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章 一山不容二虎
    “玄德,依你之见,江夏比之荆州襄阳如何?”

    “廷珍,依玄德之见,荆州襄阳更甚繁荣。”刘备已经在江夏暂居一月有余,刘偶尔前来拜访,刘备也会礼尚往来,前去拜会。正好今日刘巡察各地,便带上刘备。

    诸葛亮、徐庶等人随同一起巡察,司马无忌也在随行的队伍之中。刘备眺望远处,也巡察各地,更是看了刘江夏大军阵型,刘备很是称赞,刘不免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“玄德,我军与荆州军相比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此事,玄德难以比较!”

    刘也没放在心上,笑了笑便再次说道:“荆襄乃是军事重地,地势险要,百姓富足,更是名士聚集之地,岂是江夏能比?现如今荆襄被刘琮拱手送与曹操,此乃丢弃基业,偌大的荆襄让曹操如虎添翼,此乃大患!”

    “我军占据江夏之地,又有长江天险,曹操又攻占江陵,与江夏相望。荆襄已无曹军主力大军,刘琮无能之辈,又有蔡氏姐弟弄权,要是再次发兵攻打,必能夺回荆襄。”

    “我军粮草充足,精兵强将,要是从水路出击攻打,必能获胜,不知玄德以为廷珍此次如何?”

    “廷珍依然坚持攻打荆襄之地?”刘笑而不语,刘备知道他是真的有这个打算,沉声道:“荆襄百姓富足,又有大族支持刘琮。若是廷珍攻打荆襄,曹操必会发兵救援,以曹操的兵力,怕是廷珍前去胜算不大!”

    刘原本自信满满,刘备的话就像是当头棒喝,略显不悦,他没有再提及攻打荆州襄阳的话语,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江边有些凉了,时间不早了,咱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刘备不好说什么,便跟随刘等人一同回到江夏。

    “这个刘玄德居然不识好歹,如此看不起我军兵力!”刘回到自己的府中,大发雷霆,怒火中烧,他本意是让刘备相助自己攻打荆州襄阳,却不想刘备如此回话,让他十分气恼。

    “禀主公,在下以为刘玄德长时间留在江夏必有所图!”刘身边的将领说道,“刘玄德在江夏已经居住一个月时间,这一个月来,刘玄德出门以及军中将士对他很是恭敬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主公再让刘玄德留在江夏,怕是时间久了,江夏就属于刘皇叔,而非主公。刘玄德帐下有诸葛孔明、徐庶等谋士,还有张翼德、关云长等虎将。长坂坡之战,让刘玄德损兵折将看似很严重,实则军中核心依然存在,尤其是在危难之时不愿抛弃流民百姓,更是大大地增长了刘皇叔的仁义,求贤如渴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,刘玄德得知曹操已经夺下荆州襄阳,立即率领大军南下,经过襄阳时本有机会攻下襄阳,却没有攻打。以在下之见,刘玄德知道就算攻占襄阳,也难以守住,曹操大军已经南下。”

    “现如今主公念及旧情,收留刘玄德栖身于江夏,只是在下担心时间久了,将士们更是钦佩,到时候只怕为时晚矣!毕竟,刘玄德南下逃亡时,曾经的将领以及名士都愿意投奔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主公有意攻打荆襄之地,刘玄德不仅没有支持,更是看低我军兵力。在下以为刘玄德不能再留在江夏之地,迟则生变!”

    刘沉思片刻,道:“先生所言有理,只是我曾答应让他栖身于江夏,又如何做出违背信义之事。再说,刘玄德与我乃是同宗,也不好做得太过,实在是让我有些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主公信任在下,这件事在下去办如何?”刘没有反驳,也就是默许他去办这件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诸葛亮也急急地与诸葛亮、徐庶等人商议。

    “主公,刘此人野心勃勃,只怕他已容不下主公!”

    “孔明先生所言极是,我正是为了此事而烦忧!”刘备心知刘已经不是当初他认识的那个至交好友,现在的刘不甘居于人下,是个有野心的人,他知道自己如实相告,反而惹怒刘。

    虽然刘没说什么,可是刘备心里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主公不必烦心,无忌有一计自可解决!”司马无忌在刘备身边一个月时间,没有发表任何的建议,终日与赵云二人行走于江夏大军之中,无所事事,这让有些人看不惯。

    “无忌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“无忌这有两策,上策便是我军主公攻打,一举占领江夏!”司马无忌笑道,“这些日子无忌与子龙二人游走于江夏大军之间,看似无所事事,实则探查敌情。”

    “据在下观察,江夏军兵力虽有两万余人,刘嫡系之人少之又少,大多数对刘不是忠心耿耿,甚至有些将士不愿意留在江夏,更愿意回到荆襄之地。只是曹操已经占领,刘琮怯懦无能,心灰意冷。”

    “刘不甘屈居于人下,更是多次有率领大军攻打荆襄之地的打算。主公屡屡劝阻,刘只能放弃。若非曹操大军南下,怕是早已率领大军攻打荆襄,也不会一直等待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所料不错,刘必会率领大军攻打。此外,主公仁义之名众所皆知,江夏军将士深感钦佩,只要主公一声令下便可立即行动。我军有翼德、云长、子龙等将领,江夏军无人能敌,必能大胜。”

    刘备道:“无忌,此事万万不可!曹军追击我等,要不是刘收留,暂且居住在江夏,又如何能逃得过曹军追击,说说另外之策!”

    “无忌心知主公不愿占领江陵,两虎相争必有损伤。”司马无忌回道,“这下下之策便是主公离开江夏,前往樊口镇守。虽说樊口不如江夏,更不如樊城等地,可是樊口有渡头,更是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樊口方圆不足百里,就算刘怀疑主公动机,也不会加以阻拦,甚至还愿意主公前去镇守。只要主公主动前去,刘也不会不容于主公,相反有主公镇守樊口,防备孙权之军;其次,曹军率领大军南下,也可以防守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无忌所料不错,待主公前往樊口不久后,便会有客来访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是何人?”刘备问出此话,他已经接纳司马无忌的提议,决定离开江夏,前往樊口。

    “主公到时自然便知!”司马无忌笑了笑,他没有说出那人是谁,给了刘备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此外,司马无忌也分析刘已经不容于他,要是在留下去,必会引起刘的戒备,甚至刀兵相接。纵然刘备不愿意与他刀剑相向,可是刘不会善罢甘休,定会排挤刘备。

    刘虽有江夏大军,只可惜嫡系人员太少,难以服众。若是他真的举兵攻打荆州襄阳,会与曹军对战,以刘的兵力无法与之抗衡。那个时候,坐镇樊口的刘备再来个回马枪,不费一兵一卒就可夺下江夏。

    众人听闻司马无忌的分析,他们都十分赞成,诸葛亮、徐庶更是与他想法如出一辙。若不是司马无忌率先提出来,他们也会建议刘备离开江夏,前往樊口,在樊口重新起步。

    次日,刘备便拜见刘,向他表明心意,愿意率领余下的将领前往樊口镇守。刘想了想还是同意刘备的请求,刘备这样做也是打消刘的戒备。司马无忌的计谋,无形之中解决了两人之间的矛盾,消除了刘的疑虑,为刘备东山再起做好准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