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章 此生非君不嫁!(加更)
    “你真的打算将我一个弱女子留在这里吗?要是出了什么事,那可怎么办?现在兵荒马乱,你让我一个人真的好吗?”司马无忌准备离开,孙尚香立即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,这让司马无忌十分头痛,也不能真的将她一人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心有愧疚,要不然司马无忌怎么会上当。以孙尚香在江东的名声,怕是无人敢惹,而且孙权十分疼爱这个妹妹,视若掌上明珠,他决不会让孙尚香有丝毫损伤。

    孙策意外去世,孙权接任兄长的位置,现在一母同胞出生的只有孙尚香这个妹妹,孙权对她格外宠溺,这样让孙尚香自小养成逆来顺受的习惯,渐渐地十分嚣张。

    孙尚香也不是完全的嚣张跋扈之人,她也继承孙家优良的传统,才智等都是上上之选。只是江山社稷乃是男人的天下,女子就算再有才能也无济于事,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留下来陪我就好!”孙尚香偷偷的瞟了一眼司马无忌,生怕他会拒绝,急忙说道:“只要一会会就好,可以么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无奈的点头答应下来,孙尚香立即开心的笑了,那种笑容是发自内心的,沁人心脾,这让司马无忌心中一根弦悄悄地拨动起来。此时此刻的孙尚香没有半点大小姐脾气,也没有嚣张跋扈,宛如少女一样,活泼可爱。

    自小到大孙尚香都没有说得上话的朋友,身边都是侍婢要不就是侍卫、大臣,除了自己的母亲、兄长外,其他人对她十分恭敬,而母亲、兄长对她又是宠溺,谁也不知道内心的孤独。

    孙尚香刁蛮嚣张任性,也不过是发泄心中的不忿,她想要的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,身为古代的女子这些都不可得。司马无忌看得出来,孙尚香内心的孤独与寂寞,在后世有闺蜜,女子可以随意出行,也可以随意游玩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不行,更是女子的悲哀,甚至有时候女子成为被交易的对象,孙尚香向往军旅生涯,想与自己的父兄一样,驰骋沙场,只是她是女儿身无法进入军中效命。

    孙尚香将自己所有的不忿全部用在任意之上,也可以说是自暴自弃。直到她遇到司马无忌,偶然间的相遇,却深深地吸引住孙尚香的目光,只因司马无忌恭维之词说出她内心的想法,有些亲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即便被司马无忌如此奚落,她都可以不在乎,从未放在心上,她渴望的是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。阴差阳错之下,孙尚香被司马无忌占尽便宜,她心中没有任何愤怒,反而有些窃喜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是她长这么大唯一遇到的不惧怕自己身份的人,更是大庭广众之下奚落自己,甚至跟自己大打出手,不会留情。孙尚香也清楚自己与其他交手,是真的出尽全力,还是刻意为之都明白,只是她没有点破。

    纵然司马无忌占了自己便宜,孙尚香还是想与司马无忌静静地在一起,就这么看着前往,那是一种内心的恬静。司马无忌看着孙尚香真挚的笑容,侧着脸,迎风吹拂的头发,如同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一样,让人忍不住怜惜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也不知怎么的,竟然再次伸出手温柔地搂住孙尚香,他明显感觉到孙尚香身体的僵硬,脸上立即红润起来,可是她的笑容更加灿烂。司马无忌轻轻地将她搂在怀中,道:“若是你愿意,我便是你的依靠!”

    孙尚香没有说话,她懂得司马无忌话中意思,也看出自己内心的孤单与寂寞,泪水悄悄地流了出来,她是幸福的眼泪,紧紧地抱着司马无忌,二人什么话都不需要说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敢如此待我之人!”司马无忌没有说话,静静地听着孙尚香说出心里话,“我自小生活在富裕家庭,兄长是将军,身边都是他的下属,他们对我很是尊敬,又或是十分宠溺。可我长这么大,却没有一个人敢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兄皆是将军,我也想从军,可是母亲、兄长都不许,而我身边连一个朋友都没有,心里有很多话无处说,唯有将所有的心思用剑发泄出来,别无他法,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怜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轻轻地拍了拍孙尚香的背,道:“或许这便是世俗观念所束缚,这不是你的错。你已经算是很幸福了,要是在平常百姓眼里,哪会有机会如此宠溺,只怕早早便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女子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就算是女子也不必烦忧,谁说女子不如男呢?我跟你说一个故事吧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将商高宗武丁王后妇好的故事说与孙尚香听,妇好是有史可查的第一位巾帼女英雄,带领商朝大军接连大胜,东征西讨,打败了周围二十多个方国,不但能带兵打仗,而且还经常受命主持祭天、祭先祖、祭神泉等各类祭典。

