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章 大智如愚(加更)
    徐庶与司马无忌接触越深,越是感觉他不简单,非比寻常。曾经徐庶与诸葛亮二人谈论司马无忌,诸葛亮给予“逸群之才,深不可测”八字评语。徐庶深知诸葛亮有经天纬地之才,治国安邦、辅佐君王,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现如今司马无忌的出现,就连诸葛亮都看不透,可见司马无忌藏着很多事情不能告知于人。比如,司马无忌剑术之高比之赵云丝毫不差,‘五箭’绝技举世无双,甚至还有湛卢剑在旁。

    如果诸葛亮发现司马无忌拥有湛卢剑,刘备必然知晓。湛卢剑不仅仅是一把剑那么简单,更像是预测天下大势,就像是庄子论剑提及到的剑分庶人之剑、诸侯之剑和天子之剑。

    湛卢剑主宰者诸侯命运,更能预测天下大势,得之必能成为诸侯王,甚至可以称之为‘天子之剑’。但是,大汉王朝开国高祖皇帝刘邦以赤霄剑斩蛇,举兵推翻暴秦,建立大汉王朝,故而大汉王朝以赤霄剑为‘天子之剑’。

    现如今赤霄剑在天子手中,可是徐庶清楚湛卢剑自从春秋之时便已经不知去向,而秦始皇偶然间得之,此剑黯淡无光,更是锈迹斑斑,大臣纷纷担心,而秦始皇却不以为然,更是命人将此剑毁去。

    自此以后,湛卢剑便彻底失踪,今日再次出现,也不知是好还是坏!

    当天晚上,徐庶整晚都没有睡,满脑子想的都是司马无忌的事情。至于赵云则没有想那么多,该睡的时候还是继续睡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还有一日的路程,咱们便可抵达樊口!”司马无忌沉声道,“无忌与二哥结拜之事,他人知晓并无问题,而大哥也在其中,此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徐庶点点头,道:“三弟所言正是我所想,二弟你回去以后见到我与之前的称呼一样,不可称呼‘大哥’。”

    赵云不解地说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二弟,你行事光明磊落,乃是铁骨铮铮,只是有些事情暂时无法公开,待适当的时侯咱们再去说反而更好。纵然主公不介怀,却有其他人会在暗中使绊子,这样的话对我们三人都非常不利。”

    徐庶解释道,“至于你与三弟结拜,这事说得过去,也没有关系。无论是主公,还是其他人都不想看见自己营中出现结党营私的情况发生。即便我等并无什么,难免会惹人非议。”

    赵云性子耿直,又光明磊落,他的确是有些不明白,不过徐庶的话他也明白,也就答允下来。徐母不必叮嘱,自然不会多言,司马无忌是三人之中年龄最小的,她的年纪比之司马徽还要大,不论是徐庶,还是司马无忌、赵云,一视同仁,就像是亲生子一样。

    赵云父母早亡,唯一的兄长也早早去世,只留下他一人。现在也不再是孤家寡人,司马无忌的经历与赵云十分相似,他们二人也偶尔谈谈心,徐庶早年丧父,其母一人抚养长大,似曾相似的经历让他们三人成为生死与共的兄弟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司马无忌,徐庶也不会与赵云结为兄弟,他是谋士,与武将出身的赵云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,偏偏赵云与赵云的关系很好,徐庶之母又是司马无忌所救,这次安然归来,也都托了他们二人相助,故而十分感激,也就有了交往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!”

    徐庶之母平安抵达樊口时,刘备亲自前来迎接徐母,给足了徐母的面子,足以看出刘备对徐庶的重视,又见他们三人安然无恙的回来,更加欢喜。原本的担心,也在看见他们那一刻消失。

    “民妇见过刘皇叔!”徐母微微施礼,道:“早先就听闻元直提及过刘皇叔乃人中龙凤,礼贤下士,乃是仁义之人。今日一见,果然如同吾儿所言那样,元直能为刘皇叔效命,此乃幸事也!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谬赞玄德了,玄德早已备好酒宴款待老夫人,也是玄德略表心意,尽地主之谊,还请老夫人给分薄面!”刘备持晚辈之礼对待徐母,这让徐母很是感激,以他皇叔的身份,如此礼待徐母,实在是给足了面子。

    纵然徐母舟车劳顿,老夫人也不会拂了刘备这份人情,刘备与老夫人一同进了城。司马无忌、赵云、徐庶等人也一同前往,刘备设宴款待,刘备军中比较亲近之人全都参加,就连投奔不久的王威也前来了。

    在酒宴上,众人觥筹交错,好不欢喜!

    “无忌先生,云长敬你一杯!”关羽主动前来敬酒,他已经率先敬了徐母,赵云等人,现在他又主动前来敬司马无忌,这让司马无忌如何敢当,急忙站起身来,与关羽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在关羽喝完第一口酒时,便看见关羽的脸上红润一片,当他来到自己面前,看得更加清楚,那红润之色比之前更甚。接着,他又看了看张飞,也是喝酒,却不上脸。

    “原来红脸的关公居然是喝酒上脸,喝起酒来才是真正的红脸关公!”司马无忌暗暗地寻思道。

    由于徐母到来,众人都参与其中,算得上一次大的盛宴,没有歌舞助兴,有的只是觥筹交错。徐母坐了片刻,便起身离去,徐庶搀扶离去,刘备也没有怪罪,徐母年纪较大了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无忌,你离开前说七日内必然归来,如今你已经回来了,只是那位客人倒是不见踪影,真的让我实在是有些心急,想知道那人到底是谁?”刘备喝了酒,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笑道:“回禀主公,那人明日便到了,主公见到后必然知晓!”

    “军师如此说,那玄德便等上一日又何妨!”刘备看见司马无忌如此笃定,心里大为惊奇,也就不再多问此事,众人再一次举杯对饮,不是一口一口的喝,而是一饮而尽,这便是他们的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虽说东汉末年的酒无法与后世的相提并论,喝多了还是会醉的。司马无忌当天又喝多了,不仅仅是关羽前来,就连张飞,以及其他人都前来敬酒,又不能不喝,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。

    次日,刘备焦急万分的等待下,终于等到了有人前来禀报说有人来访,直到此时刘备等人才相信司马无忌之前所言不是虚妄之言,也不是胡说八道,而是说中了、

    此次前来拜会刘备的不是别人,正是大智如愚的鲁肃,刘备再次亲自迎接。因为鲁肃代表的不是他自己,而是孙权,不看僧面看佛面,这个面子刘备还是需要给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