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你输了!
    现在司马无忌是左右为难,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,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若是因为他与孙尚香之间的小事,影响孙刘联盟共抗曹操大军,那他就真的成为罪人;要是不好好教训一下孙尚香,只怕她肯定会缠着自己,这让司马无忌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孙尚香见司马无忌犹豫不决的样子,嘲讽道:“本小姐还以为你多么厉害,原来听到我兄长是孙仲谋就没胆子了,像你这么软弱无能的家伙,还学人佩戴剑,以本小姐看你还是回家别出来才好!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真的怕我兄长,那也可以,不如你下跪跟我赔礼道歉,要是你做不到的话,那就成为我孙尚香的奴隶,供我驱使。从此以后,你便是本小姐的奴隶,本小姐让你做什么,你就得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胆小如鼠的鼠辈,更是登徒子,居然还想着仗剑走天下,难道真的以为佩剑就真的会剑术,本小姐看来实在是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拼了!”身为男子被女人看不起,甚至还如此奚落自己,司马无忌实在是忍无可忍,暗下决心,哪怕是影响大局,也在所不惜,管她是不是孙尚香,哪怕是皇上的妹妹都照样收拾。

    “真是牙尖嘴利,待会看你还敢不敢如此说话!”司马无忌怒极反笑道,“既然你是孙仲谋的妹妹,那我给孙将军的面子,你要是输了这事就此作罢,你所说的任我处置之言就当是假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孙尚香会输?”孙尚香自问剑术不说举世无双,至少也过得去,想要胜过她的还真是比较少,狂傲的回道:“如果我输了,那我刚才之言依然作数,任你处置,不过那样的机会几乎是不可能的。你要是输了,就成为我的奴隶,你可敢赌吗?”

    “好,要是我输了,就是你的奴隶,供你驱使!”司马无忌见孙尚香自信满满的模样,他也懒得争辩,直接答允下来,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要是输了,就得亲我一口,算是你得补偿吧!”

    孙尚香见司马无忌那副嘴脸,心里气急,咬牙切齿地回道:“好!”

    既然下定决心,好好的教训孙尚香,司马无忌下手自然不会手软。原本以为孙尚香只不过是任性一点,就连她之前自信满满的模样说出自己的战绩时,司马无忌都觉得那些人是顾忌她的身份,有意让着她。

    但是,孙尚香攻来以后,司马无忌漫不经心的挡了一下,居然发现自己双手的虎口隐隐的被她力道震得有些酸麻,便立即跳开,与孙尚香保持一些距离,赞道:“果然是有些本事!”

    “本小姐的本事你还没见识呢!”

    孙尚香见司马无忌称赞,她没有半点喜悦,反而十分谨慎的看着他,因为她的剑也是有名的铸剑师铸造,一般的兵器别说硬碰硬,就算是碰到也会有裂缝。现在与司马无忌对了一招,只是他防备有些松懈,这才让自己得了一手,却没有造成任何损伤,这让她不得不慎重,也不敢轻敌。

    失去冷静地孙尚香犹如猛虎一样,却没有任何利爪;冷静下来的孙尚香,却是有利爪,稍有不慎便会受伤。孙尚香拿起手中的宝剑,朝着司马无忌刺了过来,被他巧妙的避开。

    一击不成又来一击,孙尚香又向前踏了一步,手中的剑也急忙收回来,横扫而来。司马无忌将湛卢剑立起来,挡住她的攻势,两把剑相撞时发出刺耳的声音;接着,孙尚香又再次攻来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始终是防守为主,却一直没有主动攻过来。二人你来我往已经拆了五十余回合,孙尚香愈战愈勇,俨然化身成为一名将领在战场上厮杀似的,每一次攻击都直指要害。

    通过五十余回合的攻击,司马无忌看清楚孙尚香的剑术也不差,而且她的姿势以及使剑的力道都掌握准确,就连出击的机会都掐得很准,这让司马无忌明白孙尚香实战经验不少。

    若非经历实战,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剑术。并且,司马无忌也猜到孙尚香的剑术应该是孙权传授,基本上都是大开大合,每一次攻来力量十足,而孙尚香却能巧妙的将力量与技巧融合,可见孙尚香也下了苦功夫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剑?居然如此厉害!”

