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章 败走华容道
    “丞相,前方便是华容道。只要我军经过华容道,便可以直奔江陵而去,敌军追击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传令三军,立即加速前往!”

    荀攸指着前方狭窄的大道,四面环山,曹操眺望前方,发现没有敌军身影,立即下令大军向前进发。原本华容道道路平坦易行,偏偏遇上狂风暴雨,使得道路一片泥泞,崎岖不平,行走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“禀丞相,前方道路崎岖,唯有步行。”

    曹仁先行探路,纵然骑兵也难以在泥泞的道路上飞驰,甚至还不如步兵行走的要快。并且,战马连续奔波,已经疲惫,又遇到泥泞的道路,马蹄踩踏进去,深陷其中,难以拔起,故而曹军放弃骑马,改为步行。

    曹操被众将士维护在中间,曹仁、张辽等将领先行探路,只是他们走到一半,眼看就要通过,却不想前方道路更加崎岖,稍有不慎便陷入其中,根本就难以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众人愁眉不展之时,荀攸沉声道:“禀丞相,在下有一计可通过此路!”

    曹操连忙询问,荀攸将他的方法与曹操听,当即沉默不语,又回身望去,看了看身后的士兵,一时难以做出抉择。只因荀攸的建议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,曹操是枭雄,却不是真的喜好滥杀无辜,尤其是己方将士。

    荀攸建议曹操下令让羸弱的老兵,以及身受重伤的士兵背着稻草,用自己的身体以及那些草垫着,便可以通过此路。但是,曹操有些犹豫,要知道那些人都是跟随自己南征北战多年的士兵,他如何能狠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丞相,还以大局为重!”荀攸再次劝曹操,为今之计只能如此做。

    曹操无奈之下,只能下令遵从荀攸的建议,让那些羸弱的士兵,还有受伤颇重的全都背负着草垛,有些则是什么都没有,直接躺在泥泞的地面上。当他们决定如此做的时候,也知道自己等人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曹操许下承诺,必定善待他们的亲眷,众人这才心甘情愿的前去,最后曹操眼含泪水,下令大军踩着己方士兵的身体通过此地。人的身体承受重量有限,而且这些又不是年轻力壮之人,没坚持多久,那些躺在泥泞道路上的士兵纷纷陷入泥泞之中,彻底死去。

    大军尚未全部通过,为了大军着想,又有士兵自愿倒下,让兵马从自己身上踩踏而去。如此反复,大军全部通过已经死去大半,曹操仅剩的兵力只有两万余人相随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”忽而,曹操猛地大笑连连,众人不解,却见曹操望着那些愿意成为踏脚石的将士眼含泪水,他的心也痛了。若不是这些将士舍生忘死,他曹操岂能度过华容道,从容离去。

    曹操征战沙场十余年,从未有过如此大败,哪怕是与董卓、吕布等人大战,也不曾折损如此多的将士。并且,曹操亲自踩踏着己方将士的身体才能脱离险境,这让自负且高傲的曹操难以释怀。

    他的笑是笑孙刘联军忽略华容道这个至关重要的关隘,只要堵住此道,那他曹操便死路一条,无处可逃,彻底被困死在赤壁。另外,他的笑是内心痛苦的宣泄,眼睁睁的看着士兵为自己舍生忘死,心中的无力之感让他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曹丞相何故大笑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的声音从曹军身后传来,曹操等人如临大敌,他的笑声也戛然而止,纷纷转身望去。只见司马无忌、赵云二人率领数百名骑兵,早已在华容道等候多日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曹操十分惊讶,一路上追击自己的多是东吴大军,孙刘联军也有,却少了关羽、赵云等人。没想到他们司马无忌、赵云却早已来到华容道等候自己,这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无忌料定丞相必会败走华容道,故而率领数百名骑兵在此等候!”司马无忌从容不迫的道,“华容道乃是前往江陵必经之路,江陵之地又有丞相的援军,此次赤壁大战,丞相并未将所有兵力集结,故而料定丞相必走此路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与赵子龙就可阻挡我曹操的去路?”曹操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笑道:“数百人足以,难道丞相忘记昔日长坂坡之战,丞相有大军十余万,依旧难以阻止我二人离去?再丞相大军虽有万人以上,却无任何战斗力,只怕众人早已失去斗志,士气尽失的将士又有何惧!”

    曹操一时语塞,司马无忌的话已经将他的军情摸得十分清楚,他心知将领早在奔逃之中已经没有太多精力,现在众人的心中只有逃走,哪会想到再战的决心,而且阻挡自己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赵云与司马无忌,曹操对他们二人十分谨慎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“但是,今日无忌不想与丞相为敌!”司马无忌的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,就连赵云也傻眼了,他已经做好随时准备取曹操首级的决定,曹军也做好大战的准备,却不想司马无忌的一句话改变原本对峙的气氛。

    曹操不解司马无忌话中是何意,皱着眉头,疑惑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自然放任曹丞相离去!”司马无忌很是平常的一句话,更是在人群中炸开了锅一样,众人都不解地看着他。若是这个时候攻打曹操,可以有八成把握将他留在此地,甚至斩杀曹操都不在话下,偏偏却没有如此做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曹操问出心中的疑惑,他也不明白司马无忌到底怎么想,虽与司马无忌曾有数面之缘,不过敌我难分,而且司马无忌的心思就算是曹操都难以猜测,总觉得他是个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此次放丞相离去,乃是报答丞相未曾对我二哥下达格杀令之恩!”司马无忌恭敬地道,“长坂坡之战,二哥赵云虽勇猛无敌,七进七出,更是斩杀丞相数十员大将,然丞相并未起杀心,更是命令不准杀死,只准生擒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丞相早下令射杀二哥,怕是二哥性命不保,丞相又怎会折损数十员大将,二哥又怎么会从容杀出,回到吾主身边,更不会救下阿斗,今日算作还你当日不杀之恩情。”

    赵云沉默了,司马无忌的话他懂得,要是当日曹操真的下了格杀令,不生擒,只怕自己已经战死沙场,又怎么会还存活于世。

    “此外,无忌在此多谢丞相厚葬恩师!”司马无忌亲自下马,躬身作揖,道:“师傅离世,无忌未能陪在身旁侍奉。纵然吾师不愿相助丞相,丞相并未强人所难,也未有任何的不敬之处,更是在吾师仙去时,下令厚葬于他。今日无忌放丞相离去,算是报答师傅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傅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‘水镜先生’便是吾师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的回答除去他心中的疑惑,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居然真的是司马徽的嫡传弟子。现在回想起司马无忌的智谋以及箭法,箭法不知从何处学来,可是智谋的确是尽得‘水镜先生’真传,而且司马无忌更有大将之风,这些都让曹操明白当初司马徽为何婉拒,拒不入仕,实则是知晓自己命不久矣,也是为了保护司马无忌,不愿让他为难,现在这些都已经得通了。

    “‘潜龙’之名果然所言非虚,‘水镜先生’有如此高徒,实乃其幸也!”曹操当着众人的面,称赞司马无忌,更是承认他的‘潜龙’之名,自此以后‘潜龙’也成为司马无忌的代名词,而他也真的如同自己所言,让曹操大军安然离开华容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