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章 我杀了你!
    “无忌,你可算是回来了!”

    诸葛亮焦急万分之时,正好瞧见司马无忌与赵云二人赶回,又看见司马无忌微红的脸庞,便知道他在外面吃饱喝足,急忙问道:“无忌,你没在外面惹什么事吧!”

    “先生何出此言?”司马无忌有些郁闷了,诸葛亮指了指他的脸,方才想起来,解释道:“先生放心,无忌虽说小酌几杯,不会碍事的!此次无忌独自外出,未曾禀明先生,让先生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道:“没惹什么事就好!无忌,这里是东吴之地,不是樊口,要是真的惹了什么事,就不是那么简单了。此次我与孙权见面商议联盟之事,孙权倒是下定决心抗击曹操,只是有些担心其他人会反对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回道:“军师切莫担心,这事已经确定下来,孙权必会与吾主联盟,共同抗击曹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知晓的?”

    “无忌出去市集转了一圈,偶遇周公瑾,这才与他痛饮几杯。”司马无忌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沉声道:“周公瑾不负其名,只怕未来乃是我等劲敌,以此人的才能相助孙权必是如虎添翼,又有子敬在旁,孙权当真是文物齐全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周公瑾之名我倒是有所耳闻,此人有王佐之才,文韬武略,足智多谋,却未曾一见。没想到无忌此去转悠一圈,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,当真是奇哉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回道:“周公瑾急匆匆的赶回,应是为了抗击曹操大军,又有子敬谏言,孙权要是不愿抗击曹操,只怕他就真的辜负‘孙仲谋’二字。无论从何种角度,孙权必会与我们联盟,必会抗击曹操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所料不错,孙权明日便会前来,或许周公瑾、鲁肃也会前来,与军师商议联盟之事。无忌以为,军师理应尽快送信回樊**给主公,让他好生安排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此意,一时拿不定主意!”诸葛亮也考虑此事,只是难以决断,要是孙权没下定决心抗击曹操,那就只能另想它法,要是决定了,就必须告知刘备,立即集结大军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与周瑜相谈甚欢,也知晓孙权已经下定决心,那诸葛亮也不愿意耽搁时间,立即准备写信给刘备,让他尽快准备才行。现在他们从樊口出发已经过去三天,依照曹操大军出发的进度,应该快要抵达江夏。

    诸葛亮提前写信送与刘备,让他立即集结大军,派遣巡逻士兵探查情况。若是孙权决定出兵抗击曹操大军,明日必会前来商议两军行军路线等情况,诸葛亮也不想再等待,还是早做安排才行。

    另外,诸葛亮也预计出曹操大军率先攻打必是江夏,以刘的守军难以抵挡。若是刘率领大军前来投奔刘备,那便立即答允,也可以派遣大军前去救援刘军回樊口,不可力敌曹军。

    “无忌,依你之见联军该在何处与曹军决战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沉思片刻,又看了战略图,道:“此地是最佳地点,必是曹军大败之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赤壁?”诸葛亮愣了一下,又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‘赤壁’乃‘玄武之壁也’!”司马无忌接着说道,“此地易守难攻,我们距离赤壁最近。即便是曹军南下攻打江东,赤壁乃是必经之路,不如我们先行一步抢占,占尽地利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相传汉高祖皇帝乃是赤帝下凡,崇尚赤色,又以阴阳五行、奇门术数加以扩大推演,对应二十八星宿,地名与之对应。‘赤壁’便以‘玄武’划分,故此得名。”

    “然,曹操乃大汉朝国之窃贼也,‘赤壁’乃汉高祖皇帝亲自准许命名,我等联军出兵抗击曹军,顺应天命。并且,赤壁之地地形十分复杂,有山地、丘陵、岗阜、平原、湖泊等,东吴将领必是周公瑾,对此地十分熟悉,必能击击败曹操大军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轻轻地摇晃着手中的羽扇,脸色未变,心里大惊:“此子真乃大才也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无所不精,尽得真传。若是此子不是效力吾主,当真是吾生怕劲敌。”

    其实,诸葛亮自己也不清楚在何处与曹军决战,却被司马无忌道出来,这让他十分惊讶。可见司马无忌十分有远见,更可以看出司马无忌比之自己更高一筹,这让诸葛亮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又与诸葛亮二人商议此地的具体进攻点,以及兵力部署等,直至深夜二人都未曾合眼。次日,孙权亲自前来拜会诸葛亮,身后跟随的有鲁肃、程普,却不见周瑜。

