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章 拳打张飞,剑退关羽
    “今日我司马无忌不好好的教训你,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!”司马无忌冷笑一声,“当真以为在军中无人敢动你,你真的以为自己万夫莫当?今日我一人便可以击败于你!”

    “口出狂言,翼德就好好替你父亲管教管教!”张飞脾气上来了,不管不顾前面是否有关羽挡住,一把便将他推开数步,然后屡起袖子,真的与司马无忌对上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难道不想知晓司马无忌的本事?”刘备急急地站出来,想要阻止张飞对司马无忌动手,诸葛亮却站出来阻止刘备前去喝止,接着道:“主公且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忌放曹操离去,此事孔明知晓缘由,待他们结束后,我再与大家明。现在无忌正在气头上,他要是没有发泄心中的怒火,怕是难以收场,就算留在军中,也难以尽忠职守,主公只需看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应该猜到无忌的箭法如此,又佩戴利剑,可见剑术也有一定造诣,拳脚功夫必不会太差。此外,翼德之言是酒话,却深深地伤害了无忌,‘水镜先生’只怕对无忌来,犹如生身之父,十分重要。”

    刘备见张飞、司马无忌真的准备动手,他还是有些担心。张飞的身手不必多,司马无忌的身手倒是没见过,也不好什么。其实,刘备是担心张飞伤到司马无忌。

    诸葛亮分析的头头是道,刘备也明白张飞口无遮拦,的确是伤了司马无忌之心。既然司马无忌能跟随司马徽姓,可见司马徽在司马无忌心中的地位,无人能及,而张飞偏偏他的不是,这可激怒司马无忌,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现在又与东吴联盟,要是军中不和睦之事传扬出去,怕是有人三道四,刘备实在是不愿他们发生争斗。但是,诸葛亮的建议又让他陷入沉思,原本制止的话憋在口中,沉思之际,张飞与司马无忌已经交手。

    张飞本就勇猛将领,又有美酒助阵,更是让他有使不完的力气,酒劲上涌,根本就不管现在身在何处,就要与司马无忌一决高下。众人都在为司马无忌担心,唯有赵云知晓只怕张飞会吃亏,又见主公没有劝阻,赵云也不好劝阻,就让司马无忌好好地教训张飞。

    张飞之前所言,对于司马无忌来,实在是太重了。赵云知晓司马无忌的一些事情,可以司马无忌有此成就,全赖于司马徽的栽培。并且,司马无忌提及司马徽时,十分敬重。

    因此,赵云也懒得阻止,就让张飞为今日激怒司马无忌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张飞卯足劲一拳打过去,本以为可以打中司马无忌,他的想法虽好,还是落空了。司马无忌知道现在不能与张飞力敌,唯有取巧,借助自己的身形灵活,又清醒的情况下,十分巧妙的避开张飞所有连续不断的攻击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一味地闪躲,并未主动攻击,他的目光却在观察张飞的动作是否有破绽。张飞在酒精作用下,动作有些笨拙,却不失力量,虎虎生威的拳头,要是真的被他一拳打到,必会重伤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观察片刻后,知晓张飞下盘功夫不如上盘,便在张飞的攻击下,猛地蹲下身子,直接横扫,他的力量也全部用上来,一百八十多斤的张飞被司马无忌击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此时使出的功夫不是祝公道所授,而是后世所看到的一些动作,正好用出来。并且,司马无忌又猛地一击侧踢,将张飞踢出几步远。张飞刚刚吃了亏,注意自己的下盘,使得这记侧踢没能将张飞踢倒在地,不过张飞感觉胸口有些难受,差一口气上不来,要不是有战甲穿在身上,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张飞连续两次栽倒,他学了聪明,也不在瞧司马无忌,更加认真对待。在这么,他也是征战多年的沙场将领,居然被这么一个少年算计两次,这让他很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张飞更是加重力量,不断地攻来,他的动作也变得灵活起来,只可惜与司马无忌相比还是有些距离。司马无忌在两次得手后,又与他交手数十回合,仍然没有得手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张飞身子倾斜的幅度较大,拳头已经伸出,被他避开后,司马无忌再次瞅准时机,又是给予张飞痛击,而且他的攻击全都是挑选人身体最薄弱的部位,有些则是战甲没有保护地方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一拳又一拳的打在张飞的手关节、脚关节,还有他的脸,张飞已经被司马无忌打得浑身无力,每次司马无忌攻击的地方多是关节处,手脚无力,接着他的脸又被司马无忌招待,脸上已经有些淤青了,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像是没有打够似的,接着用脚踹着张飞,仅仅交手一百余回合,就被司马无忌制服住,这样的本事已经让众人瞠目结舌,望而惊叹。张飞被揍,关羽却看不下去了,他猛地出现在二人战场上,想要将司马无忌击退,将张飞救回,却听见司马无忌冷冷的看着自己,道:“没你的事,在一边看着,要不然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关羽被司马无忌如此瞧不起,这让他有些不快,根本就不顾司马无忌的警告,依然走了过去。众人以为司马无忌会住手,却不想他快速的从腰间抽出佩剑,众人都没有看见他是怎么抽出来的,愣是看着他手中的剑对着关羽。

    “无忌住手!”

    “三弟!”

    刘备、赵云二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,因为他们都看见司马无忌居然高高地举起手中的宝剑,刘备心忧关羽的安危,赵云却担心司马无忌的性命,要是真的伤了关羽,怕是难以收场。

    因为司马无忌手中的剑乃是湛卢剑,削铁如泥,就算关羽身披战甲,依旧抵挡不住它的锋利,必会伤亡。但是,司马无忌挥舞着长剑,一剑劈了下去,湛卢剑从关羽身旁落下,而旁边的案桌却被剑锋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冷汗从关羽的头上滴下来,就连背上都感觉到一丝寒意,司马无忌拔剑太快,又高高地举起剑,关羽以为是吓唬自己,没想到他真的敢。纵然是千军万马临危不乱,这个时候关羽心里还是有些胆寒,那一刻他明白司马无忌非同一般,万万不可招惹。

    “念你与我乃是尚且同军,同是主公帐下,今日姑且放过你,要是再口无遮拦,目中无人,休怪我剑下无情!”司马无忌没有理会呆如木鸡的关羽,而是看向张飞,道:“别以为自恃是主公的结义兄弟。又与主公走南闯北,便可以肆意妄为,要是你的性格不改,日后会有大祸。”

    “刘豫州,今日无忌伤了张将军,想必已经无脸留在营中,继续为刘豫州效命,无忌便告辞了!”司马无忌扔下张飞,又躬身施礼,去意已决,又朝着刘备道:“如果我真的是所谓的奸细,只怕你们无人能阻挡我所作所为。”

    众人还未清醒过来,却见司马无忌已经转身出了帐外,而赵云也急匆匆的了一句会留住司马无忌,然后便追了上去,留下一群目瞪口呆地众人,还有瞠目结舌的诸葛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