    孙尚香一边攻击司马无忌,一边又在沉思,她的剑不说那种绝世名剑,也不是一般的兵器,没想到交锋那么久,不仅没有伤到司马无忌,就连他手中的剑也丝毫无损。

    孙尚香脑子飞速转动,她也看出司马无忌没有主动攻来,又见他不断地观察自己的动作,她心里猜测司马无忌是在观察自己的招式路数,为此她不断地变化招式,连续不断的攻击。

    既然司马无忌露出破绽,孙尚香自然不会放过,当她再次猛烈的攻向司马无忌,她的剑距离司马无忌的胸口只有咫尺之遥。顿时,孙尚香眼睛一亮,下手的力道更是加重几分,一击命中。

    其实,这是司马无忌故意露出的破绽,他脚下一滑,身子微微倾斜,却不想孙尚香居然不顾一切的攻来,正好中了他的计谋。就在孙尚香以为要获胜之时,司马无忌的长剑也从下方攻来,直接将她的剑挑开,依旧划破了司马无忌的衣服,避免要害被击中。

    “可惜!”

    孙尚香暗自气恼,她自信这一击击中司马无忌,不死也得重伤,那他就无力再战,自然而然就是自己胜利。如果他死了,那是他罪有应得;如果他没死,那他就成为自己的奴隶,从何种角度想自己都不亏,偏偏错过了这个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在想刚才那是机会,却偏偏错过了?”司马无忌淡淡的笑容,一语道出孙尚香心中所想,惊诧万分,只听司马无忌又说道:“这个破绽是我故意留给你的,你自己错过,怨不得我!”

    “你故意露出破绽?你糊弄谁呢!”孙尚香才不相信司马无忌会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你攻了那么多次,现在也该轮到我了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没有与她继续纠缠,而是主动攻击,他也不想再继续耽搁时间,早点结束比较好。就在他的话说完,一股更加猛烈的攻势袭来,司马无忌下手无情,手中更是拿着湛卢剑,在他的攻势下,孙尚香连连败退,哪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孙尚香双手已经麻痹了,难以再使出力量来,司马无忌将自己当初所学的剑术施展出来,仅仅是一招就彻底让孙尚香傻眼了。当司马无忌举起湛卢剑朝着孙尚香刺了过来,她本能的闪身撤退,只可惜她的这些动作在司马无忌眼里根本就没多大作用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淡淡的说道,已经傻眼的孙尚香都没回过神来,她的胸口处已经被司马无忌的剑顶住,要是再深入一点点,她就真的一命呜呼,死在司马无忌的剑下。

    孙尚香满脑子都在回忆司马无忌最后一击,也可以说是唯一一击,使出真本事来。原本二人之间有些距离,为了避开孙尚香又再次退后几步,没想到司马无忌的剑还是毫不犹豫的攻来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的剑路,孙尚香看得清楚,明明是没有任何花哨动作,只是简单地直刺,她明明看见了,甚至还用自己的剑阻挡,就算是司马无忌攻来,孙尚香也没觉得自己会输。

    因此,孙尚香直接挥舞起来,想要在司马无忌未到身前,便将他杀了。事与愿违,司马无忌的剑已经在自己的胸口处,要不是他及时收住力道,孙尚香想想都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至于她手中的剑则被司马无忌再次避开,直接从他身旁穿了过去。从孙尚香的角度看上去,百分百的刺中了,实际上根本就没有,反而自己被司马无忌的剑死死地顶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输了,此事就此作罢,也别再纠缠了!”司马无忌收回自己的剑,之前所说的话也不过是戏言,不敢真的对孙尚香做什么,她已经输了,又何必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于是,司马无忌便准备离去了。

    当他转身离开,孙尚香立即恢复清明,她再一次不顾一切的舞起手中长剑朝着司马无忌的后背刺了过去。对于从小娇生惯养的孙尚香而言,她首次尝到失败的滋味,败得体无完肤,哪里咽的下这口怨气。

