会北归,江东之危已然解除。曹操北归,纵有大军镇守江陵、江夏等地,也无法与东吴军相提并论,相信不久以后,大都督必会帅军北上,彻底收复荆州。”

    周瑜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,寻思道:“他怎么知道我要帅军北上?”

    程普、黄盖、鲁肃等人也是惊讶万分,周瑜有意趁此机会继续北上,收复荆州等郡。现在曹操大败而归,士气低落,又如何与东吴相抗衡。刘备军驻守在樊口,也不敢贸然进攻,周瑜猜想刘备必会引兵回返。

    现在司马无忌的话,已经说中他们的心思,这让周瑜等人不得不防。另外,周瑜不去敬诸葛亮,反而是敬司马无忌,这已经让司马无忌知道周瑜的意思,明显是在拉拢自己。

    并且,周瑜如此做,看似无意,实则是让司马无忌与诸葛亮不和。毕竟,诸葛亮作为此次刘备军的军师,亦是三军的统帅,周瑜并未给他面子,反而是看中司马无忌,这已经透露出一股危险的讯号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岂能不知,无论周瑜是有心还是无意,他都要给予反击,避免引起诸葛亮的猜忌。司马无忌不惧怕诸葛亮的猜忌,就怕他会利用其他人,到时候让他无立足之地,再除掉必能剪除后患。

    于是,司马无忌给予回击,可以说一语道破周瑜未来的打算,让他下面的话没办法说。因为司马无忌无意间提出的事情,周瑜猛地一惊,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诸葛亮也不是傻子,周瑜对司马无忌的态度,明显有着拉拢意思,就连二人初次相见之时的事情都说了出来,这个事情他是知道的,不仅他知道,赵云也清楚。

    诸葛亮不仅没有任何的不快,只因他的心思沉浸在其它上面,紧锁眉头,沉思道:“东吴军想趁势攻打江陵、江夏等地,曹操北归,这些地方都由曹军驻守。如果真的被东吴攻占,怕是荆州落入东吴之手,这样的话,那对我军来说是大大的不利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暗暗地盘算着,该如何解决周瑜攻打的江陵、江夏等地事情。虽说两军是联盟关系,不过众人都清楚,这个联盟能够维持多久,就看双方的实力。如果刘备军实力大增,这个联盟就会濒临破碎。

    曹操在赤壁大败,几年内都不敢再来进犯江东,更不会渡江而来。可以说,赤壁是继长坂坡之后曹操有一大心病,尤其是赤壁是真正的奇耻大辱,兵败如山倒,整整用了数月准备的功夫,居然不到一天就败得如此快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曹军阵营之中有瘟疫流行,他也不会如此急于渡江攻打。曹操大败于赤壁,是上天注定,亦是曹操自己的责任,急切地想要攻打江东等地,以致于差点死在此地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的话,让庆功宴的气氛有了些许变化,这让众人都觉得很是尴尬。但是,刘备、诸葛亮等人都像是不知情似的,依旧觥筹交错,最后这场庆功宴也不过是举行到子夜时分便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无忌,为何阿将还未前来?”

    赵云与司马无忌一同回营,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晓曲小阿将的情况,现在曹军大败,算算日子,明日便会撤军回樊口,只不过他还是心有不甘,曲小阿将明明是大将之材,偏偏沦落至此,实在是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“应该差不多要来了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也无法确定曲小阿将是否真的愿意投奔,东吴军并没有传出什么不和谐的声音,这事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就绪,司马无忌肯定曲小阿将会中圈套,他必会对东吴死心。

    但是,曹操大军已经败退,就连庆功宴都参加了,还是不见曲小阿将的消息,这让司马无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曲小阿将乃是司马无忌必得之人,有他可抵得上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暗暗的打算,要是曲小阿将不来的话,那他准备明夜潜入东吴军营,探听情况。他们二人一边走着,一边回到营帐内,当烛火点燃后,正准备坐下商量时,有一道黑影进入帐内。

    “何人敢如此大胆!”赵云迅速的拔剑而起,直指来人,正准备厮杀过去,却听到那人的声音,急忙放下兵器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,是我……是我阿将!”曲小阿将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,有气无力地抬起头,在昏暗的烛火下看不清他的脸,不过听得出声音,司马无忌也迅速的走上前去,而赵云更是连忙走去,激动地将他扶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近距离时,赵云才看见曲小阿将面色泛白,嘴唇干裂,眼里尽是血丝,紧锁眉头,急切的问道:“阿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喝点水!”司马无忌端上水,让曲小阿将喝下,待他喝完后精神好了许多,也是疑惑道:“阿将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曲小阿将怒道:“该死的周公瑾,实属阳奉阴违之辈!”

