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章 算无遗漏,无忌回营
    “三弟,你真的一走了之吗?”

    赵云紧随司马无忌的步伐追了上来,急忙拉住他,又接着道:“难道你忘了‘水镜先生’是如何嘱咐的?如果你这样一走了之,那又如何向他交代?若是你决定要走,又该前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且放心,我不会走的!”司马无忌见赵云忧心忡忡的模样,微微一笑道:“师傅之命,我不能不能遵守。从心底深处来,我不愿意留在此地,奈何有些事情不得不为之。”

    赵云惊疑道:“三弟,你之前所是否是真的?如果不是令师之言,你便不会前来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赵云急忙问道,“难道主公不是明主,还是其它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二哥,这件事我无法向你明!”司马无忌紧锁眉头,沉声道:“如果不是师傅之命,我的确不会投身于刘豫州军中,师傅知道我的苦衷,这个苦衷时机到了,我自会告知。”

    赵云叹息一声,眼前的司马无忌像是背负着巨大包袱似的,让他爱莫能助。既然司马无忌不愿明缘由,赵云也不好多问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要是想的话自然会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决定走,那为何要与张将军动手?”

    “二哥,我在军中的位置如何?”司马无忌反问一句,赵云哑口无言,要这次大败曹军,司马无忌的功劳算是最大的,可是真正知晓此事者少之又少,又有张飞挑衅在先,不问缘由就妄自判断,可想而知他在军中地位并不稳固。

    “大哥与诸葛孔明乃是至交好友,我们与他的关系暂时没有对外宣布,众人都不清楚。即便是大哥想要帮助,也需要顾及,更不用二哥乃是军中将领,更不能如此做,免得他人闲话。”

    “众人都以为我年纪尚幼,哪怕是主公都没怎么放在心上,主要是看在我师傅的面子。今日我下令放曹操离去,是从大局考虑,也算是一种回报于他当初未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孔明明明心知肚明,却袖手旁观,张飞更不用,他与关羽是主公的结义兄弟,出生入死多年,主公最信赖之人莫过于关羽、张飞二人。现在张飞如此挑衅,更出言辱及恩师,主公却不曾出言相劝,更为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诸葛孔明一直不放心我的身份,更不放心我在军中的地位稳固,那就索性将计就计,让我彻底在军中站稳脚跟,第一个开刀的便是张飞,他醉酒辱及恩师,要不是念在昔日情谊上,当场便将他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关云长更是帮亲不帮理,要不是念及他的功劳,那一剑不是斩断案桌,而是他的身体。如果真的那样做了,那今日的局面就彻底没有回转的余地,甚至可以主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势力就会土崩瓦解,给予东吴军、曹军可乘之机,如此那我的努力也就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翼德的确是口无遮拦,莽莽撞撞之人!”赵云心知张飞是什么样的人,接着道:“但他对主公忠心耿耿,对将士更是体贴入微,唯独不能喝酒,还有云长亦是如此,二人喝酒以后就会失去理智,随性而为,只是你当着众人的面让翼德难堪,就连云长也是如此,只怕不太好收场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且放心,我料定他们定会亲自前来赔罪!”司马无忌胸有成竹地笑道,“因为诸葛孔明不是傻子,他自己惹出来的事情,必然由他亲自处理,定然为我善后。”

    赵云不解地问道:“军师会善后?”

    “诸葛孔明询问我在华容道之事,实则是挑起战火的开端,张翼德又醉酒,自当是口无遮拦,要不是他辱及恩师在前,又挑衅在后,我也不会亲自动手。”司马无忌解释道,“现在我的身份已经证实了,决不是奸细,那自然而然诸葛孔明就会为我善后,要不然他如何在军中立足?”

    刘备等人也不是傻瓜,他们事后必会清楚这一切的事情都在诸葛亮算计之内,要是司马无忌走了,只怕流言蜚语淹没诸葛亮,他嫉妒贤能,排挤司马无忌,让他远去,又有何人愿意效忠刘备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诸葛亮才会心甘情愿的为司马无忌善后,让他在刘备军中立威,也就让他在军中的位置更加稳固。自此以后,司马无忌军师之名才真正得到认可,更与诸葛亮等人齐名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司马无忌的预料之外,不仅仅张飞、关羽前来,就连刘备、诸葛亮二人也一同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翼德酒后失言,乃是我之错,军师教训得对!”张飞郑重其事地向司马无忌道歉,情真意切地道:“还请军师大人大量,原谅翼德失言之罪,日后绝不再提及此事,还请军师随我回营。”

    关羽接话道:“云长之前多有冒犯,失去公允,还请军师原谅。”

    刘备再次道:“玄德未能及时劝阻三弟,以致惹怒军师,还请军师念在玄德的面子上原谅他们二人。若是军师执意离去,那玄德又如何找寻向先生一样的奇才,又如何面对‘水镜先生’嘱托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也放下架子,道:“之前一切乃是孔明之错也,还请无忌军师见谅。”

    刘备乃是一军之帅,统领三军,纡尊降贵前来赔罪,已经算是给足了司马无忌的面子,司马无忌见好就收,也不再得理不饶人,给他们一个台阶下去,顺着他们的请求答应回营。

    赵云暗自钦佩不已,默默地想道:“三弟当真奇才,算无遗漏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张飞负荆请罪,这些都在他的算计之内,他没有言语,直到刘备出言,给张飞、关羽二人都下了禁酒令,不许他们在饮酒。并且,要是在饮酒的话,就必须得到司马无忌的赞成,否则军法处置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刘备如此待自己,也实在是不好什么,便头答应随他们回营去了。原本因司马无忌闹起的风波,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,而司马无忌也得到刘备军中上下一致的认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