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章 锋芒毕露(三更)
    “二哥,进入江东后,你且先行护卫在军师身边,我这边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、赵云两人跟随在诸葛亮身后前往江东,二人登船后,司马无忌便悄悄地与赵云低声说了一句话,这让赵云有些费解,不过也听从司马无忌的安排,他便一直追随在诸葛亮身边,护卫他周全。

    江东有一位才俊,还有一人必须要得到,收为己用才行。纵然演义之中关于那人的记载甚少,不过司马无忌却认为那人乃是真正的骁勇善战之人,以一当十,万夫不当之勇。

    诸葛亮与鲁肃二人坐在船内闲谈,鲁肃知晓赵云的事迹,却不知司马无忌何人。直到诸葛亮说了才知晓,鲁肃十分惊讶,不过司马无忌却没有与他们围坐在一起,反而是走到船头,四处眺望。

    “子敬来信,刘玄德派诸葛孔明及赵云前来,你们速速前去接应,不可怠慢!”

    鲁肃启程之前,便让人先行一步传信告知于孙权,孙权看见后立即让人前去接应。既然鲁肃前去拜会,刘备都亲自迎接,孙权也有如此打算,只不过孙权的提议被其他人反驳,尤其是张昭、顾雍为首的谋士。

    诸葛孔明号‘卧龙’,张昭、顾雍也知晓他的名声,不过十分看不起诸葛亮,甚至还有些排斥,尤其是诸葛亮成为刘备帐下军师,更有徐庶齐名,这让他们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若是徐庶前来,张昭、顾雍等人必不会阻拦孙权亲迎,不过是诸葛孔明,那自然是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“主公不必亲迎,孔明此人不值得主公如此礼待。”张昭劝说道,“若是孔明前来,子布必让他知晓我军厉害,给他们来个下马威,让刘玄德知晓我军之中亦是人才济济。”

    孙权本意不愿如此,刘备已经答应与自己联盟,派了诸葛亮出使江东,要是给他们来个下马威,怕是会影响彼此间的联盟。但是,张昭、顾雍等人都是江东重臣,孙权也不好拒绝,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而为,只要不是闹得太厉害即可。

    于是,张昭、顾雍等人就开始谋划让诸葛亮知晓他们的厉害。他们又让孙权传令给鲁肃,让他抵达鄂县后,直接前往驿站。孙权一一答应下来,张昭、顾雍等人就暗中安排一切。

    鲁肃的船靠岸后,他便接到孙权派人传来的命令,然后领着诸葛亮、司马无忌等人前往驿站。鲁肃也不清楚这其中会有这样的变故,他对诸葛亮十分敬重,亲自掀开帐帘让他们先行进去。

    “招贤馆!”司马无忌看着上面写的字迹,嘀咕一声:“鸿门宴吗?正好亲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子布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主公何在?”鲁肃带领着诸葛亮等人进去后,还以为是孙权等待,没想到居然是张昭等人,张昭、顾雍二人素来与鲁肃不合,尤其是张昭更是心胸狭隘,嫉妒鲁肃得到孙权的器重。

    鲁肃原本家境富裕,只因家道中落,十分落魄,周瑜因路过鲁肃门前借粮,得到周瑜的推荐,继而进入江东,得到孙权的重用。当时,孙权麾下第一谋士的张昭,眼见孙权如此厚待鲁肃,心生不忿。

    并且,张昭更是在孙权面前多次诋毁鲁肃,更是谏言孙权不可重用鲁肃。只是孙权心有算计,他不仅没有听从张昭的建议,反而对鲁肃另眼相看,非常器重。即便是这次出使吊唁刘表,孙权亦是派遣鲁肃,不是张昭。

    张昭又见鲁肃成功说服刘备愿意派人前来商议结盟的事情,更让他心生嫉妒。既然诸葛亮来了,那张昭自然不能放过抬高自己的机会,彰显自己的才能,只要将诸葛亮比下去,自然得到孙权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主公有公务缠身,暂时未能亲至,稍等片刻便是!”张昭面笑皮不笑的回了一句,又看了看诸葛亮、赵云一眼,司马无忌直接被他忽视,根本就视而不见,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诸葛亮身上。

    “子布乃是江东之士,也曾听闻孔明先生之名,更有传言说先生自比管仲乐毅之才,不知这句话是否属实?孔明先生一直久居于卧龙岗,刘皇叔三顾茅庐而请先生出山相助,这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道:“孔明之名如何能与子布兄相比,子布乃是江东第一谋士。孙伯符创业时,子布更是得到重要,任命为长史、抚军中郎将,更是文武之事都委托于子布。”

    “伯符丹徒狩猎中为刺客所伤,不久身亡,子布更是成为伯符托孤之命,辅佐孙将军继承兄位。如今孙将军已然占领江东六郡,兵多粮广,子布功不可没,孔明如何能与子布相比。”

    张昭见诸葛亮如此抬高自己,心里更是高兴万分,道:“‘卧龙’有经天纬地之才,安邦定国,在子布看来实在是有负重望。刘豫州未得先生之前,割据城池,纵横寰宇皆可;今得到先生,反而接连失败,更是被曹操追击居人篱下,已无安身之所,实在是大失所望!”

