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章 结义
    “元直与母能安然离开,全赖于无忌相助,还有子龙将军的帮助,在此元直叩谢二位大恩!”

    徐母平安归来,徐庶高兴不已,他们一行人再次登上船,迅速离开,没有丝毫停留。当他们已经离开襄阳境内,徐母舟车劳顿已经在船上歇息,尚未起床,而徐庶十分感激赵云、司马无忌二人相助。

    “元直先生与家师平辈论交,要是先生今日如此,无忌实在是受之不起!”司马无忌见徐庶要下跪磕头,男儿膝下有黄金,上跪天地,下跪君亲师,徐庶又是司马徽的好友,要是真的跪了,那司马无忌也确实受之不起。

    赵云笑道:“先生不必对子龙如此客气,我只不过是顺水人情,也没做什么。如果真的论功劳,全是无忌先生安排。若不是他的计策,也不至于如此顺利,要谢的话就谢无忌先生吧!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急忙说道:“先生不必再谢,咱们尚未抵达樊口,尚未脱离危险。如果真的想谢,也不必行如此大礼,先生若是不嫌弃的话,不如回去后请我二人吃一顿酒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将军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赵云当即点头称好,要是行大礼谢恩,赵云还真的不愿意接受,要是喝酒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。徐庶见司马无忌、赵云二人都同意用这样的方式,他也直接答允,三人约好回到樊口必会请他们二人吃酒。

    “操德兄有无忌这样的弟子,实乃操德之幸也!”司马徽与徐庶相交甚好,这些日子徐庶担心自己的母亲,哪有什么智谋,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母亲安危,一切都是司马无忌计划安排。

    他们从樊口出发抵达只需三天时间,日夜兼程,困了就在床上休息,饿了就钓钓鱼,一切吃喝用度全部都在船上解决。每当夜晚时分,只要天空中有繁星,司马无忌便夜观星象,这是司马徽传授,已经成为习惯。

    徐庶不懂得星象之学,又见司马无忌夜观星象,熟知天文地理,这让徐庶更加认同司马无忌的才能,完全继承司马徽所学,就连经学等其他都一一通晓,徐庶对司马无忌赞赏不已,赵云更是钦佩万分。

    “无忌先生,你之前对主公说起有人来访,到底是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“先生若是不嫌弃,就喊我无忌,或是改之,‘无忌先生’这个称呼在先生面前实在是愧不敢当!”司马无忌又叮嘱了赵云,也让他别喊这个称呼,听上去总觉得别扭,赵云、徐庶二人也都答应下去。

    “其实,那人来自孙权军中,到底是何人待他前来自会知晓!”司马无忌还是透露了一些,他知道那人是鲁肃,不过不能说出来。如果真的说出来,只怕徐庶、赵云以为司马无忌可以窥测天机,那后面的事情就会更麻烦。

    赵云也不想理会这些事,他只想求教一件事,道:“无忌,子龙想请教一下‘五箭齐发’的绝技,不知无忌可否愿意指教一二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当即回道:“子龙将军愿意学,那无忌自然传授!”

    赵云高兴不已,他们经过郡县的市集时,也曾买了一些酒、牛肉等,现在他们正在小船上悠闲自然的吃酒。司马无忌也询问了徐母一些事情,徐庶也将自己母亲独自一人居住在那里的经过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徐庶也跟赵云、司马无忌二人道出自己幼年家贫,乃是徐母独自一人抚养,早已习惯了穷苦日子,就算是一个人也可以生活下去。司马无忌知晓徐庶孝顺,却不知他这些事情,书中也没有交代他少年时期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“无忌,要不咱们比试一下剑术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便让子龙指点一二!”

    赵云一直想与司马无忌比试一下剑术,箭法上他输了很多,不过剑术他可不见得自己会比司马无忌差。纵然司马无忌懂得剑术,也不可能与自己抗衡。他知道司马无忌腰间的佩剑从不离身,这让他有些技痒。现在又在长江之上,正好有时间好好地切磋一下。

    当司马无忌拔剑与赵云比试之后,赵云再也不敢小觑他的剑术。赵云所学的剑术与他的枪法如出一辙,大开大合,有千斤之力一样,勇猛无敌;司马无忌的剑术更倾向于闪躲,而且脚法十分灵活,不拘一格,与赵云的剑术就像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赵云与司马无忌斗剑整整斗了两百余回合,居然不分胜负,这让徐庶看得目瞪口呆,就连徐母在他身后都没有发现。徐母听到有刀剑交接的声音,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,立即醒来。

    当她走到船舱上发现是司马无忌与赵云二人比试,徐母不懂得剑术,可是赵云乃是刘备军中将领,武艺超群,司马无忌居然与他斗得不分胜负,这让徐母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“‘水镜先生’什么时候会武艺了?”

