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章 愿与江东共存亡!
    “无忌,军师正找你回去呢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与周瑜聊得兴起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,要不是赵云急匆匆的赶来,将司马无忌带走,怕是司马无忌与周瑜日夜长谈。赵云出来寻找司马无忌,遵循他往常的习惯终于在一家酒楼找到。

    赵云与周瑜见了礼,便让司马无忌回去,说是诸葛亮的吩咐。司马无忌见时候不早,也就跟随赵云回去,周瑜也没阻拦,二人相约下次再次痛饮。当司马无忌离开后,周瑜暗自寻思道:“刘豫州帐下有此能人,其才不下于诸葛孔明,且胆识过人,只怕未来必是东吴大患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此等对手,公瑾亦不会寂寞矣!”周瑜又叮嘱周显宗,道:“显宗,此人学识过人,只怕不在我之下,且身怀武艺。刘豫州帐下有此人相助,当真是如虎添翼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日后你能有此成就,那我亦能宽慰!”

    “侄儿谨记二叔教诲!”

    周瑜又说道:“此人年纪比之你要年长几岁,却对当今天下之势看得如此透彻,又不惧曹操大军,更是胸有成竹,曹操大军必败。此人所想与我不谋而合,必有名师指点,却不知师从何人,实在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不必叹气,他是刘豫州帐下,现如今我军与刘豫州商议联盟之事,必有再见之日,到时二叔再问也不迟!”周显宗也十分钦佩司马无忌的学识,周瑜乃是东吴声名远播之人,司马无忌能得到周瑜的赞赏,平分秋色,实在是让他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“显宗,你先行回府,待我与你叔母说一声,晚些再回去!”周瑜叮嘱一声,又接着说道:“无忌说的有些道理,日后你想什么就依照你的想法去做,我不再过问了,是好是坏就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周显宗点点头,然后被周瑜的侍卫送回都督府,周瑜则深夜再次前往‘招贤馆’面见孙权。

    孙权见周瑜满身酒气,道:“公瑾何事如此高兴?”

    “公瑾在时机上遇见一位奇人,与他聊得正欢,也就多饮了几杯,主公不必担心!”周瑜乃是水军都督,现在又是在职,本不应该饮酒,却又喝了酒,只能说明他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,让他不顾军中规定饮酒。

    “哦!到底是何人能让公瑾如此称赞?”孙权有些好奇了,周公瑾为人心高气傲,哪怕是东吴之中也难有几人得到周公瑾如此态度,更别说亲自做东请人吃酒。

    “那人乃是刘豫州帐下,复姓司马,名无忌,字改之。”周瑜将刚才的事情与孙权一一说了,道:“此人与公瑾所想不谋而合,可见此人的确是有大才,以公瑾愚见,其才不在诸葛孔明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无忌?”孙权疑惑道,“此人的名讳我曾听子敬提起过,不过接见之时,倒是没有看见他前来,唯有诸葛孔明一人。既然司马无忌得到公瑾如此称赞,那得见上一见才是。”

    周瑜又说道:“主公,公瑾观察此人年不过十六,却将天下大势分析得如此透彻,世所罕见。不论是兵法,还是智谋等都十分精通,刘豫州有此人,又有诸葛孔明、徐元直等人相助,日后必是我东吴大患,还望主公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孙权笑道:“那公瑾惧怕否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惧!”周瑜当即回答,“有此对手,乃是公瑾之福也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公瑾之福,那亦是我之幸也!”孙权道,“即便有他们几人相助刘豫州,亦不能与我东吴军相提并论。现如今的刘豫州根基未稳,兵力不足,如何能与我相比。但是,公瑾所言也是有几分道理!此事暂且不说,不知公瑾深夜到访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今日公瑾匆匆前来,未能详细说明心中所想,而朝中那些大臣也不过是凡夫俗子,公瑾不愿与他们共谋,特深夜来此面见主公!”周瑜沉声道,“司马无忌之前与公瑾所言,也是公瑾所想。众人只听闻曹操信中所言有八十余万大军,却没有看见曹操是否占据天时地利人和。”

    “曹操乃大汉朝国之窃贼,出师攻打江东,非名正言顺,乃假借天子名义。此事天下人尽皆知,曹操实属国之窃贼也,纵然被封为丞相,也不过是天子无奈之举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有志之士皆心知肚明,而曹操攻占荆州襄阳收编刘表水军,却鲜有能指挥水军的将领,江东地势曹操乃北方人更加不清楚,初次前来,必是铩羽而归。如今曹操已经失去天时地利人和,自然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,曹操大军南征北战早已人困马乏,更是在长坂坡一战之中被赵云斩杀将领数十名,军心不稳。反观我军,兵强马壮,又熟悉当地地形,更有战无不胜的水军,主公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公瑾愿主动请缨,只需要率领五万大军攻打曹军,必能击败于他,还请主公准许。”

    “知我心意者唯有公瑾、子敬二人也!”孙权大喜过望,激动地拍着周瑜的肩膀,接着说道:“张昭、秦松等人,皆有私心,非念及仲谋,让我失望之极。只有你与子敬和我看法相同,文有子敬,武有公瑾,我又何惧曹操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江东乃是父兄二人历经千辛万苦打下来的,江东百姓待我孙家十分爱戴,我岂能将江东拱手送与曹操,做那不仁不义不孝之人。公瑾所要的五万大军,暂时难以集结,不过已经集结三万大军,任由公瑾调遣。”

    “我便任命公瑾为左军大都督,程普为右军大都督,子敬为赞军校尉,一切都听从公瑾调遣。子敬与诸葛孔明有交情,现如今我东吴与刘豫州军联盟,有子敬在才能更加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子敬、程普等率领大军先行出发,我自会派遣援军。若是你能战胜曹军,那你便是我东吴大恩人;若是你败了,也不必担心,大不了我孙仲谋与曹操决一死战。”

    “曹操若想占领江东六郡,除非是从我孙仲谋身上走过去。江东在,我就在;江东亡,我便亡!”

    周瑜见孙权下了决心,更是委以重任,江东生死存亡,以及孙权自己的生死存亡全都在他一人身上,这是沉重的担子,周瑜不得不去接下来,又再次跪地,掷地有声道:“愿与江东共存亡,曹操大军若想过江,除非是从我周公瑾身上走过去,否则不会让他侵占江东半分土地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一切就拜托公瑾了!”

    孙权下了很大的决心,这一战非打不可,两军交战孰胜孰负实在是难以料定,惟有做好最坏的打算。孙权愿与江东共存亡,这份决心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,这便是孙权的决心,此战非胜不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