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章 草船借箭
    “兰儿,三妹最近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孙权这些日子都在忙着调度粮草、辎重等物,为前方的将领提供支持,甚少有机会回府,今日正好有空便回来看看,发现自己的妹妹孙尚香魂不守舍不说,茶不思饭不想,问她一些话有时候还走神,要不就独自一人在那里发呆,或是傻笑,这可将太夫人吓到了,这才让孙权回来一趟。

    孙权急匆匆的回来,还以为自己的母亲身体有恙,最后才知道是自己的妹妹有些不对劲。平日里孙尚香跟男子一样,不是前往军营,就是练武,这些居然都没有做,就连说话也是有气无力,实在是有些费解。

    “兰儿,你手中是何物,拿来我看看?”兰儿将手中断成两截的剑无奈的交给孙权,孙权将布条打开,发现居然是兄长送给孙尚香的礼物,连忙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将军,这……”

    兰儿支支吾吾实在是有些为难,要是不说的话,又怕孙权问罪,说了又怕孙尚香责备,这让她实在是两头为难,她本想将剑拿去重铸,那师傅居然说无能为力,这才拿回来,偏偏遇到回府的孙权。

    “这是被斩断的痕迹,是什么剑如此锋利!”孙权见兰儿犹豫的模样,他也知道她的难处,便仔细看了手中的断剑,是被利器斩断,那痕迹干净利落,不曾拖泥带水,可见十分锋利。

    “三妹自出府以后便有些不对劲,是否与这把断剑有关?若是你再不回答,军法论处!”

    “将军,不是奴婢不愿意说,实在是小姐特意叮嘱不允许泄露半句!”兰儿急忙下跪请求孙权饶她性命,也道出她的确是知晓孙尚香为何如此模样的原因,这让孙权抬出身份逼迫她说明真相。

    兰儿被逼无奈只能将孙尚香上次出门遇到一男子,这把剑也是被那人斩断,而且她还提到孙尚香对那人很有好感。之所以这些日子不太开心,应该是想念那人,又或是想到自己身份悬殊。

    虽然兰儿将事情说与孙权听,却没有说到孙尚香与司马无忌已经逾越了礼数。若是说出来,只怕孙尚香必会受到惩罚。兰儿被逼之下,道出原因,心系孙尚香,还是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孙权方知其中缘由,寻思道:“原来如此,情窦初开的年纪,的确是我这个兄长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孙权又询问那人名讳时,兰儿如实回答:“听小姐说,那人叫‘司马无忌’,具体是哪里人,是何身份都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无忌!”孙权大吃一惊,脑中浮现出司马无忌的模样,给他的感觉就是风度翩翩,样貌、才气皆可以,只是他的身份是刘备军师,与孙尚香的身份天差地远,门不当户不对。

    “将军见过?”兰儿试探的问了一句,孙权不由自主的点点头,倒是把她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行回去陪着小姐,你遇到我的事情就不必与小姐说!”孙权吩咐一声,便独自离去,略有不悦,他没有出府,而是来到母亲的住处,将这事与太老夫人说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司马无忌到底如何?”太老夫人知道事情的原委,也没有追根究底。

    “公瑾曾说此人乃是奇人也,智谋无双,堪比生平大敌!”孙权如实回答,“只不过他的身份是刘备帐下的军师,与三妹门不当户不对。我孙权的妹妹,怎可嫁给一个军师。”

    太老夫人与孙权的想法不一样,她听闻这人智勇双全,又能管住孙尚香,倒是很想见上一见。孙尚香自幼被宠溺惯了,司马无忌却以下犯上,不给孙尚香任何面子,这份勇气倒是值得嘉奖,她暗暗地想了想,决定下次定要与司马无忌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既然知晓事情缘由,孙权却没有打算前去跟孙尚香说自己知晓,太老夫人也明白孙权的意思,他们都装聋作哑,就当什么都不知道,任由孙尚香如此下去,只要不伤及身体就行。