    “还来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,立即回头,便看见孙尚香持剑袭来,他连忙侧过身子,就算是避开了,衣服还是被剑划开了,司马无忌感觉腰间有一丝凉意,心知这剑划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顿时,司马无忌也十分恼火,要是他没有及时避开,只怕真的背后中剑身亡了,又见孙尚香满脸的戾气,他没有在心慈手软,直接拔出自己的湛卢剑,猛地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铛铛”一声,孙尚香手中的剑被司马无忌斩成两段,就算被孙尚香这种行为刺激,他也不可能真的将她杀了以泄心头之恨。但是,司马无忌实在是被孙尚香刺激了。

    接着,他将湛卢剑直接插在地上,一把将孙尚香搂在怀里,也不管僵硬的孙尚香是否愿意,就在她直愣愣的目光中,司马无忌直接用嘴巴堵住了孙尚香的嘴,直接来了一个‘法式湿吻’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刚刚那一击将她的剑斩断,也震伤了孙尚香,右手彻底麻痹,甚至虎口还有一丝血迹,又看见怒气冲冲的司马无忌搂住自己,一下子身子僵硬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在司马无忌的高超的吻技下,孙尚香哪里受得了,浑身酥麻,直接倒在他的怀里,脑子一片空白,就这么被司马无忌无情的掠夺者自己的领地,甚至她没有任何的反感,反而隐隐有种窃喜的感觉,这让孙尚香涨红着脸,整个人都懵圈了,也不知道如何回应,最后嘴里的空气都没了,呼吸急促,这才想起要反抗。

    “这是对你的惩罚!”司马无忌郑重地说道,“如果你不是孙将军的妹妹,就凭你刚刚那一剑,我必会取你性命。你可以任性,也可以刁蛮跋扈,却不能不知好歹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念及你是女子,我才管你是什么身份,绝不会退让半分!因为你是女子,所以我才退步,你却步步紧逼。即便你输了,我都没有打算真的要惩罚什么,那只不过是戏言,并不能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却不识抬举,那么这次你输了,自然赌注就得兑现,算是对我的补偿!再说,你也没失去什么,咱们的帐就此一笔勾销,从此两不相欠。如果你再有下次,那就别管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实在是被孙尚香气恼了,要不然也不会如此不顾一切,他清楚这个时代的女子对于贞操观念十分看重,别说亲密行为,就连最基本的牵手都难以接受,更何况是自己还吻了孙尚香。

    孙尚香全身酸软,有口难言,无力反驳司马无忌的话,涨红着小脸,就连嘴巴都是红肿,这些孙尚香自己都能感觉到,强忍着泪水流出来,女子最重要的东西就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所说的‘两不相欠’,其实是真的亏欠了孙尚香,她一个清白的女子,除了嫁给他外,只有独孤终老,但是这些话孙尚香难以启齿,也无力说出口,她到现在都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本想再说的,又看见孙尚香软弱无助的模样,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。孙尚香倔强的憋住眼泪,身子一直时不时地颤抖一下,司马无忌看在眼里,暗暗地想道:“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二人就这么看着,气氛有些尴尬,司马无忌一直沉默不语,孙尚香也低着头不说话。当他们二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时,司马无忌脸上露出一丝尴尬,还有些许愧疚,孙尚香则是羞涩与委屈,这个时候的孙尚香才是真的弱女子,半点嚣张气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我要离开了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孙尚香已经缓过来,他也撕下衣服为包扎了一下她的伤口。虽说只是片刻功夫,对于他们二人就像是过去了很久似的,司马无忌也相信孙尚香不会再缠着自己不放,也不会鲁莽的要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孙尚香弱弱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想报仇啊?……”司马无忌本能的想到,又瞥见孙尚香略显失望的脸庞,还有那无辜的眼神,后面的话也就憋了回去,叹道:“唉,算是我上辈子欠了你吧!”

    “司马无忌!”

    孙尚香喃喃自语,默默地将他的名字记在心里,牢牢地记住这四个字,眼里流出别样的情绪,嘴角微微翘起,像是得到自己心仪的宝贝似的,很是开心,这让司马无忌更加郁闷了,他实在是不知孙尚香为何如此开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