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章 挖墙脚
    “阿将,你今年多大?”

    “回将军,末将今年二十!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不嫌弃的话,就喊我一声哥哥吧!”赵云爱惜人才,他也不托大,更不以身份压人,没有半分架子,道:“我年长你十岁,让你喊一声哥哥,并不占你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身份与末将相去甚远,如何敢高攀?”曲小阿将有自知之明,他可不愿与赵云有太多的牵扯,要是真的喊了,怕是剪不断理还乱,只是赵云如何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在赵云苦口婆心的劝说下,司马无忌从旁帮衬,曲小阿将只能称呼赵云为哥哥,也就认下这个兄长。司马无忌没有继续劝说他转投他营,有些事情逼得太紧适得其反,不如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期盼已久的人物,终于得偿所愿,见上一见,又完成当初立下的军令状,一箭双雕。司马无忌又怂恿曲小阿将不断地喝酒,赵云心情大好,更是与他痛饮起来,没有半点惺惺作态之感。

    曲小阿将在赵云、司马无忌二人的热情下,也是喝得酩酊大醉,赵云也喝得不少,有些醉了,唯有司马无忌一人清醒。其他几人也都喝得七荤八素,哪里知晓曲小阿将与赵云成为兄弟,更与司马无忌相交的事情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了,司马无忌将其他几人全都喊醒,还当着众人的面喊曲小阿将,无论怎么喊都没用,无奈之下,司马无忌立即命人将船驶回赤壁。当他乘船渡江前往曹营,又敲响战鼓。

    隆隆战鼓声,不仅曹军听见了,就连诸葛亮、周瑜等人也都听见了,他们大为惊讶,在他们看来,司马无忌仅仅十余人便敢挑战曹军,说出去怕是无人相信,众人还以为是司马无忌自知难以完成军令,宁可一死也不愿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你可听到战鼓声?”

    “军师也听见了?”周瑜与诸葛亮站在船头观望,江山有浓雾,天色漆黑,根本就看不清方向,只听见战鼓声,叹道:“无忌孤身一人率领十余人夜袭曹营,这份胆识足以称赞,只是死的有些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且放心,无忌等人不会有事,他如此做必有它意!”诸葛亮见大雾弥漫,又知道司马无忌乘船而去,他便猜到司马无忌自有打算,笑道:“若是孔明所料不错,无忌必能安然归来,联军箭矢的问题必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应该知晓无忌与大都督立下军令状,三日内必能督造十万支箭。但是,这个事情本来就不可能做到。无论是多么厉害的能人巧匠,材料充足也难以办到,根本就是难以完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从容的说道,“当时,不论是我,还是大都督应该都十分不解。并且,无忌三日内真正有所行动的只有最后一天,其它两天都是无所事事,漫不经心,不是摆动草垛,就是在那里扎草人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这声战鼓声,孔明才明白无忌所做一切并非无中生有。我军弓箭不足,那曹操必有足够的箭矢。以曹操率领大军南征,必会准备充分,无忌这是借助浓雾遮掩虚实,让曹操认为敌军来袭,他们不敢出兵追击,如此浓雾不说作战,就是航行都有些困难,分不清方向,所以只能使用箭阵。”

    周瑜恍然大悟,仰天大笑道:“无忌这是在向曹操借箭呢!实在是快哉,快哉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要是不觉天寒地冻,不如我等在此等候无忌归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!”周瑜拍手叫好,叹道:“可惜不能饮酒,要不然公瑾便与孔明坐下痛饮。”

    “虽不能饮酒,却有清茶,一样可以痛饮!”诸葛亮笑道,周瑜、鲁肃一同跟随诸葛亮来到船上,周瑜亦是首次与诸葛亮坐下来真正的畅谈,他们都在等候司马无忌安然归来。

    过去一个时辰,司马无忌的船只终于安然返回,诸葛亮、周瑜等人也走了出去。此时,天已经蒙蒙亮,司马无忌见诸葛亮等人都在等候,又见诸葛亮与他点头示意,他也没多余的话,直接说道:“大都督派遣将士清点一下箭矢,看看够不够十万支?”