    兰儿背叛孙尚香,将她心中的事情说与孙权听,一路上都觉得十分愧疚,总觉得对不起孙尚香。但是,她心里明白,孙权也是关心自家小姐,只是她是侍婢,却背叛小姐,乃是大忌。

    兰儿百感交集,孙尚香心思不在此,也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,其他三人倒是发现端倪,询问之后,她们三人也没有戳穿,相助兰儿隐瞒这件事,这件事也就一直隐瞒不报,她们私底下商议过,说出来总比藏在心里好,要不然孙尚香长时间下去,怕是伤了身子,亦是护主心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在赤壁的周瑜、诸葛亮等人正在愁眉苦脸,之前与曹军初战,为了夺取曹军战船,封锁他们的行动,双方的弓箭损失十余万支,全都被曹操毁船而掉落江中。

    若是曹操没有毁船,以战船上密密麻麻的箭矢,足够他们使用。现在战船烧毁,回收已经不可能了,只能想办法重新分配。但是,就算是赶工督造也没办法这么快就能完成,众人都为此头疼。

    “禀大都督,我军可用箭矢有五万!”

    “禀军师,我军可用箭矢有四万支!”

    周瑜、诸葛亮二人都下令清点箭矢还剩多少,两军加起来也就九万支,这与曹军兵力兵力相差甚远,而他们也战死三千人。虽说是最小的代价换取首次胜利,不过要是没有足够的箭矢,根本就难以阻挡曹操大军连绵不断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现在两军皆没有足够的箭矢,就算是吾主与刘豫州二人派遣援兵前来,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,不知孔明有何良策,能筹集这十余万支箭矢?”周瑜询问诸葛亮,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诸葛亮摇摇头,他也不清楚该怎么办才好,要是没有足够的箭矢压阵,怕是水军战斗力再强,也抵挡不住曹军的连番攻击。在江山战斗,不是简单地比拼力量就行,箭矢是必不可少的武器装备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看着他们二人,又想起演义之中的故事,这个时候应该是诸葛亮发挥出自己能力,怎么跟常人一样,无动于衷,百感交集,这让司马无忌有些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既生瑜何生亮,原来也与常人无异!”司马无忌暗自叹道,他本以为诸葛亮真的能窥测天机,实际上眼前的僵局让诸葛亮失去了往日的从容淡定,也就想不出什么计策来。

    诸葛亮沉声道:“如今之计,咱们只能以守为攻。曹操与联军首次交锋,初尝败绩,以曹操的谨慎,决不会再次出兵进攻,也不会贸然渡江前来,必会观察联军动向才会有所行动。”

    周瑜回道:“若是以守为攻,那我军的数万兵力难以久战。时间一长,曹操必会发现端倪,要是大军来袭,必会动摇军心,孰胜孰败尚且难料,现在最重要的是家境督造新的箭矢,避免消息泄露,以免曹操有所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短短几日又如何督造出如此多的箭矢?”诸葛亮叹息一声,箭矢乃是水军标配的装备,越多越好,少了也就影响整个战局也说不定,这才是最让诸葛亮担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两军箭矢都较少,那么只能防守为主,失去了主动机会,曹操大军见没有箭矢,以他们的兵力,亦可以以多胜少。由于准备匆忙,联军的箭矢也没有太多时间督造,这是他们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“军师、大都督,无忌有计可解决眼前箭矢的危机!”司马无忌主动站出来,又笑了笑说道:“只要大都督调拨十人,另派二十艘船只,三日内自会送上箭矢如何?”

    “无忌有何良策,不妨直言!”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也!”司马无忌神秘地笑了笑,他没有说什么计策,只提了这么一个要求,他看见周瑜、诸葛亮等人有些不信任的表情,又接着说道:“无忌愿立下军令状,要是三日内拿不出十万支箭矢,愿受军法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自然当真!”

