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章 张飞醉酒,激怒无忌
    “丞相!”

    “荀令君!”

    曹操率领大军安然无恙的离开,正在前往江陵的道路上。当他们离开华容道不到两个时辰,便看见援军前来。并且,荀彧亲自奔赴救援,曹操大为惊讶,二人见面也知此地不宜久留,便继续向江陵奔走。

    “丞相,您是如何脱险?”

    “刘备帐下军师‘潜龙’司马无忌放我军离去!”曹操感叹一声,他将事情的经过一一与荀彧听,荀彧听闻司马无忌是‘水镜先生’嫡传弟子,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居然是他的高徒,难怪有此本事!”

    虽荀彧与司马徽从无交集,却听闻其人之名气。并且,司马徽孑然一身,从未正式收下弟子,多是求学之人,司马徽亦会传授,最后以师徒相称的根本没有。

    曹操问道:“荀令君为何率兵前来?”

    荀彧沉声道:“公达传信于我,因送信之人耽搁,延误时辰,未能将在下的书信送至丞相处,那人折返时丞相已然出兵,我便知晓大事不好,立即集结江陵、江夏两地的士兵前来救援。”

    “江夏距离樊口较近,丞相就算撤退也不会引兵前往,刘备必不会错过这个机会,故此公达亦会让丞相引兵前往江陵,而华容道是最快抵达的关隘。在下恐丞相遇危险,这才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令君知晓我军必败?”曹操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荀彧躬身回道:“公达送信于我,战船首尾相连也了。此计初看时,在下也十分赞同,乃是良策。但是,在下又反复思索终于发现战船的劣势就会无限扩大,要是敌军用火攻,我军必会失利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再给予公达回信之时,便提到这事,奈何信未能及时送至丞相之手!”

    曹操看了一眼荀彧,又看了身边的荀攸,无奈的叹息一声。若是荀彧回答我军必败,曹操必会严惩不贷,扰乱军心。但是,荀彧、荀攸二人对自己忠心耿耿不,更是在危难之时强撑着身体前来救援,这份功劳让曹操释怀,也就不予追究。

    此次大军出征以前,荀攸便曾劝阻,奈何自己一意孤行,迫不及待的想要攻陷江东,才会有此结果。当初,荀攸也指出其中的缺陷,偏偏忽略了火攻,也不能想到会有东南风,仿佛一切注定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军大败,元气大伤,令君可有良策?”曹操没有亲自承认错误,不过也反思了自己行为,又接着询问眼下该如决断。

    “退回许昌!”荀彧像是早已知道曹操有此一问,连忙道:“赤壁失利,乃是一次重创。此次我军折损兵力有十余万,荆州水军全军覆没,就连新编制的水军也死之**。”

    “西凉军马腾父子虎视眈眈,知晓我军赤壁大败而归,士气大跌,必会攻击我许昌,滋扰后方。如果没有丞相坐镇,怕是难以抵挡住西凉军的步伐,只怕那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于是,曹操决定听从荀彧的建议,立即回撤北方。另外,曹操命令曹仁、徐晃等人继续镇守将领,文聘则守卫江夏,襄阳则由乐进驻守,当阳则是满宠驻守,以防孙刘联军进攻。

    曹操退回许昌,司马无忌、赵云等人则回到营中,而刘备也接到捷报,曹操兵败于赤壁,立即与张飞一同前来迎接诸葛亮、关羽等人。当司马无忌、赵云回营知晓刘备前来,连忙前去参拜,二人躬身施礼,刘备便命他坐下来。

    诸葛亮开门见山地道:“无忌、子龙,你们二人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当初,司马无忌登岸以后,便悄然失踪,周瑜率领轻骑兵前去追击曹操,而司马无忌也消失不见,赵云也也下船后不见踪影,他们二人像是不遵从军令就这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诸葛亮暗暗地盘算一下,他猜测司马无忌、赵云必是拦住曹操的去路,理应他们的速度早已抵达,刘备、张飞领兵前来,他们二人尚且未归,就连关羽、王威等人都领兵回来,是曹军从华容道离开,而司马无忌、赵云率领数百轻骑兵前去拦截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收获!”司马无忌风轻云淡地笑了笑,道:“在华容道与曹操相遇,曹操果然从华容道脱身前往江陵。”

    “那曹操人呢?”刘备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了!”司马无忌言简意赅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放了!”众人无不惊叹,明明有机会生擒或是取他首级,为何司马无忌放曹操离去,这让众人满是不解与愤怒。

    “军师,你这是何意?”张飞猛地站起身来,暴怒道:“莫不是军师想要投奔曹操,要不然明明可以取他首级,偏偏放他离去?无忌,你到底是不是主公军师,居然做出这等事!”

    “子龙,你在长坂坡一战不惧曹军的勇气去哪了?当初曹军十万你都丝毫不惧,怎么曹操大败而逃,士气全无,又人马劳顿,如何能与我军一战,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,难道你与曹操有什么交易不成?”

    “张翼德,你话给我注意!”赵云怒吼一声,“我赵云行的直坐的正,岂能会做对不起主公之事。你什么都可以,此事却不能胡言乱语,要不然休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早就想试试你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!”

    张飞屡起袖子,真的从位置上站起身来,想要与赵云干上一仗,却被身旁的关羽拦住,劝他别冲动,赵云也怒从心起,被张飞如此自己,岂能不怒,也要与他干上一仗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拉住赵云,示意他别动怒,又接着道:“放曹操离去,是我司马无忌的主意!”

    张飞见赵云真的想与自己干一仗,怒火中烧,又听闻司马无忌的话,深深地刺激了,难掩心中的怒火,破口大骂一声:“你这乳臭未干的子,哪里有什么资格做我军军师,就算是什么什么先生的弟子又凭什么,再是不是他的弟子还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这子从曹军手中救下子龙,又救下主公两女,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曹军派来的奸细,再了那个什么先生的在荆州,曹操更是亲自拜会,不定你就是你师傅派来刺探军情的!”

    “坏事了!”

    众人见司马无忌脸色铁青,目露凶光,杀气腾腾,这是他们从未看见过的司马无忌,尤其是张飞口无遮拦的起司马徽时,那凶光更甚,而张飞本就鲁莽,偏偏来时听闻得胜的消息,他又喝了一些酒,在酒精的刺激下,出来的话根本就是到了司马无忌的痛处。

    “三弟!”

    刘备、关羽二人异口同声地喝止住张飞,奈何张飞牛脾气上来,根本拦不住他的嘴巴,张飞又继续嘟嘟囔囔,而司马无忌向前迈进,赵云担心司马无忌会惹出事,连忙拦住,却被司马无忌避开,快速的来到张飞面前,就连关羽都愣住了,根本就不知道他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我司马无忌什么都可以,但你不准我师傅,也不允许你对他有任何不敬之处,哪怕你是主公的三弟,依旧不行!”司马无忌冷冷地道,“今日就让你知晓,什么话该,什么话不该,哪怕是主公求情亦不能。若非师命难违,你真以为我稀罕这个军师,实在是可笑至极,你也太觑我司马无忌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