    诸葛亮哑然失笑,张昭之意,他已经猜到。若非顾及孙刘联盟的事情,只怕诸葛亮也不会恭维于他。没想到张昭居然不知好歹,这可让诸葛亮实在是气急,说话难免有些重了些。

    “孔明之才不足与外人道也。”诸葛亮反唇相讥,道:“吾主刘豫州虽接连战败,此乃人民稀少,兵力不足,敌众我寡战败乃是兵家常事也,莫不是子布不知此番道理?”

    “如今吾主占领樊口,十余万流民百姓尽皆前来投奔,又有王威等将领前来,此乃大仁大义,与昔日樊口相比更甚从前。当初高祖皇帝与项羽征战天下,屡屡失败,最后高祖皇帝与项羽以楚河汉界,更与项羽平分秋色,甚至将之剿灭,得到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以子布所言,岂非战败乃是大耻,然知耻而后勇才是真正的胜利,得一时胜利非胜,败一时也非败,乃是权宜之计也。江山社稷非一时之败而定论,是非成败又有谁能一语道尽?”

    “若是侃侃而谈便能安邦定国,此乃纸上谈兵,非真才实;两军交锋,败而逃之,临机应变亦是以大局为重也。敢问子布可曾亲身经历大战,可曾亲自指挥大军,又怎知其中之意?”

    “孔明所言,皆强词夺理,均非正论,不必再言。”严畯站出身来,驳斥诸葛亮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眼见于此,立即起身反问道:“孔明先生所言乃非正论,敢问先生何为正论?”

    诸葛亮愣了一下,然后微微一笑,他没有劝阻司马无忌,反而有些欣慰。其实,诸葛亮已经知晓这根本就不是孙权的命令,只怕是张昭、顾雍等人的计谋才是,想要让自己难堪。

    “‘正论’乃儒家之经典之言,非孔明之谬论也!”严畯回道,“你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在下乃是吾主刘豫州帐下军师司马无忌也!”司马接着说道,“‘正论’乃《荀子》之中便有言论,非先生所言的经典之言便是‘正论’,而是纠正不正确的言论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老先生自幼熟读经学,理应知晓经学之中的《礼》,在无忌看来根本就是白学了。我等乃是奉了吾主刘豫州之命前来,更是使节身份,然老先生虽是长史、中郎将等官职,却忘记我等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侃侃而谈,而众位却与老先生一同咄咄相逼,莫不是老先生忘了吾主刘豫州让我等前来是为了何事?鲁子敬前往樊口时,吾主更是亲迎,然孙将军却公务缠身,不仅未能亲至,更是放任汝等前来如此刁难,依在下所见联盟之事就此作罢!”

    诸葛亮傻眼了,张昭等人也傻了,鲁肃目瞪口呆,司马无忌之言实在是太过震慑众人。原本还有不服之人也想挑战一下诸葛亮,偏偏遇到了司马无忌,他的一番话让整个会场鸦雀无声,谁也不敢再来反驳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的言论,让众人哑口无言,不敢再说。就在此时,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,此人便是东吴粮官黄盖,人未到,声音便传了进来:“曹操大兵临境,不思退敌之策,却在此逞口舌之快!”

    黄盖性如烈火,又是武将,他的出现不是偶然的,必定是孙权让他前来。因此,张昭、顾雍等人全都沉默不语,黄盖又接着说道:“孔明先生,吾主传唤先生前去共商大事!”

    于是,诸葛亮跟随黄盖,又与鲁肃一同面见孙权。至于司马无忌则没有跟随,而是出了‘招贤馆’独自出去转悠,赵云并未相随,便在此地等候诸葛亮,这也是司马无忌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那人到底是谁?”张昭见诸葛亮等人离去,立即询问起来,他问的不是别人正是司马无忌。

    众人摇头不知,谁也没有听说过司马无忌此人,而他年纪轻轻却能成为刘备军师,必有不凡之处。经此一事,司马无忌之名传进江东名人隐士耳中,却无人知晓他的事迹,十分神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