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章 赌注
    “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,要如何杀我?”司马无忌再次嘲讽一声,却见那人真的拔剑刺过来,心里一紧,连忙抽身闪避,要是慢一拍就真的成为那人的剑下亡魂。

    “只是说说,你居然来真的,有你这么小气的人吗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擦了一下冷汗,又见那人咬牙切齿,恨不得立即杀了自己模样,他知道这事闹大发了,那人红着眼睛,眼泪汪汪,可见司马无忌那番话对她来说,实在是刺激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姑娘,咱不能这么干,我这里给你赔礼道歉成不,你别动刀动剑的,要是伤了就不太好了。现在正是青天白日,怎能见血呢,要不咱跟你道歉,给您陪个不是!”

    那人被司马无忌气得肺都炸了,哪里还停得下他的话,就算是他跪着求自己,她也绝不会轻易饶过司马无忌。自小被兄长呵护在手心长大,刁蛮任性,横行无忌,偏偏今日偶然间出来走走逛逛,遇到司马无忌这厮,不仅嘲讽奚落自己,更是让自己遭受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姑娘,咱刚刚说的乃是气话,不是真实想法。在我眼里,姑娘你是凹凸有致,婀娜多姿,亭亭玉立,那模样当真是闭月羞花,哪怕是天上的月亮都被你的容貌比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心急之下,哪里还想得什么对策,就想着恭维之词,只可惜他这些话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而言,无异于是调戏之词,这可火上浇油,那人气呼呼地瞪着司马无忌,羞愤不已,怒道:“你这个登徒子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误会了!在我的心里,你可是真的是白璧无瑕,哪怕是穿着男儿衣服,也挡不住你的气质,犹如天仙下凡一样,实在是美丽至极!谁说女子不如男,以姑娘的风姿与身手,必能成为一代女中豪杰,又或是巾帼不让须眉,一代女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巾帼不让须眉?”那人微微一愣,又听闻司马无忌说道自己可以成为女中豪杰,也可以成为女将军,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理想,被眼前这个不认识的人信誓旦旦的说出来,这让她心里有些欢喜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见她不再持剑攻来,心里一松,料定有戏,又继续恭维道:“那淡淡的妆可以说将姑娘你的气质完美的展现出来,当真是多一分则肥,少一分则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那人羞涩地收起手中的长剑,窃喜的看着司马无忌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看见这人露出女儿姿态,也没心思留意好看与否,就想着尽快脱身才是,要是被她缠上,就怕真的惹出祸事来,他想也没想连连点头,十分肯定地说道:“自然是真的,在我眼里姑娘你是我遇过最有气质,最美丽的女人,女人味十足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司马无忌自己都觉得脸皮太厚了,他前世已经结束了,就不算数。若是论今生的话,他见过的女人也就自己的师母王氏,接触过的也就是王氏,哪里还有其它机会与别的女子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并且,哪怕是他前辈子也没有对一个女孩子说过如此称赞的话,想想都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但是,司马无忌的这番昧着良心称赞之言,还起到了作用,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今日能与姑娘相见,乃是在下之福,可见上天垂怜。”司马无忌又露出无奈之情,道:“只是时候不早了,在下也该回去。若是有机会,在下还希望能与姑娘相见,略表在下心中愧疚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这番话本是恭维之词,却在那人心中变成了当街表白,心乱如麻,正在犹豫的时候,司马无忌悄悄后退,保持距离,然后撒腿就跑,根本就顾不得其它情况,三十六走上策。

    “哎,你……”那人抬起头正好看见司马无忌撒腿就跑,她本想问问名讳,却又看见他奋不顾身的跑开,就像是看见妖怪似的,这下她晕乎乎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,再次大喝一声:“登徒子你别跑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追上来了?”司马无忌郁闷至极,他本想趁机溜走,却听到那人的喊声,跑的更快了,却不想这一举动让那人清醒过来,也追了上来,司马无忌见她怒气冲冲,手中的长剑不断地挥舞,来不及多想便继续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被祝公道训练多时,论跑的耐力不弱于任何人,他本以为可以甩掉那人,当他再次看去,不仅没有甩掉,反而距离更近了,这可把他吓坏了,以他一个男子的体力居然跑不过女子,说出去都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其实,司马无忌逃跑的速度不可谓不快,只是他对这里的熟悉度没有那人清楚,那人可以借助熟悉的地利优势,不仅没有被司马无忌甩掉,反而愈来愈近。司马无忌被一个女人追杀,还满大街奔跑,他知道这个时候决不能回到‘招贤馆’,只能前往僻静之处,或是远离闹市区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们有没有看见我家小姐?”