    众人顺着司马无忌所指,看见那十余只船上的草人,还有甲板山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箭矢,周瑜立即派人前去清点,足足过去两个时辰这才清点结束,箭矢数量超过十万支,足足有十三万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,不过军令已经完成了,任务完成。另外,赵云等人也全都走出来,只是满身的酒气,诸葛亮倒是没说什么。可是,那十人东吴士兵却惨了。

    行军打仗,最忌讳饮酒,偏偏他们明知故犯,尤其是曲小阿将到现在都没醒来,这让周瑜很是气恼。司马无忌见周瑜动怒,连忙求情,念及这些人都是陪同自己完成军令,算是立功,看在他的面子上饶他们一次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,他不是周瑜部将,根本不必听从周瑜军令,就算是真的受到责罚也是诸葛亮行驶。但是,禁酒令在刘备军中是因人而异,而此次司马无忌借来十三万支箭,大功一件,自当庆贺,亦在情理之中,诸葛亮并未怪罪。

    周瑜顾及司马无忌的面子,没有当众责罚他们,又见其他几人纷纷认错,只有曲小阿将不省人事。周瑜心里气急,黄盖、程普等人对视一眼,眉头紧锁,像是认识曲小阿将似的,却又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瞥见一眼,心有所悟的笑了笑,像是奸计得逞似的。他们也是舟车劳顿,司马无忌、赵云二人便先行回去休息,曲小阿将等人也被送回东吴大军歇息。

    “三弟,为何放过阿将回去东吴?”赵云有些费解,他不懂司马无忌明明想要收他为帐下,怎么会又什么话都不说,眼睁睁的看着曲小阿将再次回去,心里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笑道:“二哥不必担心,他必会是我军将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周瑜与孔明先前谈论将帅问题时,先生说过那些话,也是称赞周公瑾治军严明。”司马无忌回道,“现在两军交战,按照东吴军的规矩,不可饮酒,他们是明知故犯。周公瑾虽是答应不予追究,却耐不住其他将领的舆论,势必会再次追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断的劝他喝酒,看似庆贺,实则给曲小阿将挖坑,让他自己往里面跳。此外,二哥你又待他十分真诚,这份心意想必他已经收到。所以,二哥你不必担心,再过不久曲小阿将必会离开东吴前来投奔我军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曲小阿将要来投奔不会前去主公,或是军师那里,而是去寻找二哥。如果真的前来,二哥你要将他留在身边为将,不可让其他人知晓他的存在。现在咱们与东吴是联军,要是他出现在众人面前,必会影响两军联盟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引起其他人的猜忌,那这次联军想要获胜,势必有较大的阻力。所以这事一定不可对他人提及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格外叮嘱赵云,赵云也认为他所言不假,对此事更是守口如瓶,除了他们三人外,其他人都不知晓到底是什么情况。司马无忌又接着说道:“今日我便在周公瑾眼皮底下挖他墙角。”

    “挖墙脚?这是何意?”司马无忌有时候说出来的话,赵云根本就听不懂,也不知道司马无忌从何处学来的一些词语,有些时候司马无忌还需要解释才能明白。

    “好意思!”司马无忌尴尬了,他总不能说这三个字的本意是好,后来渐渐地就不是什么好名词,赵云自然相信司马无忌,更是重复他说的话,信誓旦旦的要挖东吴墙脚,这让司马无忌实在是汗颜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所料不差,曲小阿将等人回到营中,果然军中上下都在议论纷纷此事,说是他们违背军令,明知故犯,却没有得到任何处罚,还有人说周瑜处事不公,有些将领更是当面点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瑾答应司马无忌,岂能不作数!”

    程普沉声道:“司马无忌乃是刘备军中军师,赵云亦是刘备帐下将领,不是我军将领,不受我军军令管束。当初,禁酒令乃是大都督亲自下达,上至大都督,下至普通士卒都不敢违背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开了先河,只怕军中人心不服,大都督的军令便会失去效用,军心不合又如何作战?若是其他将士也违背大都督军令,饮酒庆贺,是否又会受到责罚?末将恳请大都督三思!”

    “子敬,你以为如何?”周瑜心里也难以作出决断,禁酒令是他亲自下得,现在又自己违背,那他的军令就不起作用,正好鲁肃在此,也就询问他的建议。

    鲁肃回道:“现如今我军与刘备军联盟,司马无忌这次更是借箭成功,大功一件。若是考虑两军结盟之事,这事就依照大都督所言。但是,要是长久考虑,大都督食言而肥,怕是其他将领不服,日后又如何指挥大军?”

    周瑜见鲁肃如此说,他心里也赞同,便重新下达军令,曲小阿将等十人全都处以八十军棍的惩罚,而曲小阿将一直酒醉未醒,更是将他赶出军营,只不过这事并没有立即执行,而是待此次大战结束再去执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