    原本赵云只是与司马无忌试探,并未使出真本事,当司马无忌的剑拔出便知道是一把好剑,又与自己从曹军将领手中夺得的青釭剑碰撞,不落下风,暗道:“实在是一把好剑!”

    开始时赵云没有使出真本事,后来愈来愈来厉害,斗得很认真。司马无忌依旧能够跟得上,这让赵云十分惊讶,手中力道不免加大就可以击败司马无忌,最后与自己所想相反。

    司马无忌每次都在最后关头,明明快要败下阵来,愣是能反击,化险为夷,这让赵云难以置信,手中的力量愈来愈大,已经与司马无忌完全认真的对抗,哪里像是切磋,分明是生死大敌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快快住手,免得伤着了!”徐母眼见司马无忌、赵云斗得越来越激烈,急急忙忙的喊了一声,这才让司马无忌与赵云二人清醒过来,立即收起兵器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!”

    “娘,您何时起来的?”司马无忌、赵云二人纷纷向徐母见礼,徐庶也是转过头一脸的尴尬,他被司马无忌、赵云二人的剑术吸引,完全沉醉其中,都没有注意自己的母亲来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不是比试吗?怎么那么愈来愈凶狠,要是伤了可怎么办?”徐母赖得理会徐庶,直接来到司马无忌面前,直接训斥一番,说的司马无忌无法反驳,而赵云也是一脸的沉默不语,只能听着徐母的训斥。

    “无忌啊,你的剑术是从何处学来?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师傅传授我经学、兵法等,便带着我前去拜会一位好友,我的剑术便是师傅的好友,也就是我剑术师傅所传授的!”司马无忌解释了一下,不过他没有说出名讳,这是当初的诺言,“这把剑也是那位师傅所赠之物,故而十分珍惜!”

    “无忌,你的剑应该是名剑才是,要不然怎能与我青釭剑抗衡?”赵云好奇的看着赵云手中的宝剑。

    “此剑名为‘湛卢’!”

    “湛卢剑?”赵云、徐庶二人大吃一惊,赵云又笑了笑,“原来真的是名剑,果然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徐庶惊讶不已,他询问能否接剑一观,司马无忌也没小气,便将湛卢剑给他看了,赵云也看了一下,他不知道其中的含义,却看得出这把剑比之青釭剑更好,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,而徐庶则是低头沉思不语,又让司马无忌好好保管,切莫遗失。

    “子龙,无忌有此剑的事情,还请保密,切莫泄露半分!”徐庶严肃地叮嘱一声,不仅赵云傻眼了,就连司马无忌、徐母都一连诧异的看着徐庶,实在是想不出他为何如此严谨。

    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!”徐庶叹息一声,司马无忌也清楚这个道理,赵云更加明白,他手中的青釭剑便是抢来的,又接着说道:“‘湛卢剑’还有另外的说法,相传湛卢剑有镇压国运的效用,它不仅仅是一把剑那么简单。若是明君,此剑光芒万丈;若是昏君,刺剑黯淡无光,甚至锈迹斑斑。国之运,与此剑的光芒有紧密关系,可以说是‘王者之剑’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也清楚这把剑的另外一层含义,不过他就当是寓言故事一样,不过今日听到徐庶如此说,他才十分重视。现在回想起当日司马徽看见此剑时,也是非常惊讶,与徐庶今日所言差不多,让他好生珍惜。

    徐庶也明白为何司马无忌甘愿做军师,腰间却配有利剑,因为这把剑来历太过匪夷所思,必须如此待之才行。徐母知晓徐庶如此慎重,必定十分重要的事情,故而这件事也一直隐藏在心中,不曾对外宣传。

    赵云清楚此事事关重大,就算知道也当成不知道,他是个信守承诺之人,答应徐庶必定会守口如瓶。徐庶并没有将这把剑最后一层意义说出来,要是真的说出来,怕是祸从口出。

    徐母在座,众人有些拘束,徐母知道她留在这里反而不好,便找个借口离开。接着,司马无忌、赵云二人又互相承担彼此的剑术,就连兵法也开始探讨,而徐庶也将这事深埋心中,与他们二人一起促膝探讨兵法,而他幼年学武也说了出来,故而三人算是意气相投,无拘无束的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“无忌,不如咱们两人结拜为兄弟如何?”