    曲小阿将将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与他们听,原来他大醉两日方才苏醒过来,人还是有些不太清醒。其他几人见他醒过来,便说了司马无忌求情,大都督周瑜答应不会责罚他们的饮酒之罪。

    原本曲小阿将见此事过去了,便没放在心上,不曾想他们十人居然都被周瑜下令严禁出营,也不准与其他人交流,又在周瑜进攻曹军之后,将他们关押起来,派遣三十名将士看守,犹如囚犯一样。

    接着,周瑜大败曹操大军,那道军令也随之摆在他们面前,其他九人都受到重责,而他也受到重责,更是被赶出军营。那些人都是黄盖、程普等人的亲信,下手自然重了许多,有些更是与他们有仇之人。

    顿时,他们十人在军棍之下,皮开肉绽,又不许他们喝水养伤,直接将他们丢在江边。若不是曲小阿将身体素质较好,只怕冻死在江边之上,其他九人也都冻成冰块,彻底死去,唯有他一人离开。

    东吴如此做,彻底伤了曲小阿将的心,让他有了离开的打算。因此,曲小阿将趁着庆功宴之时,拖着疲惫的身子,终于找到赵云的营帐,好不容易来此,却没有看见他们,便在此地休息片刻。

    正好司马无忌、赵云等人都回来,曲小阿将以为是其他人,便躲藏起来。直到听到司马无忌的声音,这才现身出现。于是,这才出现之前的那一幕,而司马无忌、赵云听闻曲小阿将的情况,面面相觑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阿将,让你受苦了!”司马无忌想想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,他主动向曲小阿将赔礼道歉,将事情的经过也说了出来,曲小阿将听完后,哭笑不得,他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为何军师知晓阿将的存在?”事已至此,别无他法,曲小阿将也没办法去责备司马无忌当初灌醉自己就是让他投奔,现在司马无忌得偿所愿,只不过他有些不明白,为何司马无忌知晓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笑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也!”

    曲小阿将亲眼目睹司马无忌的厉害,对此也没有怀疑,兴许是他推算出来的结果。只不过他受了一顿军棍,实在是有些撑不住。最后,赵云亲自前去找来大夫前来,为曲小阿将看望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何人下手如此严重?”大夫见曲小阿将的伤势,也吓了一跳,伤口已经出血化脓,要是不及时医治,性命难保,而且伤到了筋骨,可是曲小阿将依然能走到此地,实在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于是,大夫立即为他治理伤口,整整半个时辰这才做好一切。赵云十分感激大夫,大夫并未询问太多事情,对他来说只需医病治人,其它的事情就不必理会,做好一切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“三弟,阿将伤得这么厉害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赵云帐内有伤兵,要是传出来也没有一个好的借口,尤其是东吴将领知晓曲小阿将投奔自己,怕是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沉声道:“如今之计,只能对外宣布阿将是三哥的幼弟才行。”

    曲小阿将急忙说道:“如此不可,将军身份与阿将来说天差地远,怎可如此称呼!”

    赵云厉声道:“为何不能如此称呼?自此以后,便是我的亲弟,咱们兄弟之间不必如此多礼。现在你身上还有伤,待伤势好转后,你便留在我身边,咱们兄弟二人一起上阵杀敌如何?”

    “阿将,你原本的名字与二哥不配,不如我替你改掉如何?”司马无忌询问曲小阿将,毕竟这个名字是太史慈为他取得,要是改掉,就得遵循他的同意才行,要不然也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“改名?”曲小阿将闻声愣住了,他本来就无名无姓之人,‘曲小阿将’也是太史慈为他取得,现在司马无忌重新为他取名,也就是说重新开始,抛弃以往的一切,换来新生。

    曲小阿将沉思许久,回想起自己与太史慈南征北战的情景,也回想起自己在东吴军中受到的压迫与不忿,最后他同意司马无忌为自己重新取名,彻底抛开以前的一切,接受新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‘阿将’这个就不必改了,依旧是你的小名吧!”司马无忌心知曲小阿将的想法,又接着说道:“二哥,名云,字子龙。既然你是二哥的弟弟,那你名风,字飞虎吧!”

    曲小阿将的名字,司马无忌是取自《易经·乾卦》,其中就有言:“云从龙,风从虎,圣人作而万物睹。”正好与赵云相辅相成,只因赵云之名亦是取自此处,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“赵风,字飞虎!”赵云喃喃自语一声,又拍手叫好道:“赵飞虎,这个名字实在是不错,寓意深刻!”

    曲小阿将也十分赞成这个名字,从此以后他有名有姓,不再是‘曲小阿将’,而是赵云之弟赵风,字飞虎。赵云被称之为‘常胜将军’,而他日后也被人称之为‘飞虎将军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