    诸葛亮对此也没在意,不过这件事更加确定司马无忌算无遗策,孙权亲自前来与诸葛亮商议如何行军,程普作为右都督,他也是身经百战之人,又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他也与周瑜商议过。

    虽说周瑜未能亲自前来,却有程普代为传达他的意思,周瑜提出的行军路线是先与刘备军会合,两军合成一处大军,然后再逆流北上,前往赤壁驻扎,静候曹操大军。

    诸葛亮也觉得这样行军路线可以,与司马无忌昨夜提出的意见不谋而合,他们又接着商议具体事宜,如何部署兵力,又如何分配兵力等。赵云已经回返樊口送信与刘备,转达诸葛亮的意思;诸葛亮与孙权等人再商议国家大事,司马无忌却又再一次出去了,他并未亲身参与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昨晚一夜未睡,却精神抖擞,他愿意前来东吴,不仅仅是商议联盟的事情,还有其他目的。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,要是没有猜错的话,明日便会离开回返樊口。

    但是,司马无忌心中算计的事情还没有完成,这让他十分焦急,又再次来到集市上,他本想前往东吴大军看看,只是他没有这个权利,只能退而求次继续在市集上转悠,看似漫无目的,实则目的明确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司马无忌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脚下,而是在各个酒馆,他没注意到自己撞到人,听闻一道喊叫声,他连忙回头,还没来得及说话,却听到那人嚣张地骂道:“你没长眼睛啊,还不快快向本小姐道歉,要不然有你好受的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转过头看见那人是一名女子,穿得一身男儿衣服,瞄着淡淡的眉毛,脸上还有一些脂粉,淡淡的红霞。虽是简单地妆,却将她的优势完全显露出来,长长的睫毛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还有那瓜子脸蛋,精致的五官,着实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若是换回女儿装,必定是倾国倾城之貌。纵然是男儿衣服,依旧掩盖不了她身上的美丽,看年纪也就十六岁左右,司马无忌本想道歉,又见她出口伤人,刁蛮嚣张,收回自己道歉的话,反唇相讥道:“你自己走路没带眼睛吗?大路朝边各走半边,我哪里知道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,莫不是你想讹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女子长这么大,可曾受过这样的气,居然有人说她是讹诈之徒,怒道:“以我的身份,还用得着讹诈吗?再说你这小子穿着如此寒酸,就算是讹诈也不会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以貌取人,穿得寒酸难道就是寒酸吗?”司马无忌见她气焰嚣张,心知她出自名门,却没有一点大家闺秀气质,简直就像是泼妇,根本就寸步不让,冷笑一声:“明明是女子,却穿着男儿衣服,就算是想要做男子,那就下辈子从头再来一次,这辈子怕是没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小瞧女人!”

    “你是女人吗?”司马无忌上下打量,又笑道:“看你身上有哪点像女人了?除了那张脸是女人的脸外!依我看来,你最多就是黄毛丫头,毛都没长齐,还说自己是女人!”

    纵然眼前之人尚未成年,不过却被人当着自己的面嘲讽自己的身材,这让她十分不爽,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,看了一下,的确是有些平了,其实也是她这身衣服遮盖住,她对自己的身材十分自信,却被人当着面奚落,真是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话已经说出口,难以收回来,司马无忌狠下心好好地奚落一下眼前这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,不等那人发难,又再次出声,道:“你自己都觉得我说的对,不然你怎么会低下头看呢?依我看你还是回家在府中别出门了,这身材跟大陆似的,一马平川,哪有半点女人味道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!”骂都骂了,哪里还想那么多,干脆一次性骂个够本,司马无忌嘴下不留情,继续挑三拣四,道:“你看你那妆,也不知道谁给你描的,搞得跟个村姑似的,本来是一个大美人,却偏偏画这样的妆,简直就是不成人样啊,实在是可悲可叹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一点都不懂得谦让,如此嘲讽奚落,炮语连珠的攻击,让她心里都气炸了,从未哭泣过,这次愣是被司马无忌气哭了,眼泪汪汪,杀气腾腾,拔剑便朝着司马无忌刺了过来,誓要杀死他才肯罢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