    “子龙此言正和我心意!”

    赵云与司马无忌相谈甚欢,性情相投,这些日子相处对司马无忌十分钦佩,不仅学识渊博,更是有一种豪气,行事光明磊落,这让赵云十分欢喜。若不是有所顾忌,只怕他早就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于是,赵云的提议,司马无忌十分赞同,赵云本想摆设香案,司马无忌直说不需要,这些俗礼不必理会,心诚即可。赵云一听,难掩心中的喜悦之情,他也不太喜欢这些礼数。

    正当赵云与司马无忌二人拉着手,准备跪天地时,徐庶却说话了,道:“且慢,你们结为兄弟,那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生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既然要结拜,怎能不算上我,我与你们一起结拜,不知你们是否愿意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您在说笑吗?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听到这话,显得难以置信,他根本就不相信这话是从徐庶口中说出来的,赵云更是直接说了出来。其实,徐庶按照辈分比之司马无忌要高,不过徐庶这些日子与他们二人相处,反倒是让自己想起曾经年少轻狂的事情,心里也难以克制住,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忌,你不必担心辈分之事,我与‘水镜先生’亦师亦友。”徐庶笑道,“学无前后,达者为师。现在你的学识已经与我不相伯仲,甚至比我更加渊博,自然不必担心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以为我满脸胡腮胡须,其实我也大不了子龙几岁!”

    “先生,您说的是真的?”赵云、司马无忌异口同声,目瞪口呆,他们实在是想不出用什么话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信?”徐庶见他们怀疑的模样,连忙说道:“我母亲正在此,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问我母亲。其实,我这些胡子是为了躲避仇家而蓄起来的,真实的年龄也不过是三十余岁。”

    司马无忌与赵云二人一脸的懵逼模样,徐母不知何时又出来了,她笑道:“福儿说的没错,他生于熹平四年,现在是建安十三年,前后算起来刚好是三十三,他并没有说谎!”

    赵云惊呼道:“军师居然比我大两岁?子龙今年三十有一未满!”

    “无忌生于初平四年,今年十五!”司马无忌也道出自己的出生日期,司马无忌、赵云二人更加惊讶,他知道司马无忌年轻,却从未想到他只有十五,就连十六岁都未到,实在是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于是,徐庶、赵云、司马无忌三人,在徐母的见证下,滚滚长江之上,三人叩拜天地,结为异性兄弟。徐庶为兄,赵云次之,司马无忌最后,他们三人的称呼也就变成了兄弟之称。

    三人十分高兴,开怀畅饮,不过也不是喝得很多。因为他们在长江之上,并未在樊口,还是需要时刻防备才行。司马无忌年纪最小,他不太适应这里的水酒,就像是假酒一样,还真的喝高了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且与大哥说实话,三弟的剑术到底如何?”徐庶见司马无忌睡着了,他便悄悄的询问赵云。白天他们二人比试,要不是徐母阻止,只怕还会继续斗下去,这让徐庶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三弟与我比剑,并未出全力。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三弟的剑术与我的有很大不同。三弟出剑那一刻,我感受到一股寒意,他的剑术更是难得,只怕真的生死相搏,死的那个人会是我。”

    赵云由衷的道出心中想法,与司马无忌比试剑术,他隐隐的有种感觉,司马无忌的剑术更像是一种刺杀。此外,赵云也观察出司马无忌每次出手都留有几分,要是真的刺中,自己不死也得重伤。虽然司马无忌有所遮掩,还是看出了一些门道。

    “三弟有精湛的剑术这事,咱们也得替他隐瞒,哪怕是主公也不能说出来。至于原因暂且不说,待时机成熟自然知晓!”徐庶叮嘱赵云一声,赵云也答应下来,徐庶又看了一眼司马无忌,寻思道:“或许还有更深的秘密也说不定,实在是让人看不透,不负‘潜龙’之名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