    周瑜、诸葛亮对视一眼,均想道:“莫不是他真的有什么方法?不妨一试!”

    于是,司马无忌立下军令状,周瑜、诸葛亮等人亲眼目睹,都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方法。另外,诸葛亮、周瑜下令只要司马无忌所需要的,三军全力配合,不可有任何的懈怠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真的有方法拿出十万支箭?”赵云担心不已,他急匆匆的前来,“你实在是糊涂啊!即便是三万支,也不见得三日内督造好,更别说十万支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二哥不必担心,到时候无忌自有方法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胸有成竹的模样,赵云也不好多问,接着诸葛亮、周瑜、关羽不约而同的前来,他们来见司马无忌都是一个目的,只是司马无忌就是不愿多说,周瑜见司马无忌如此笃定,十分不解,要是司马无忌真的做到了他们做不到的事情,那智谋远在他与诸葛亮之上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要是知道周瑜如此想法,肯定要笑死,他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智谋,只是来自于后世,按照史书记载应该没有错。若是记载错了,那也是无可奈何。但是,司马无忌不可能真的全信史书记载所言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司马无忌便夜观星象,白天又在赤壁周围转悠,赵云跟随在他身边,看着两日里司马无忌什么都不干,这让他更加心急如焚。直到第二天晚上,司马无忌询问十余艘船只是否到了,周瑜早就送来。

    第三天,司马无忌才有所行动,他自行前往军中,没有选择己方军队的士兵,而是选择东吴军的士兵,这让关羽有些生气,诸葛亮亦是不解,为何己方不用,要用友方的士兵。

    赵云继续跟随司马无忌前往军中挑选士兵,司马无忌是前来挑人,也是前来找人,他想要找找那人是否跟随大军前来。只不过几万士兵,又如何挑选,司马无忌只能寻找曾经收编的队伍,逐一的排查终于找到那支分散的队伍,从中选了十人,至于是否有那人,就凭天意了。

    在周瑜疑惑不解的目光之中,司马无忌将这十人全部带走,然后吩咐他们将草垛全部搬空,直接扎草人,也将他们十人的衣服全部脱下,换上常服,为这些草人穿上,又将那些草人一一排放好,自己看了以后总觉得有些漏洞,便让赵云从军中借来不用的盔甲武器等,战鼓有三只,这些准备好以后,司马无忌当天晚上带领赵云与那十名士兵,一同上了船。

    另外,司马无忌也掐准时间,就在亥时三刻乘船出发,子时二刻抵达长江对岸,他又让另外十人全部进入自己的船只,他的船走在前方,乃是一艘战船,而其余的船只也不过是小船而已。

    虽说是战船,却不是那种大船,只能算是中等船只。司马无忌让其中三人距离曹操大军的地方只有两千米距离的时候,敲响战鼓,又将船的速度降低,顺着长江水不断地浮动着。

    至于司马无忌自己则拿起酒坛子,坐在船内闲情雅致的饮酒,赵云听到战鼓声,本能的站起身来,拿起武器准备冲出去,却被司马无忌拉住,道:“二哥,这便是我的计谋,你等会便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哪有心思与司马无忌喝酒,却被他硬拉着喝起来,赵云无奈只能坐下等待情况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喝着酒,听着隆隆战鼓声,思绪万千,默默地想道:“曾经诸葛亮使用的计谋,没想到今日被我用了出来,这招真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,稍有不慎就会一命呜呼,实在是佩服他的胆量!”

    纵然司马无忌想过无数次,也没想过‘草船借箭’的计谋会在自己手中用出来。当司马无忌设身处地之时,他心里也有些担心,也曾想过要是曹军追击出来,那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可以说,处于现场感受才是最激烈的,比任何项目都要刺激,简直就是用自己的命在赌。若是司马无忌知道是这样的感受,说不定他还真的不愿意亲自前来,宁可不要这样的刺激,也要保住性命才是真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