    孙尚香听完妇好的故事,满脸的崇拜之情,她也算是熟读经书,却从未听说过此人,更别说女子身为大将南征北讨。其实,这事也是司马无忌无意间查到的,正好今日借来说与她听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被孙尚香闹得无可奈何,又说了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乃是后世人尽皆知,代父从军的花木兰,司马无忌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,孙尚香时而哭泣,时而开心,又听到花木兰为父从军,孝感动天,哭得更是稀里哗啦,司马无忌实在是无奈的看着自己衣服上的泪水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些故事,你是从何得知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一愣,胡诌了借口,道:“这些都是我师傅说与我听的,只不过师傅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孙尚香又再次询问司马无忌一些事情,司马无忌也将孩提时代的事情一一说与孙尚香听。但是,司马无忌并未透露自己师傅姓甚名谁,孙尚香也没有询问,二人之间的感觉又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孙尚香宛如少女心性,司马无忌才知道孙尚香年仅十七岁,比之司马无忌还要大一岁多,只是司马无忌所见所闻,关于外面的事迹都是孙尚香不知晓的,就像是听说书似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真的很美!”司马无忌静静地看着孙尚香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孙尚香立即红着脸,害羞的低下头,又猛地抬起头,她回想起司马无忌占了自己便宜,陪着自己说话聊天,她真的很开心,那种感觉就像是小鹿在心里乱撞似的。

    突然,孙尚香与司马无忌二人目光对视,孙尚香主动采取,竟然亲上了司马无忌的嘴,这让司马无忌傻眼了,瞪大着眼睛感觉嘴唇上的柔软,还有孙尚香学着自己之前那样,哑然失笑,当即就再次轻薄孙尚香。

    孙尚香也不知道这个吻过了多久,她只知道自己的脑子有点懵了,呼吸也不顺畅,浑身酥软。司马无忌闻着孙尚香处子的芳香,不由自主的上下其手,占尽便宜。

    “啪嚓”一声,让沉浸在美好感觉的二人瞬间惊醒,他们不约而同回头望去,居然看见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数十名手持武器的侍婢,她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孙尚香,满脸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顿时,孙尚香一下子脸红的跟柿子一样,白里透红,她实在是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。这些人都是跟随在她左右的侍婢,这次因为自己先行而去,让她们随后,意外的遇到了司马无忌。

    众人习惯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孙尚香,哪里看见过如此小女儿姿态的大小姐。或许很多人都觉得孙尚香嚣张跋扈,可是她们都清楚自家大小姐比谁都柔弱,心地善良。

    她们有些是婢女,有些更是奴隶,孙尚香没有嫌弃她们的身份,一视同仁,对她们十分好。原本这些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,却在孙尚香的要求下,各个都会些拳脚功夫,对孙尚香十分感激。

    当她们听闻自家小姐被人欺负,小姐追杀那人,她们心里十分担心,便急匆匆的追了过来,没想到她们没有看见生死相搏的场景,反倒是看见了自家小姐躺在一个不知名的男子怀中,面面相觑,均想道:“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接着,她们更是亲眼目睹自家小姐主动亲那个男子,这才吓得手中的兵器掉落发出声音来,引起司马无忌、孙尚香二人的注意。孙尚香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来,浑身酥软无力,最后还是司马无忌搀扶以免摔倒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小姐!”

    孙尚香点点头,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其实,孙尚香心里实在是懊恼不已,她们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自己最窘迫的时候前来,又让她们看了笑话,心里气急,小脸又涨红,要不是顾及司马无忌在此,怕是早就发难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听闻小姐被人欺负,这才急匆匆的赶来!”为首的那人偷偷的瞟了一眼司马无忌,上下打量一番,暗暗地点头称赞,“人中龙凤,配得上咱家小姐,回去要不要与夫人、将军说呢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道:“既然她们来了,那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送姑爷!”孙尚香恋恋不舍的点点头,众人跟随孙尚香多年,哪里不知她的心思,急忙分开一条路,恭敬地站在两边,又大声喊了一句,司马无忌闻言身子趔趄一下,也没说什么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死女婢,居然如此说!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脸上不悦,心里乐开了花,俏脸再次红了起来,又见司马无忌没有反驳,更是高兴不已。若不是众人在此,只怕她早就欢呼雀跃了,暗暗地下定决心,道:“此生非君不嫁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