    “小姐她追杀一个男子,现在正在往城郊跑去了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与那人一个追,一个跑,离开市集后,便有一群侍婢,个个都手持兵器。其实,整个江东没有人不认识那人的还真是比较少,只是司马无忌初到此地,根本就不认识,自然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    当司马无忌撞到那人,又炮语连珠的训斥,那嘲讽之意就连周围的百姓都愣住了。原本司马无忌是男子,与女子争论本来就不道德的行为,只是那些人知晓她的身份,纷纷闭嘴不言,就怕惹怒小姐最后自己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当她拔出佩剑时,众人都纷纷躲避开来,生怕伤到自己,还无处说理去。其实,百姓也觉得奇怪一般她出来的时候,身边都有十几名侍婢,有时候更是上百人跟随,就像是将军巡查似的,今日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现在那些侍婢都出现了,众人心里也明白了,只怕是这位大小姐独自前来,让侍婢随后,偏偏遇上这么一档子事。众人也是第一次看见她被人如此奚落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有完没完啊!”司马无忌不准备跑了,他转身看着气喘吁吁地那人,苦恼地说道:“你说你一个女子,居然追着我一个大男人满大街跑,要是传扬出去,你以后怎么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与我一个女子逞口舌之利,实在是有失礼仪!”她的体力无法与司马无忌相比,司马无忌气定神闲,倒是她气喘吁吁,不过二人都是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“我念你是女子,才屡屡退让,要是你是男的,我早就教训你了!”司马无忌也不想再说那些虚伪之词,现在已经不是集市上,已经看不见多少人,也就没必要与她纠缠,干脆一次性解决才好,省得日后麻烦不断。

    “口出狂言,要是你真的有此本事,又怎么会落荒而逃?明明自己没什么本事,就在那里虚张声势,要不然也不会说那些难听的话来,你不就是想逃跑吗?”那人冷笑一声,“你这个胆小如鼠的鼠辈!今日要是不好好收拾你这个登徒子,我就不姓‘孙’!”

    “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,实在是至理名言!”司马无忌感叹一声,道:“孙小姐,你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行不?我堂堂七尺男儿,与你小女子一般见识,要是传扬出去,我颜面何存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那里也不大啊,怎么就没有脑子呢!”司马无忌意有所指的看着孙小姐的重要部位,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句经典之词‘胸大无脑’,现在这位大小姐根本就小的可怜,居然也是没有脑子,根本就是刁蛮任性,嚣张跋扈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个登徒子!”孙小姐见司马无忌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,而且她清楚的感觉到司马无忌的目光看在自己身体何处,怒火中烧,涨红着脸,拔剑便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来?”司马无忌见孙小姐又再次拔剑刺了过来,直接闪身避开,道:“就凭你这点剑术还想杀我?我劝孙小姐你还是回家好好练习才行,别以为仗着出身好就可以肆意妄为,今日我就好好的教育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身模样,应该也是学些剑术之人!”孙小姐早就注意到司马无忌腰间佩戴的宝剑,这是武将的标配,一直戒备着,正好借此机会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本事,板着脸,冷冷地说道:“亮剑吧!今日本小姐就让你死在我的剑下,此乃你的荣幸!”

    “荣幸?我看是耻辱吧!”司马无忌反唇相讥道,“我的命可没有那么短,以你的剑术根本就入不得我的眼睛。若是不信,咱们就来打个赌如何?如果我赢了,此事就此作罢;若是我输了,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赢了,此事就此作罢,另外我孙尚香任由你处置如何?”

    此人便是孙权的亲妹妹孙尚香,亦是唯一的妹妹,自小便受到孙权的呵护长大,也就养成嚣张跋扈的性格,更多的是任性,才智敏捷,刚强勇猛,司马无忌也在这一刻才知道她的身份,心里一惊:“她是孙尚香?”

    “讨掳将军孙仲谋的妹妹?”司马无忌惊道,孙尚香骄傲的抬起头,对他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暗暗地盘算一下,要是真的伤到了孙尚香,只怕孙权不会放过自己,那么孙刘联盟之事有可能终结,那么千辛万苦的努力不就白费了,这让司马无忌很是苦恼,暗暗叹道:“怎么惹到了她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